文学34 > 其他小说 > 江河入溪流 > chapter 5

chapter 5

推荐阅读:
    第五章:再练几年

    段小溪一路上都默默不言,财大队长看着有些心慌,凑了过小声说道:“一场比赛,自闭不至于的吧。”

    “自闭?”段小溪捏了捏眉心:“把谁打自闭?!那个叫什么江河的么?”

    财大队长拍了拍肥硕的肚皮,她压根是没在听自己讲话,看这样子也不像是会有什么事情!

    “下个月的分站赛,有信心吗?”财大的队长觉得车里头寂静,随意闲聊着。

    “跟顶级的职业选手都能打个五五开,绝对没问题的……”财大中路调侃。

    “我接个电话……”刚好到校,段小溪点头示意后,捏着手机往没人的地方走了走。

    “奶奶……都挺好,不用担心!”段小溪紧紧咬着下唇,算下来自己也已经两个月没回家看过。

    “不用,我钱够用的,您别担心,你照顾好自己,下次放长假我去看您……”

    “我找了你半天。”顾青不知何时冒了出来,鼻子微红,像是在门口等了好久。

    段小溪挂了电话,眼角的泪珠滚了一圈又憋了回去,回头淡淡一笑:“没,没什么……”

    “是奶奶的电话吧,她最近还好吗?”顾青知晓段小溪家的情况,愣了一下,缓缓发问。

    “都还好!只是比赛别没收了奖金,最近还是要多接些兼职!你的花胶鸡,往后错一段时间吧!”段小溪走在前头,轻轻揉了揉顾青额头的碎发。

    “正想跟你说呢,到处找你就是为了这个,钱我替你领回来了,每个人都有,就差你没给了!”顾青斜包里拽出一封红色钱包,犹疑了刹那,还是递了过去!

    段小溪有些意外,有些怀疑问询道:“不是说了,奖金要被罚走了么?”

    他那么一说你还就真信了?”顾青侧过脸,有些心虚接着说道:“我这财大一枝花,社交小喇叭可不是吹的,都这么熟悉了。裁判还真罚钱了不成,也就是意思意思,吓唬一下而已!”

    “真的?”段小溪有些将信将疑,一打崭新的毛爷爷,加着顾青甚是认真的表情加持中,便也不再怀疑:“走吧,那家店想必还有位置,花胶鸡说好了要请你的。”

    顾青心中和缓,喜滋滋的走在前,一门心思想着晚饭要点的菜品。

    段小溪看着钱包里的红票子有些出神,数出了一千块又装回了红包里,顾青都看在眼中。开在校门口的港式火锅,量大实惠,两个人点了日常吃的,杂七杂八下来,花了百元整。

    “我去……小溪,你要红了!”顾青刷着手机,身子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全店的人都朝着这里看了过来,段小溪歉意,紧忙拉着顾青坐会了椅子上:“什么事情,这么惊讶!”

    顾青手上一抖,递过了手机,标题加黑的字体,写到《后起之秀女打野,血虐电竞之光!》,校贴吧几乎是炸了锅,跟帖求照片的不计其数!

    “血虐?”段小溪有些无奈:“明明是打输了,说的这么夸张,你别跟着瞎信。没有的事情。”

    顾青手上飞快,一一回帖那些夸赞小溪的帖子。言辞轻快道:“以后我就能常吃到花胶鸡,想想就开心。”

    两人闲逛往寝室的路上走。

    宿舍里,一阵烦乱,外卖盒子随意堆砌在门口。

    段小溪都见怪不怪,顾青还是有些不适应,原本的好心情顿时消散了不少。

    顾青坐在自己书桌前。手上刚拿起卸妆水的瓶子,顿时就觉察出了有些不对劲,口红放置的位置不是自己习惯,随意打开几个,都是被使用过的痕迹,直到看到最后一根,正红色的口红歪歪扭扭被揌了进去,一看就是刚折断的。

    顾青终于隐忍不住,涨红着脸色嚎啕出声:“你们两个谁做的!”

    段小溪闻声,急忙凑了过去,看着那口红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我再问一句,谁干的!”

    随行来玩的同学,瞥了一眼,有些不耐烦:“吵什么,都是一个宿舍的,用一下怎么了,再说你那么有钱,又不在乎这些!”

    顾青眼眶泛红。重重的那些口红甩在地上,脚下重重的踩了上去:“我就算扔了,也绝不给你们用,你……太过分!”

    “急什么啊。真的是,用你一点你这么在乎,不行你说多少钱,我们陪你不就行!”舍友瞧着周围都是自己的朋友,也跟着来了气势:“没想到有钱人还这么抠!”

    “就是。你说多少钱,我们给你……”

    顾青眼中湿润,看了段小溪觉得委屈极了:“钱。我不要……”。

    “哎,人家给怎么能不要?赔多少咱们就得论一论了!”段小溪手上一勾蹭掉了顾青的泪珠,挡在她的身前,冷冷的说:“也不算别的了,她常用的口红是什么价格,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些。好巧不巧的是你折断的这支还真是今年限定款的,败家挑最贵的来。算是一把好手!”

    那些人有些慌张,看这段小溪冷冰冰的脸上,顿时没有刚才气焰。舍友有些结巴:“你,你凭什么说是我们弄得,没准是顾青不小心的……”

    “说好了还的,怎么现在这是要退缩了不成?”段小溪往前逼近了一步:“你们嘴上抹的,都是我们小青的口红吧,这么名目张胆,你觉得口红上会不会留下些什么痕迹吗,要不成咱们叫来警察,好好地查一查。”

    “阿度,我们还有事,先走了,以后再约……”屋内只剩同宿舍的二人,现不说叫不叫警察名声的问题,单是那些东西,算下来钱,他们都是还不上的!

    “都是一个宿舍的,没必要搞得这么难看!我们错了好不好,以后,以后再也不会了。”宿舍那个叫阿渡的人,往前凑了凑,一副示好的摸样。

    “难看么?这不是你们想要把局面搞成这样的!”段小溪拉过顾青,咄咄逼人说道:“这人啊,里子面子不能贪啊,要面子呢,乖乖的把钱还上,要么呢,好好的低头道个歉,我家顾青说原谅了,这事情就这么过去!”

    顾青站起身子,平复了语气,瞪着他们二人道:“道歉不必。我也不会接受,这些算物证我会留下,对你们的追究我会保留,日后都当做个陌生人,那是最好的。”

    顾青拉着段小溪出门,一头扎进了她的肩膀:“我想搬出宿舍出去住了。”

    “好!”段小溪深知这会给自己多增加不少的压力,却还豪爽同意。

    “那明天你去跟老王那里打声招呼,外头的房子我负责去找。”顾青抬起了头,眼里满是感激。段小溪是班里的学霸,班导老王头很看重,这事情她去说,最合适不过。

    那两个舍友再不敢出声,缩回了被窝。褖臎顭埾囅吥涖垻銏?c螛屑
整个寝室,寂静又尴尬……

    班导大老王已经五十多岁,快到了退休的岁数,因为身体原因,这应该是他带的最后一届,期许也格外的高。

    段小溪在门口犹疑了片刻,敲开了房门。

    门渐开,屋内沙发上,坐着一人,背对着自己,看着身板是个年轻人的摸样。

    “您先忙,我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段小溪往后退了一步。

    “走什么,正要找你!”大老王将她迎了进来,眼角一笑眯成了一条缝隙:“这混小子算是你师兄,来介绍你认识。”

    卡坐上男人起身,一回头两人都呆在了原处。还真是老熟人啊!

    “我去,冤家路窄?”那师兄说的也不是别人,竟是江河。

    “混师兄,你好!”段小溪白了一眼,两人才不过见了两面,苦大仇深就跟冤家一样。

    江河一口老血差点没倒腾上来。

    “小溪,说什么呢。”大老王一愣,跟着哈哈一乐:“这是大你五届的师兄江河,当时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你们二人啊,都是我这执教生涯的骄傲。”

    “我就说混这姓少见。今天难得一见。”段小溪坐在沙发的另一头,这嘴毒的毛病还真的是找不到对手。

    江河也反向扭过头:“老师啊,虽说咱们是商管专业,嘴皮子厉不利索,何时成了选人头准则了?”

    “你们两个,认识?”大老王有些愣神。

    他两人异口同声说的整齐:“不认识!”

    “老师,我今天来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跟顾青申请搬出宿舍。”段小溪低着头,声音细弱。

    “搬出宿舍?是同学之间有些什么磕磕绊绊,都在一起住,说开了也就好了。”大老王悉心规劝。

    “不是同学原因,我跟顾青承接了个项目,宿舍固定时间断网断电,不太方便。”段小溪有些心虚,不愿抬头。

    江河扭过头,细细的看了这女孩子一眼,总觉得有些熟悉,却想不出在哪儿见过。

    “我跟你争取争取,你有这份心已经很难得了,你家的情况,我也都是知道的。”大老王有些心疼,这么努力的孩子,已经很久没有遇见过了。

    “她家里的情况?”江河有些好奇。

    段小溪蹭的一下站起身,打断了江河的发问,接着朝着老王结结实实鞠了一躬,惊人的嗓门说完:“谢谢老师。”转头就要走。

    “等等。”大老王吓得一机灵,将江河也跟着推出了门:“你师母今天有事不带你们回家,江河你帮老师招待着,下午我还有事情找你们两个。宿舍那事我帮你搞定……”
屑.蠅膿畏蠂奴膿3效.c艒屑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