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其他小说 > 江河入溪流 > chapter 4

chapter 4

推荐阅读:
    话音才落,就已经为时过晚,张飞二技能跳进塔中,唯一的位移技能已经浪费,若是不打就要被活活耗死。 st辅助鬼谷子不慌不忙,一击万物有灵开启,瞬间改变张飞吼大轨迹。

    财大射手孙尚香,无脑似得冲了过去,凯皇借鬼谷子开大的瞬间,隐身飞速越出,一击乱砍。大小姐死在塔下。

    张飞的大招只吼到了st的辅助。鬼谷子耷拉着脑袋站在远处,段小溪眉头皱的老高,手速飞快只收下敌方辅助一个人头。

    三打二反而被换掉了两个,大亏……

    “别慌,现在先守好塔。”段小溪有些力不从心,这不是寻常的排位局,对面是鳌战kpl的老队伍,操作意识都是超前的。

    她有些无力,仿佛这一局就只是自己一个人的顺风。

    “文体两开花啊。”上路下路几乎是撵着财大的队员在打,猫主皮了一句,自己中路打发越激进了些。

    疯哥和段小溪solo了一套,自己也并未讨得到便宜,“操作做细节都很不错,只是意识上头有些欠缺,路人王的打发。只是队友真的有些太菜,几乎是被活活拖死的。”

    “管她什么打发,现在已经敌我差七千的经济。拿下这条暴君,基本上就能结束比赛。”siri吸了吸鼻子,暴君坑周围视野,已经全被st握在了手里。

    财大的另外四人已经被完全打自闭了一般,自己完全是乱了章法。段小溪还在找着机会。

    “你们就守着家,我去单带一下。”段小溪还未放弃,即便是知道胜负大约已经敲落,却还是不忍放弃

    “上下两路兵线要到。”段小溪赶在半路,直接越上,断了一路兵线。

    “我们能把下路兵线清了,放心。”财大队长摸了摸脑门子汗珠,脚下忍不住颤抖着。

    st的队友们早就伺机待发。鬼谷子飞速而上:“有屑.褖臎顭埾囅吥涖垻銏?c螛屑銉
大有闪。上……”

    万物有灵将财大四人圈做了一团,紧接韩信挑飞四人,完美的控制链配合,直接团灭四人。

    好在是下路兵线也趁乱被清理干净,段小溪飞速靠拢回中路,中路的兵线也已经徐徐逼近……

    敌方五人聚在,段小溪捏了捏眉,躲在中路的草丛出,只有中路兵线有压力,自己冒死清了那一波兵,许会还能坚持一会儿。

    st似乎已经胜利的节奏,这一局完全是同一个对手交战的生死局。

    血量较厚的英雄扛在前头,脆皮打野刺客跟在后,段小溪看准了时机冲了进去,一波超级兵并不好穷煴褖褖褖.褖褢顭埾囅呇懶?.c螛屑
澹患寄苁褂茫止舜蟀氲纳撕Α

    雅典娜脚下圣光渐渐起,st的队员们也讶然,从不知道雅典娜还能有这么变态的伤害。

    韩信接了一套技能,血量已经过半,紧邻的法师,血槽几乎是看不见,只瞧着段小溪二技能跳接小兵,根本无视伸手可收的法师,直接飞跃道韩信身边拿下这一个人头。

    “什么仇什么怨。”疯子兴奋。凯皇开大,想要直接劈死财大仅存的独苗苗。

    段小溪接着草丛忙去,一通三角走位,铠皇大招不灭魔躯,在1秒的延迟后铠召唤魔铠,造成范围450点法术伤害,并强化自身100点攻击力,50点移动速度,60点伤害格挡,同时对周围敌人造成90点法术伤害,持续8秒。

    雅典娜即便是运用得当。等于无限cd却还是免不得会有些操作空隙,引发cd时,段小溪估错了距离,身上挨了一刀。凯皇魔体状态渐渐消失。

    一刀流的铠,都是输出装傍身,血条过脆,段小溪界限距离,手下法师残血,连突刺杀了凯皇,变成幽灵飘在了空中。

    “输了……”段小溪眼神中有些懊恼,双眸凝望,满是倔强。

    有一个兵没有清掉。即便是小兵剩下的二分之一血条,也足以将己方水晶掀翻。

    财大的队长拍了拍她的肩膀,起码这通操作,她挑不出任何的问题:“一打五杀三个。已经很秀了。”

    “defeat”自家水晶爆裂,屏幕渐渐黯淡无光,五人收起了手机,意欲回校。

    那一刻,江河突然明白,她的手速跟操作,是注定要站在荣耀巅峰的存在。

    也是那一刻,段小溪也初蒙,王者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的游戏,是五个人的荣耀。

    【我去,刚才那一波天秀啊。】

    【疯子大兄弟,求让我么看看财大女打野】

    【打的这么好一定是个恐龙,想都不要想】

    【江大不难过,我们永远都是你的粉丝】

    【江大大要是还在巅峰,能有这些杂碎们什么事情。】

    疯子看的两眼弹幕觉得尴尬,直接将手机平放在桌面上,照着天花板。

    财大的队长彬彬有礼,今天算是受教了,谦逊的说:“技不如人,回去后我们一定会好好努力。”

    江河比她们年长不了几岁,连番被杀心里头郁愤难平。白了一眼说道:“你们能力很不错,就是那个你们这个打野。思想有问题。影响了你们,一点都不谦逊。”

    段小溪根本不吃他那套,长得帅就能随意指责别人开玩笑,身子前倾手撑了桌子上眉头微挑挑衅道:“负战绩的人没资格说话。”

    “噗。”猫主憋着笑,刚才老大被强杀一波,战绩果真真的就成了负的,这女大学生今天来就是摆明了虐自己老大的。

    【我去,我刚才好像看见了那个女打野,真的漂亮啊。】

    【我好想也看到了,没截图啊。】

    【这一波嘲讽到位,江河大大可能要自闭了。】

    【退役选手没有自闭的资格。】

    【喷子屎全家好吗,我们江河大大是今天状态不好】

    江河跟吃了锅炉,满肚子火,满眼的不痛快,横竖是找不出什么理由应对,急赤白脸回道:“赶紧送走。”

    段小溪一马当先,根本不留,大步离去。

    疯哥是当年江河dota的二队老人,是老相识了,拖着江河往没人的地方走了走,凝重的说:“老大,抛开其他平心而论,你一定也知道咱们队为啥总拿不下冠军,一个好的打野正是我们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