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推荐阅读:
    真实夫妻都要捏脚?

    时苗苗平时活蹦乱跳的,肚子到七个月的时候, 身形依旧苗条, 就肚子那里看的出来揣了个孩子。

    但是别的女人怀孩子的时候, 这个时候脚都有些浮肿了,时苗苗出于恶趣味, 就想要他给她捏脚。

    原本以为顾平延会难为情的, 没想到他真的蹲下,拿起了她的脚,想了想, 又拿起手机,查了会百度。

    不一会, 手机上就出现捏脚视频,伴随着电子音教导怎么捏,捏哪儿, 力度多大,顾平延像一个学者一样, 势必要把时苗苗的脚给研究个遍。

    “别别别……”时苗苗想要把脚伸回来, 但此时的脚, 已经犹如待宰的羔羊,已经轻易收不回去了。

    顾平延眯着眼, 道:“既然要做真正的夫妻,怎么少的了捏脚。”

    “……”行吧, 捏脚夫妻。

    顾平延跟时苗苗说开之后,相处也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主要源于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一直跟真正的夫妻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在顾平延心里,一直认定跟时苗苗两个人没有爱情的婚姻。

    但是现在,顾平延觉得爱情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凯斯不止一次发现自家一向面无表情的boss在偷偷笑了,还会望着自己微信出神,明明他以前手机都不怎么用的。

    凯斯也没疑惑多久,看到自家老板殷勤的给老板娘捏肩,准备午饭,大概就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之前老板和老板娘之间也挺好的,只不过没有现在这么黏,现在搞的好像是热恋期似的。

    凯斯默默的退出了老板办公室。

    “那个阿延,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说一下。”时苗苗观察了一下顾平延,发现陷入爱情后的大佬格外像个小孩子,表面酷大佬,实则占有欲特别强。

    但有件事情,不得不跟顾平延商量好。

    “赵晖背后还有人,在孩子还没有生下来之前,你不能擅自行动。”现在赵晖还没有被抓住,他背后还有个大人在虎视眈眈。顾平延什么都不知道,贸然出手,恐怕会落入别人的圈套。

    尤其是她怀孕期间,对方最有可能趁虚而入,时苗苗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暂避锋芒,先不与对方交手。但是顾平延就不一定了,他肯定私下里在找赵晖的下落。

    “这件事情你就不需要再操心了,全部都交给我。”顾平延作为一个男人,这种事情肯定应该交给他来做,哪有让时苗苗一个女人来操心的道理。

    时苗苗就知道他是这么想的,但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总不能说,自己不是真正的时苗苗,她是为了守护他,才到这个世界的吧。

    估计他会觉得她得了产前幻想症。

    “我更了解对方一些,但是现在为了孩子,我什么都不能够做,所以,在我生下宝宝之前,你能不能暂时也不要行动。”

    顾平延蹙眉,这件事情不应该是她关心的。他摸了摸时苗苗的头发:“好,你好好养胎,等孩子生下来再说。”

    …

    时间一晃,到了时苗苗的预产期,她的预产期在十月初,为避免出事,早早的就住进了医院的病房。

    虽然时苗苗觉得没啥可怕的,除了需要防其他位面的人,其他的都在她的控制范围之内。

    但是家人们却是担忧的不得了,尤其是时爸时妈,说什么也不让她在外面乱晃悠了,时苗苗在这种时候也不好再任性,只能够听爸妈的话,住进了医院。

    顾平延为了更好的照顾她,把公司里面处理的事情都搬到了医院里处理。

    这天,顾平延却是跟他说去公司处理一点事情,可直到晚上他都没有回来,打电话也没有接,这在以前是不可能发生的,时苗苗没来由的心情紧张起来。

    “顾平延去哪儿了?”时苗苗问。

    隐藏在暗中的保镖沉默,看样子顾平延已经把这些保镖都收买了,现在,他们都不听她的话了。

    “你们如果不说的话,那就只有我自己亲自去找了。”时苗苗这话一出,他们果然不能再沉默了。

    “顾总去处理一点事情了,很快就会回来。”处理事情用的着瞒着她吗?

    “他现在在哪儿?”

    “夫人不要为难我们,这个我们不能说。”

    时苗苗闭了闭眼,没想到最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己找的保镖,到最后竟然不听自己的,全部都被顾平延收买了去。

    “那我只能自己去找了。”时苗苗刚要下床,就被人给拦住了。

    时苗苗:“……”

    早知道就不该让伊人把她的灵力给封住了,也不至于现在怀着孩子什么都做不了。

    她只能耐着性子,祈祷顾平延不会出什么事情,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她……

    简直不敢想。

    到了晚上,时爸时妈一直守着她,她心神不定,孩子估计也是感受到了母亲的心情,所以想要提前出来,夜晚就开始发作了。

    时苗苗之前怀这个孩子的时候,一直没怎么受苦,到了生的时候,就有些折腾她了。

    她还没有等来顾平延的消息,现在还不想孩子在这个时候出来。

    “苗苗,你放轻松,你现在不要多想,孩子才是最重要的。”时妈妈看出时苗苗心里面有事儿,虽然没有跟他们讲,但是,现在顾平延还没有回来,以前都是守在她的身边的,肯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时苗苗心事重重的样子,生孩子可是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这个时候可大意不得。

    “我知道了,妈妈。”时苗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希望孩子能够懂蠅膿畏蠂奴膿3效.c艒屑
事一点,保佑爸爸平安归来。

    时苗苗进了待产室,汗水已经沁透了衣服,上一个位面生傅霄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疼过。

    她疼的意识有些模糊,心里惦记着顾平延和肚子里的孩子,总感觉自己心中空落落的。

    “苗苗,加油。”直到熟悉的声音在她耳朵边响起,她偏过头就能够看见他。

    顾平延平安回来了。

    “你……回来了啊?”时苗苗说话有些有气无力的,但是顾平延清楚的听到了她在说什么,他俯下身亲了亲她的额头:“我回来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四个字像是给她打了定心针,软绵的身体突然有了力气,她的手和顾平延的手一直牵着,直到孩子降生。

    生完孩子后,时苗苗已经虚弱的不行了,哪怕她平时再强悍,这个时候也是最虚弱的时候,看到顾平延之后,放下心来昏睡了过去。
顭测劇褖褖褖.褖褢懈蠂蠀褢34.c贸屑

    等再次醒来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了,时苗苗生下一个男宝,由顾富华请算命的先生算好了八字,取名顾麟。

    顾平延抱着顾麟,总感觉这个小孩皱巴巴的,与想象中有点不同,像一个小老头似的,虽然内心很嫌弃,但是嘴上不好说出来。

    因为他的丈母娘和老丈人都在夸赞他长得好看,并且眉眼特别像时苗苗,这哪里像他的漂亮媳妇?

    所以他还是乖乖的闭嘴,免得招大家嫌。

    见时苗苗醒了过来,顾平延把孩子抱给她看,时苗苗瘪了瘪嘴:“好丑。”

    不过小孩刚生下来确实是皱巴巴的,红彤彤一个,看着就像一个小老头儿似的,也确实是不好看,也就带着滤镜的外公外婆,会觉得小孩特别好了。

    顾麟小朋友才生下来不到一天,就已经被自己的亲爸亲妈嫌弃了个够,小嘴一瘪,直接哭了起来,那哭声特别响亮。

    顾平延还是一个新手爸爸,面对孩子哭起来,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之后把孩子抱给爸妈,让他们两个帮忙照顾一下。

    时爸时妈抱着孩子转悠,病房里就只剩下顾平延和时苗苗两个人了,“现在孩子也生了,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之前去哪里了?”

    时苗苗突然认真起来,顾平延沉默了片刻,想要转移话题,但是时苗苗这次不给他机会,非要问出他干了什么不可。

    “我抓住了赵晖。”顾平延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赵晖的下落,这个人睚眦必报,之前就能够干出绑架时苗苗的事情,保不准他之后,还会对时苗苗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

    所以这么一个定时炸|弹在身边,他怎么能够放下心来。

    之前时苗苗盯着他的不要自己行动,看样子他完全是为了哄她才答应下来的。时苗苗没好气道:“你是不当总裁了,准备改行当警察吗?这么危险的事情不交给警察,你去插什么手?”

    顾平延自知理亏,没敢反驳,给时苗苗削了一个苹果,让她消消气。

    “你是怎么抓住赵晖的?”赵晖这个人做生意虽然不怎么行,但是行事作风非常狠辣,当时若不是时苗苗及时稳住了他,后果不堪设想,不过也有可能是大人吩咐的不能够伤害她。

    但不可否认的是,赵晖这种人的利用价值还是很高的,灵机世界的人到了这个位面,必须得利用别人才能接近顾平延。

    之前恐怕他打主意是绑架了她,顾平延会不顾一切的用自己的命换她的命。

    但是估计那个大人也没有想到她会早做安排,他算到事情肯定不能够如愿,所以才放弃了计划。

    但是,赵晖之所以能够从他们手里逃走,肯定是有大人帮忙的。

    所以,按理说,以普通人的力量,是不那么容易会抓到赵晖的。

    “赵晖跟惠安特两个人一起合资办的晖特房产,但是赵晖绑架你的时候,却并没有跟惠安特一起,这说明两个人要么特别近,要么就是互相不信任。我只需要盯紧惠安特,就一定会有赵晖的踪迹。”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好像进展的太顺利了,有些不太真实。

    “赵晖呢?他现在在哪里。”

    “自然是在他该在的地方,这些你就不需要管了,你只需要好好的坐月子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交给我。”

    “不……你一个人不行的。”

    “苗苗,不能够说自己的老公不行。”

    “……”时苗苗咬了咬牙,既然顾平延执意要如此的话,只能尽可能的告诉他她知道的东西。

    “现在我有些话要跟你讲,你不能够怀疑我所说的话的真实性,也不要问我,到底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东西的,如果你能够做到的话,我就不再管这件事情了。”

    时苗苗难得这么认真的跟他说话,顾平延点了点头,答应了她。

    “赵晖后面是有一个叫大人的人在指使他干嘛事情了,据我观察,这个大人应该能够懂一些玄学,但是可能因为自身的原因不能够亲自动手,只能够只是别人来动手,而且他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你和我。”

    “你是说,他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我们两个?为什么?”

    如果目标是他,他还能够理解,毕竟商场如战场,保不准他什么时候动了别人的奶酪,被人怀恨在心,想要报仇。

    但是是他们夫妻两个人的话,就有些耐人寻味了,毕竟两个人结婚时间还不久,有点感情关系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但是他可不相信那几个人能够有这么大的能耐,还能掐会算会玄学。

    “可能是我们两个前世的敌人吧。”时苗苗看似开玩笑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是确实是实情。

    顾平延也没当真,只不过这个会玄学,就有点……

    “苗苗,你确定对方会玄学?不是天桥底下的算命先生?”或者是哪个招摇撞骗的骗子。

    这个位面也有会玄学之人,周易八卦,只不过这些东西发现至今,已经出现了文化断层,没有多少人会了,精通的人也不会轻易出现在世间。

    “这个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我不知道你相不相信前世今生,我就梦到过类似的场景。”

    时苗苗觉得跟顾平延解释最麻烦了,每次都要想好理由让他相信,时苗苗实在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只能够靠做梦来编了。

    反正不管顾平延怎么想,这件事情都不能够掉以轻心。

    时苗苗说完,看顾平延一副想相信又不敢相信的样子,噗嗤笑出了声。

    “顾平延,不管这件事情有多么匪夷所思,我的初衷都是要你平安。”

    行吧,他就暂时接受了这匪夷所思的说法吧,据说产妇生了孩子之后,想法都千奇百怪的,若是不依着她,得了产后抑郁,那可怎么办?

    时苗苗生了孩子之后才知道很多事情都挺受限制的,在上一个位面是解决了所有的隐患才结婚生孩子的,但是在这个位面,生了孩子之后才感觉到周围危机四伏,又担心顾平延,又担心孩子。

    顾麟三个月的时候,伊人到这个位面找到她,她支支吾吾的说道:“白灵,其他位面的人来了,你不要再从中插手了,让老大自己去解决。”

    “为什么?我的任务不就是为了守护他吗?”

    “我知道这是你的职责,但是……老大此次到各个位面,有他自己的打算,他不会将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的。”

    “这是老大跟你讲的?”她带回去了大佬的一块灵魂碎片,相当于大佬的一部分灵识,可以直接吩咐伊人。

    伊人将玉石挂在了她的脖子上:“这是老大让我交给你的,待在他的身边可以蕴养他的灵魂,这就是最好的守护了。”

    玉石散发出淡淡的莹光,随后隐藏在她的身体里。

    “你没有灵力,这个玉石对你的身体也有用的,可保健康和美容。”

    伊人还有别的任务,不能够在这个位面待久了,和白灵交代完毕后,便直接离开了。

    时苗苗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玉石,叹了一口气,大佬这是不想让她保护他呀。

    虽然很不情愿,时苗苗也不得不遵从命令,只是,顾平延发现他老婆自从生了孩子之后,好像更粘他了,这是个好现象。

    顾麟百日的时候,在顾家举办了百日宴。

    顾麟是顾平延的第一个孩子,顾平延又是顾家最能干的后辈,自然,顾麟也是这一辈最受瞩目的孩子。

    小家伙用实际行动向父母证明自己不丑,三个多月已经长成了萌宝一枚,深受长辈喜欢。

    原来,对孩子的颜值一直持怀疑态度的顾平延现在终于相信这孩子不丑了,朋友圈内时常拍老婆和孩子的九宫格,顾氏集团的员工已经对老板经常性刷屏习以为常。

    百日宴上,来的都是一些亲戚好友。顾家家大业大,亲戚自然不少,到现在,时苗苗都还没认全他们家的旁系。

    “表哥,这侄儿百日宴,做表弟的送你一份大礼。”顾平延表叔的儿子顾平文在百日宴开始之前,跟他说了这么一句。

    顾平文平日里无所事事,靠着顾氏集团的分红过日子,再加上他们一家对顾平延都挺有意见,怎么可能在顾平延孩子的百日宴上送上什么大礼?

    顾平延和时苗苗都提高了警惕,毕竟经由赵晖那么一遭,现在两个人都处于草木皆兵的状态。@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没想到顾平文确实拿出来了一个玉麒麟,这个玉麒麟的成色非常好,看样子价值就不菲,顾平文怎么舍得拿这么贵重的东西给顾麟?

    “这可是我前不久才拍的,这小侄子名字里不是有个麟么?刚好合适。”

    夫妻俩对视了一眼,顾平延收下了东西,时苗苗客气道:“真是让你破费了,送这么贵重的东西。”

    “哪能啊,别人送的可比我这个贵多了。我这也是看着侄子跟我比较投缘,钱不钱的都是小事。”

    顾平文这一番话说的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只能按下内心的疑惑,将玉麒麟收下了。

    之后,顾平延的二叔三叔也都送了贵重的礼物,没有说任何不对劲的话,可就是这样,才让人更觉得反常。

    要知道,在这之前双方可是一直在处于敌对的立场,不知道他们怎么这么反常,开始纷纷向他们两口子示好。

    直到百日宴结束后,顾麟收到了不少不菲的礼物,而之前担忧的一些事情全部都没有发生。

    “阿延,难道他们都想要示好?”

    顾平延一时也没有弄清楚这些亲戚到底想要干嘛,只得对时苗苗说道:“收到的那些东西都暂时不要用,等我调查一番了再说。”

    以前的顾平延无往不摧,但是现在他有了软肋,别人想要针对他可就容易多了。可偏偏这个时候,所有之前敌对的人都开始转变了态度,这就有一些不太寻常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只不过暂时还查不出来对方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目的,或者是因为什么才转变态度的。

    时苗苗因为得了大佬的命令,不得私自干扰他的行动,再加上她现在也没有灵力,只好安安静静的做一个普通人,守护好自己的孩子,安静的等顾平延把这些试图毁灭一个位面的人消灭掉。

    顾麟六个月的时候,时苗苗以新生为主题,办了一个摄影展,她之前的系列作品得了不少奖,现如今她也是一个小有名气的艺术家,她举办摄影展,有不少人前来捧场。

    “夫人,总裁来让我买这幅画。”来的却是一个艳丽的女人,时苗苗以前在顾氏集团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你是?”

    旁边的露西有些尴尬的跟时苗苗解释道:“这是常瑶,才来公司不久的。”

    时苗苗近段时间由于照顾孩子和筹办摄影展,所以有一段时间没有去顾氏集团了。

    顾平延最近这段时间也忙得很,回到家里经常很晚了。两个人之间少了许多交流,倒是没有想到,公司里来了这么一位漂亮的人。

    “既然是才来不久的,就交给你这么重要的任务,看样子我老公对你很重视啊。”顾平延来给她捧场是一定的。

    但是这个女人,打扮艳丽,那眼神给她有一种挑衅的感觉。

    女人的直觉向来是准的。

    “夫人说笑了。”

    常瑶随意指了指一幅,说道:“就这一幅吧。”

    “顾总难道没有指明要哪一幅么?”

    “顾总日理万机,哪里那么有闲心,夫人是有名的贤妻,应该不介意这些小事情吧?”

    “这说的好像你跟他是一家人,而我是外人似的。”

    “夫人说的哪里的话,瑶瑶可没有那个意思。”

    行吧。

    时苗苗将她指的那一幅拿了下来:“所以现在我还是要把它交给你,是么?”

    常瑶拿过来,血红色的丹蔻看上去有些瘆人。

    “是的。”

    行吧。

    总感觉自己老公来买自己的东西,还要花自己的钱却让别人来有些怪怪的。

    时苗苗也没多想,但是没想到第二天,就看到自己丈夫出现在了娱乐周刊上。

    她和顾平延两个人都不是娱乐圈的人,所以他们两个人出现在娱乐头条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一个摄影师,一个公司老总,只因为长相出众,吃瓜群众可能也就看两眼,但是迅速登上了头条,还有不少媒体争相报道,这就有些奇怪了。

    最重要的是顾平延竟然一直让这个新闻保持热度,我最后处理,顾氏集团的公关部,也没有采取任何的动作,就好像这件事情被他们默认了一样。

    时苗苗象征性的给顾平岩打了一个电话,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想到顾平延竟然不接电话,就好像消失了一样。

    隔日,却发现顾平延竟然又和女秘书出现在了某连锁酒店。

    也不知道那些狗仔是怎么回事,竟然挖出时苗苗是吕钺的前女友,这下跟明星挂钩,好像这一个豪门秘辛变成了什么娱乐事件一样。

    时苗苗也被娱乐记者堵在了门口,要采访她。

    “你来采访我干什么呢?我想我没有义务回答你们任何问题,如果你们再来我家门口堵我,我不会客气的。”

    时苗苗现在可有自己是豪门太太的觉悟了,面对这些见人下菜碟的娱乐记者,她的姿态摆的高高的,结果第二天就被娱乐记者写她已经是明日黄花,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成为下堂妻。

    时苗苗是有认证的微博的,只不过认证的身份是摄影师,见他们这么过分,时苗苗直接晒出跟自己爸妈的合影,配图道:我好歹也是个富二代吧?

    网友这两天吃的瓜太多,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本人亲自下场撕逼的。不过时苗苗这态度也太好玩了,富二代嫁给了富二代,凭什么她离婚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再不济不是还有娘家吗?

    好几天时苗苗都没有看见顾平延,作为妻子,她觉瑶得自己还是应该到公司去看看她老公究竟是在搞什么鬼。

    常瑶还在公司里,并且一直待在总裁办。而且他的位置,正好就是时苗苗之前顾平延办公室的位置,怪不得别人看到时苗苗过来,那个眼神都是怪怪的。

    凯斯也不知道自己的boss最近是怎么了,以前特别宠爱老板娘的,但是近些日子,竟然在总裁办招了一个花瓶,常瑶不止一次犯错误了,但是boss都没有惩罚她,反而嘉奖了她。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难道boss也被美色所迷惑了吗?

    凯斯第一次遇到了自己也无法解开的迷惑,在时苗苗来了之后,还妄图时苗苗能够让顾平延清醒过来,让他意识到自己是有家庭有妻儿的人,不能够在外面乱来了。

    但是没有想到时苗苗去了他的办公室之后,两个人反而吵得不可开交,整层楼都是他们两个吵架的声音,大意就是时苗苗质问他为什么会和别的女人出现在酒店里,顾平延觉得她无理取闹,为了这么一点点小事情就发作,实在是不符合身份。

    而另一个当事人常瑶,抱着文件在办公室门外听了一会儿之后,笑眯眯的敲门进去:“夫人,我想你是误会我和总裁了,我和总裁真的没有什么,只是正常的工作关系而已。”

    时苗苗生气道:“哪个上班族像你这样,打扮得妖妖娆娆的,一点都不像真心的女孩子。”

    常瑶委屈道:“夫人不能够因为有火就把气撒在我的身上吧?每个人的穿衣打扮都是有每个人的自由的,像总裁夫人这么朴素的人,看不惯我这样明艳,我是能够理解的,但是你也没有必要这么说我吧?”

    “……”时苗苗忍了忍,顾平延在一旁让她道歉,最后两个人闹的不可开交,时苗苗直接摔门而出。

    顾氏集团的众人:看样子,顾氏要变天了啊?

    时苗苗从公司回去后,特意找《回家的诱惑》这部片子看了看,总觉得今天的表演好像有点差强人意,还需要再改进。

    也不知道骗过他们没有。

    常瑶其实是顾平文的女朋友,之前在顾麟百日宴的时候,给他送了一个玉麒麟,后面双方的关系似乎有所缓和。

    顾平文向顾平延求助,说是他的女朋友没有工作,想要进顾氏工作。

    顾平延让她走正常手续,常瑶凭借一己之力,坐到了总裁办。

    刚开始还好,但是后来发现,常瑶恐怕不只是顾平文的女朋友那么简单,屡次挑拨时苗苗和顾平延之间的关系。

    顾平延的求生欲还是很强的,他觉得苗头不对的时候,立马向时苗苗求助。然后两个人想了这么一个法子。

    既然对方的目的是为了挑拨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后面又搞出总裁幽会女秘书的娱乐新闻,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的,那就干脆将计就计,让对方以为他们已经得逞。

    所以也就有了今天时苗苗大闹办公室这么一出。

    之前顾平延还问她:“你就不怕我假戏真做了?”

    “不怕,就算是离婚,顾氏我能分走一半呢,不亏。”

    时苗苗每次都拿这个来要挟他,顾平延自然是不允许她嘴里再说出离婚二字的,狠狠的把时苗苗压在身下惩罚了一番后,他才消气。

    不过,这戏还得唱下去。

    让时苗苗做一个祈求他不要离婚的人,她肯定是做不到的,现在双方就是摆足了姿态,谁也不肯饶过谁。

    时苗苗去为难常瑶,顾平延几次英雄救美,骂了时苗苗一顿,安抚了美人。

    几次下来,时苗苗跟顾平延的婚姻出现危急时刻。顾平文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女朋友跟顾平延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找到时苗苗商量道:“表嫂,在我看来,你跟我表哥在一起,完全是委屈你了,我也没想到,表哥在有你这样的美娇娘后,还能……哎,那可是他的弟媳啊。”

    时苗苗没做声,但是表情却是一幅隐忍的样子,看上去委屈极了。

    顾平文又说道:“这前不久,才参加了顾麟的百日宴,我可不想我那可爱的小侄子不能在亲妈身边长大啊。”

    说到了顾麟,时苗苗终于有反应了:“不可能,顾麟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可是……我哥最近不是在跟你闹离婚么?以他的个性,怕是不会允许孩子跟你走吧?”

    “他想离婚就能离婚么?想得美,没有我的同意,我是不会允许他离婚的。”

    “我也不想你们两个离婚啊,干脆这样,要不嫂子回娘家,你们两个冷静冷静,看怎么解决这个事情?”

    时苗苗若有所思道:“我回去静静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倒是你,自己女朋友都劈腿了,你有什么打算?”

    顾平文慌了一下,回道:“我能有什么打算啊,一边是我哥,一边是我爱的女人。”

    “所以你是打算成全他们两个?到是没有想到你这么伟大。”

    顾平文干笑了两下,本来目的就是要撮合他们两个,他怎么可能现在去拆散他们。

    时苗苗也没有多问,只是伤心的表示要带着孩子回时家几天。

    时爸时妈知道顾平延做的事后,气愤的不得了,非要为自己的女儿讨个说法,时苗苗没有拦着他们,若是他们不做点什么,那才是真的不对劲。

    时家跟顾氏集团还有个大项目合作呢,这个时候说要撤资,双方完全是两败俱伤的场面。

    这个时候,之前周氏集团的周菁菁又出现了,由于她之前提出来的要求是让时苗苗跟顾平延离婚,现在时苗苗和顾平延都要闹掰了,这个时候她不插一脚简直对不起她商业天才的头脑。

    两个女人围着时苗苗的老公转,她在家里就逗着小顾麟,在外面就一幅我死也不离婚的倔强又坚强的模样。

    原以为这样的局面还要维持很久,倒是没想到对方这么沉不住气,给顾平延下了药。

    时苗苗收到自家老公的求救短信,赶紧到地方拯救顾平延。

    顾平延是出来谈生意的,这生意自然是周菁菁介绍的,但是他非要带着常瑶一起出来。

    两个女人为了他,一路上争风吃醋,到了谈事情的地方,劝了他喝酒,之后两个人出去了,顾平延感觉到不对头,立马撤了出来。

    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会遇到小说中的事情,好在时苗苗跟他不是真的吵架,不然这个时候他真的出轨了。

    时苗苗赶到的时候,凯斯守在酒店门口,顾平延被他给关在房间内了。至于另外两个同样中了招的女人,被凯斯给丢到了同一个房间里。

    对此,她只想说干的漂亮。

    顾平延虽然发现的及时,但是还是喝了少量的带药的酒,时苗苗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他双目赤红的坐在沙发上。

    看到时苗苗,犹如饿狼扑食,直接扑了过来。说来两个人已经挺久没有亲热了,主要还是顾麟那小子,每天到了晚上就闹腾,让两个人不得安宁。

    没想到两个人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亲热的。

    挺久未做亲密的事情,时苗苗还有些不适应,但是顾平延却是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动作颇有些粗鲁,把时苗苗弄的眼泪汪汪的。

    等第二天醒过来,顾平延已经不在酒店了。

    但是给她留了信息,说了接下来的打算。

    周菁菁和常瑶都以为是自己跟顾平延发生了关系,顾平延两边瞒着,直到周菁菁提出要带他见一个人。

    这个人不是周菁菁的父母,而是她嘴里念叨的高人。顾平延立马就想到了时苗苗给他说的懂玄学的人,没想到周旋了这么久,终于能够见到本身了。

    高人给周菁菁说的话,她深信不疑,只要得到顾平延的身,进而就能得到他的心。

    这可不,在得到顾平延之后,现在他对她百依百顺,甚至还打算把那个妖艳女给辞掉呢。

    周菁菁感觉时候差不多了,所以把顾平延带了去。

    她所谓的高人,带着圆框黑眼睛,看样子应该是失明了,左手拿着一本书,右边拿着一支笔。

    没想到啊,有朝一日,他竟然能够亲自活捉万千世界的大佬,他要把他投入八卦炉内,炼制成丹药,有了他的灵魂碎片做引子,肯定能制成长生不老药的。

    他在周菁菁体内下了药,只要跟她发生关系,对方便会离不开她。

    现在她叫顾平延过来,顾平延就会毫不犹豫的过来。

    “菁菁,你先出去一下,我有点事情,需要跟他交代一下。”

    周菁菁听话的出去,临走前,还跟顾平延说道:“你别担心,高人很厉害的,他会帮助你的。”

    顾平延点了点头,独自一人面对他。

    他的毛笔对着顾平延画着不知名的符咒,这一切都被微型摄像头给拍了下来。

    “起。”顾平延琢磨着,这是让他起来的意思。闻言,他站了起来。

    高人像是把他给提着一样,要把他往里屋里带,他只好跟着他一起到里屋里去。

    他又叽哩哇啦念了一通咒语,顾平延有些愣住,这个他听不懂。

    对方念完,看他没反应,考虑了一下咒语是不是失灵了,又用这边的语言念了一遍。顾平延大致听懂了,就是净化他的身体和心灵,然后成为一枚好丹药。

    什么瘠薄玩意。

    顾平延跟着他的口令走到那个炉子前,高人看着他,顾平延也看着他。

    良久,顾平延指着他面前的那个炉子口问他:“你是不是想要我从这里跳进去?”

    高人一愣。

    “你这个做的有违科学,这么小的口,我可是有一米八六的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