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都市小说 > 变身守护大佬的小甜心[快穿] > 第五十九章(捉虫)

第五十九章(捉虫)

推荐阅读:
    那自然是不能的。

    时苗苗也没在顾平延的办公室久留,周氏撤资, 虽然不至于让这个项目彻底的毁掉, 但也是有很大的麻烦。

    起码之前几个月做的很可能都白做了, 顾平延因此也更加忙碌起来。大部分时间都睡在公司,时苗苗感觉自己嫁了个假丈夫。

    顾平延太忙, 顾云瑶时不时还要带着叶笙来她这教育一番, 时苗苗干脆全世界各地到处飞,把之前原主想去的地方都去了个遍,然后回来办个摄影展。

    时苗苗是在孩子第四个月的时候才发现的, 彼时她在非洲待了三个月,皮肤晒的黝黑, 她的经期一向不准,月经没来她没注意,毕竟她跟顾平延的夫妻生活跟解决各自需求一样, 也就他过生日,她回去的时候两个人亲密了一番。

    只是没想到就这么一次, 她就中招了。

    躺在异国他乡简陋的医务室里, 时苗苗拍了拍肚皮, 这孩子怎么来这么快?

    顾平延还是开完会凯斯告诉他,他媳妇怀孕了的。

    时苗苗是个挺个性的女孩子, 他不经常在家里,所以也不想限制她一定得在家里等他, 所以也就放任她全国各地的跑。

    别的豪门太太都是去巴黎看展,去纽约购物, 唯独他妻子,去西藏拍牦牛,去非洲晒太阳。

    这晒太阳自然是时苗苗乱说的,但是现在她身处非洲,又怀了孕,他怎么都不得放任她在别地了。

    连夜安排私人飞机,到非洲接时苗苗。没想到时苗苗也就检查出来的时候激动了一会,后面直接像个没事儿人似的,跟着当地人跳篝火舞。

    顾平延看到时苗苗穿着兽皮裙,头上插着羽毛,脸上画着油彩,和当地人玩的不亦乐乎。

    他的脸立马沉下来了,凯斯看自家boss心情不好,赶紧把老板娘给拉下来。

    “哎?你怎么来了?”

    时苗苗还没意识到自己犯错了。

    “我若是不来,还不知道你在国外这么潇洒呢。”

    顾平延生气了。

    时苗苗乖乖的回去,收拾好自己的行李,一声不吭的跟在顾平延后面。

    时不时抬头瞄两眼顾平延,顾平延生来严肃,此时生气了更吓人。

    时苗苗决定先发制人:“你十天半个月不回家,我出来玩玩怎么了?”

    顾平延没搭理她。

    “再说了,我现在都怀孕了,我又不是故意隐瞒的,你看我知道消息了,不是立刻停止原计划了么?我不就跳个舞么?”

    这越说越激动,总感觉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顾平延:“……”他这还没说什么,她倒是先委屈上了。

    他俯过身,和她平视,慢条斯理的说道:“我这还没说什么呢,我要是真的说了你,你是不是还得在地上打滚?”

    时苗苗瘪瘪嘴:“打滚肯定是不会的,那多影响形象啊。”

    顾平延不自觉的轻笑了一下,都这个时候了,还惦记自己的形象呢。

    回到国内,时苗苗进医院做了全身检查。毕竟她在那么恶劣的地方待着,唯恐孩子出什么事情,好在她在那个地方待的时间不长,检查结果显示没有多大的问题,时苗苗自己也松了一口气。

    时苗苗怀孕可是一件大事,先是时爸爸时妈妈两个人高兴的不得了,都开始在医院里筹划着该给孙子买什么衣服了,时苗苗哭笑不得,现在孩子才三个月就已经开始在想这些了,是不是也太早了?

    再就是顾云瑶带着叶笙来看了一下她,事情已经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再想让他们小两口离婚是不现实的,顾云瑶大概也想到了这方面的问题,也不再期望着叶笙能跟顾平延在一起了。

    “你现在既然已经嫁给阿延了,就不要再多想了,好好的对他,把孩子生下来。”顾云瑶对她的意见还是很深,不过语气已经比之前好多了,是不是可以瞥一眼她的肚子。

    “我知道了,姑姑。”

    顾云瑶离开后,叶笙和她单独谈了一次话。

    叶笙跟顾平延的关系还挺亲近,若不是两个人都没有意思恐怕他们两个早就在一起了。

    “苗苗,这些一直没有单独跟你说过话,现在我和姑姑要去美国了,我再不说可就没机会了。”

    叶笙是一个挺典型的美人,一举一动都是大家闺秀,若不是看到她没形象的吃爆辣牛肉,恐怕她还觉得她是个规规矩矩的名门淑女。

    “阿延之前可是对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的,为了能够挡桃花,每次都拿我来当挡箭牌。后来他突然把你的带回顾家,着实把我给吓了一跳。他在感情上挺迟钝,总以为自己很精明,实则就是一个没什么感情经验的男人,之前我还挺担心你们两个结婚是有什么别的目的,但是现在看见你怀孕了,我是真心替你们开心。”

    叶笙还是比较想当小姑姑,她看向时苗苗不怎么明显的肚子,一脸期待:“希望你好好把孩子生下来,你们两个人好好过日子。”

    时苗苗不解:“怎么你们都觉得我和顾平延两个人没有好好过日子吗?怎么都来跟我说这个?”

    “你们两个结婚才多久啊,就两地分居,姑姑听说这一次你是在非洲的时候发现怀孕的,把姑姑吓了一跳。”

    原来症结在这里。

    她现在不能够像单身的时候那样潇洒了,毕竟是结了婚的人,天天不着家在外面跑,肯定惹别人闲话。

    “好了,我知道了,下一次我一定会注意的。”

    虽然还是对时苗苗有些意见,但是在临走前顾云瑶还是给时苗苗送了一个镯子,据说是顾平延的母亲留下来的,如此一来,她也算是得到了认可。

    让时苗苗最意外的是时苗苗的爷爷顾富华,毕竟在之前,顾平延的爷爷在她的心里可是一个坏老头。

    顾平延的父母出了车祸之后,他这个做爷爷的竟然把他送到了外公家里,不闻不问这么多年,结果好不容易把他接了回去,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又把他给送出了国。

    时苗苗和顾平延两个人结婚的时候,顾富华也没见的对他们两个有多好,反而是一直板着脸,让她觉得有一些怕怕的。

    “苗苗啊,我知道你是一个乖孩子,懂事听话,现在你怀了孩子,务必要照顾好自己和孩子不要再出去乱跑了。”屋内就他们两个人,他这突然的慈祥是怎么回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孩子的。”

    顾富华的神情明显是很激动,跟他平时严肃的样子完全不同,就好像是一个小老头,还很活泼的那种。

    “平延,好好照顾你媳妇,要买什么东西全部都买。我这里有两套别墅送给孩子。”

    “……”时苗苗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是送别墅,赶紧拒绝道:“别别别,爷爷,你们的房产已经够多了,到时候都不知道该回哪个家。”

    这自然是推脱之词,顾富华不依她的,非要过两天就办过户手续,时苗苗被迫拿了两套别墅。

    顾富华没有跟她多说,跟顾平延两个人出去,他跟顾平延交代道:“现在你也成家立业了,现在你媳妇肚子里面又怀了孩子,可不能够像之前那样行事了。”

    时苗苗刚好听到爷孙两个人的对话,有些纳闷。平时他们两个看上去关系不怎么好来着,没想到私下两个人相处竟然是这么和谐。

    顾平延不言语,顾富华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调查你父母当年出车祸的事情,我怕对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更何况,现在苗苗还怀了孩子。”

    “我知道了,爷爷。”

    时苗苗退回了房间,原来顾平延一直在私下调查他父母当年的事情,可惜她跟顾平延两个人的感情还不是很深厚,顾平延对她的信任还不够,所以有些事情一直没有同她讲。

    顾平延送走顾富华,回到时苗苗房间。

    从把时苗苗接回来,两个人还没有好好的待在一起过呢。

    现在仔细看看她,比上一次看到她要黑多了,平时她挺注意保养和护肤的,对自己的形象也很在乎,结果现在弄成了一个黑妞回来。

    “你平时不是挺注意形象的吗?怎么这回把自己晒成这样了。”

    时苗苗就算是不知道镜子,也知道自己被晒成什么样了,干脆不在乎道:“反正都已经嫁人了,你总不能因为我皮肤黑,就跟我离婚吧。”

    如此有道理,他竟然无法反驳。

    顾平延难得的被噎了噎,看时苗苗也无大事,甚至妄图想要下床蹦蹦,他这额间都是在跳的。

    “你这好歹要当妈了,就不能注意一点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时苗苗摸了摸肚皮,嘟嘟囔囔说道:“这孩子不是挺健康的么?”

    “……”顾平延揉了揉鬓角,总感觉自己不是娶了个媳妇,而是娶了个女儿。

    两人就之后的规划做了商量,双方各退一步,时苗苗跟着他去公司,他给她筹办摄影展。

    如此一来,时隔一年,她又回到了顾氏打酱油。

    闲来无事刷微博,时苗苗发现吕钺竟然和凌雅琪分手了,分手时两方颇有种不毁灭对方不罢休的感觉。

    吕钺直指凌雅琪劈腿,对方还是个四十几岁的男人,插足别人的婚姻。

    凌雅琪大着肚子,也没饶过吕钺,说吕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就劈腿了他当时的女朋友。

    也就是时苗苗。

    然后底下一水溜的心疼吕钺的前女友,也就是时苗苗。不过对方怎么扒也没扒出来这个前女友是谁,好像是有谁故意在阻拦。

    时苗苗举起手机,问顾平延:“这新闻你是不是插手了?”

    顾平延百忙之中,抽空看了一眼她手机,淡淡道:“没事少看八卦新闻。”

    看样子确实是他插手了。

    那吕钺可是之前把顾平延得罪的死死的,但是突然够胆子把王哲安扯下水,肯定是有人背后助他。

    只不过到底是帮他,还是害他,就另外两说了。

    反正扯不到自己头上她,她乐得看笑话。

    时苗苗在顾平延办公室当了几天咸鱼,顾平延大概是良心发现,带她去参加品牌方的晚宴。

    时苗苗被迫穿上了平底鞋参加晚宴,也是独一份了。

    挽着顾平延的胳膊,能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羡慕嫉妒的眼神。

    顾平延试图带她谈生意,熏陶熏陶她的头脑,时苗苗实在受不了他们溜须拍马的样子,跟顾平延撒娇道:“我能不能在那个沙发上坐一会?”

    顾平延无奈,不过在外面他还是很宠她的,叮嘱了她几句,就把她放走了。

    时苗苗松了一口气,拿了点东西,坐在沙发上休息吃东西,反正她不是来结交人脉跟谈生意的,不用顾及那么多。

    只不过这样的场合总是会遇到一些自以为很帅气的人来搭讪。

    西装男没看见她刚刚是挽着顾平延进来的,甚至也不知道她已经是个有身孕的人了,见她孤身一人的坐在沙发上吃小蛋糕,下意识以为她是哪个富豪不受宠的女伴了。

    “姑娘,喝一杯?”

    时苗苗抬眼看了一下他,又看了一眼酒,摇头道:“我怀孕了,不喝酒。”

    怀孕了?

    怀孕了还要来这种应酬,还要被男伴丢在这里,他脑补的可精彩了。

    “那既然这样,就喝这个吧,没有酒精的。”

    时苗苗咽了咽嘴里的蛋糕,毫不客气的回道:“你不要在我这里打主意,我是你惹不起的人。”

    西装男大概从来没见过这么刁的,毫不客气的打他两次脸,他的脸色挂不住了,试图让自己显得更威严一点:“怎么?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可知道小爷我是谁?”

    时苗苗吃完蛋糕,拍拍手准备走人。

    “你给我站住。”西装男真的气了,出现在这种场合的,再怎么都做人留一线,他好声好气的跟她打招呼,这也太给脸不要脸了。

    “你给我松开,小心我叫我老公打你哟。”时苗苗也生气了,好好的坐在那里吃小蛋糕,她招谁惹谁了?

    “你老公?你老公来了也得跪着给我舔鞋。”

    时苗苗转头跟顾平延告状:“老公,他要你给他舔鞋。”

    顾平延:“……”

    刚刚看她好像遇到点麻烦,立马就停下跟别人交谈,来过来解围,这才刚到这里,就听到这么一句话,而且显然时苗苗是故意的。

    他揽住时苗苗的腰,问那个西装男:“你要我给你舔鞋?”

    顾平延的语气不善,西装男就是再怎么眼瘸,也不会认为面前这个人是个普通人,这是踢到铁板了。

    “这说的哪里话呢,我是在跟令夫人开玩笑呢。”西装男的反应也快,他觉得,在这种场合,总不能撕破脸。

    可时苗苗是个幸灾乐祸的惹事儿精,她噙着泪抱着顾平延蹭蹭:“我都不认识这个人,他上来就劝我喝酒,我说我怀孕了,他还要我喝别的饮料,他对我这么不尊敬也就算了,竟然还想让你给他舔鞋,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跟时苗苗相处这么久,自然是知道她的脾性了,说不上好的性格,有仇必报。

    吃了这么大个亏,让对方以一个玩笑就打发了,那也太便宜他了。

    他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顭毖壯壯?褖褢顭埾囅呇懶?.c螛屑
西装男,凯斯抬了抬眼镜,冷静的说道:“晖特房产的赵晖。”

    “晖特?”

    凯斯道:“近些日子才搞出来点名堂的,顾总不知道也正常。”

    就这么几句话,赵晖的心情犹如过山车,跌跌荡荡的,面前这个男人的助理能准确说出他的身份,说明这个人的能力超群。

    然而,他自认为已经是个成功人士了,没想到在对方眼里不过是个不知名的小卒。让他又气又怕。

    顾平延问他怀里装可怜的时苗苗:“夫人觉得,我该怎么做?”

    “天凉赵破。”时苗苗眼睛突然亮晶晶,看向赵晖的眼神亮的诡异。

    “什么?”顾平延没懂,凯斯给他解释道:“天气凉了,让赵氏破产吧,取自天凉王破。”

    顾平延:“……”他怀里的时苗苗不觉得有任何问题,根本就是霸道总裁小说看多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晖特最近是不是在竞争城南那块地皮?”

    “对。”

    “顾氏要了。”顾平延一开口,周围都吸了一口气,没想到顾平延冲发一冠为红颜,竟然这么大的手笔。

    赵晖这下知道自己错了,是他有眼不识泰山,居然惹了顾氏的人,他竟然还有胆子调戏顾平延的妻子。

    可惜,现在为时已晚,时苗苗还冲他做了个鬼脸。

    “好了,出门在外,你也不注意一点自己的形象。”

    “可注意自己的形象了,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开门见山的说自己怀孕了。”

    顾平延低头看了一眼明显得逞的时苗苗,摇了摇头,心里哪里不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

    算了,任由她去吧。

    赵晖这个人,时苗苗根本就没把他放在心上,只是没有想到是个三个月之后,她竟然在在这个男的手上了。

    晖特房产确实是最近才起来的,只不过起来的手段并不怎么光彩。

    因为赵晖在宴会上得罪了顾平延,被顾平延抢了项目之后与他同行的人,因为他们得罪了顾氏集团,所以之后他们公司迎来了不少退单,本来就是才起来的公司,哪里有那么多的资金可以损耗。

    再加上得罪了顾氏集团这个庞然大物,他们想要在这一行继续做下去,可是不容易。

    赵晖急了眼,直接绑架了时苗苗。时苗苗也是因为一时不查,才让赵晖给得了手。

    时苗苗肚子已经显怀了,赵晖还算是理智,知道照顾一下她的肚子。

    “原来你真的怀孕了。”

    时苗苗没好气道:“我本来就告诉你我怀孕了,我又没有欺骗你,是你非要缠着我的。”

    “那你也不能够照你老公有几个臭钱,就让我们公司破产吧,你知道我走到今天有多么不容易吗?”赵晖特别激动,这几个月对他来说,简直犹如噩梦一般。

    “我就随口说了一句小说里面的台词,然后你们公司就倒闭了,你们公司也太容易倒闭了吧。”

    “……你给我闭嘴,若不是你,我怎么会有今天?”赵晖把她绑了起来,嘴里念念叨叨,时苗苗没听清楚,但是好像听到什么大人。

    他绑架她,竟然不是为了跟顾平延勒索?

    “赵晖兄弟,你肯定我也不过是误会一场,只要你把我放了,我让我老公跟你们合作,这生意场上本来就没有永远的敌人,到时候你们也合作,别的公司看这风头肯定也愿意跟你们合作了。”

    时苗苗尽量稳住赵晖的情绪,赵晖冷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我要是真的把你放回去了,你老公还能放过我?我只要把你绑给大人,到时候不仅你要玩完,整个顾氏都会落入我的手中。”

    果然是大人。

    “大人?这可不是古代,怎么还有大人这个称呼?你别是落入传销集团了,被别人洗了脑犯罪,你看你现在把我绑架了就是在犯法,但是若是你现在把我放了,我保证不会追究你的责任。”

    赵晖已经听不进去她说的了,整个人有点疯魔。时苗苗小心翼翼的护着肚子,就怕赵晖过于激动。

    暗中是有人保护她的,她倒是没有多慌张,只是她想要把后面的大鱼给钓出来。就一直稳着赵晖没动,等赵晖把他带到大人跟前。

    “你别妄想了,我是不会听你的。”说完,塞了耳机开始听歌,看样子是不想听她王八念经了。

    他把她带到了一个郊外废旧的工厂,时苗苗抱着肚子,赖在工厂外:“哎呀呀,不行了不行了,我不能动了,再动我就要死了。”

    时苗苗怀这个孩子的时候,还没怎么受罪,这一路上她其实状态也挺好的,但是她不能进那个工厂。

    她不敢赌去了工厂里面还能不能有命出来,只能尽可能的拖着不进去。

    “不行,必须进去。”

    “我要是流产了,恐怕你跟你那个大人也交代不了,你让我在这休息休息。”

    赵晖还真的怕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什么事儿,只能有些暴躁的看着她,时不时用手机跟大人联系。

    时苗苗一直思考个万全的法子,她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出现在她怀孕的时候,这让她有很多东西不能够自己去做。

    还有,她现在比较疑惑的是她在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运用灵力,对方是怎么找到她的身份的?

    还有顾平延,她是因为太熟悉大佬的灵魂,所以才能准确找到大佬灵魂碎片散落在哪里,但是其他位面的人到底是怎么找到大佬的?

    在上个位面,傅杭禹的暴露就让她不思其解,找了一辈子答案都没找到,现在再让她遇到了第二个,她自然是想要探索出他们是怎么找到大佬的。

    时苗苗在脑中思考了诸多可能性,却没想到这个时候顾平延会追了上来。

    顾平延知道时苗苗找了地下组织,只不过她不知道他知道。

    时苗苗出事,顾平延立马找到了守着他的人,问出了时苗苗的下落。

    她如今怀胎七个多月,平时行动都不怎么方便,这下被人抓走,他心中焦急万分,平日里还算冷静自持的他,现在完全静不下来心。

    好在时苗苗还没事,顾平延下了车,立马跟赵晖谈判,让他放了时苗苗,

    赵晖刚接到大人的信息,让他撤退,没想到顾平延就追了上来。

    这个时候赵晖才心慌了,大人竟然自己走了,那他该拿时苗苗怎么办?

    若是真的伤了她,恐怕他的死期也不远了。

    李晖抓住时苗苗,刀架在她的脖子上,边往后退边威胁道:“你们不准过来,再过来一步,你这美娇娘跟孩子可都保不住了。”

    顾平延闻言,只得停下跟他谈判:“你若是伤了她,你可是犯了死刑,多不划算?只要你放下刀子,我可以允诺晖特以后由顾氏照看着。”

    “你撒谎,你个老狐狸,休想要骗我,我是不会相信你的。”赵晖还是有点头脑的,知道自己绑架了时苗苗是跑不掉的,干脆把她拉到了工厂里。

    时苗苗心慌了一瞬,冲外面的顾平延轻微的摇了摇头,让他不要跟进来。

    也不知道那个大人是不是还在里面,她好不容易有点信息,自然是想要摸到点什么。

    时苗苗如此冒险,自己心里也是在打鼓的。

    跟着赵晖进了工承?褖褢懈蠂蠀褢34.c贸屑涓,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时苗苗皱眉,仔细观察这里面的摆设和气息,毫无头绪。

    “赵晖,你俩大人已经离开了,他都不管你了,你还为他卖命干什么?”

    “你懂什么?大人神机妙算,早就算到了这一切,等我把你带到大人身边,就把你献祭了。”

    糟糕,竟然是灵机世界的人过来了。

    灵机世界是比万戒要高一个等级的位面,这个位面的能掐会算,最善于把控人心,是非常难对付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过他们钱是非常的小心谨慎,恐怕是察觉到有人跟了过来,迅速离开了。

    既然如此,她也没有必要再跟赵晖耗下去了。

    把他一直架在她脖子上的胳膊一扯,赵晖便直接摔倒在地。虽然她现在肚子里还揣了一个,但是她的实力还是在的。

    赵晖大概也没想到她一个孕妇竟然这么厉害,竟然能够把他摔倒在地。

    还好这个时候顾平延不在这里,不然他该惊讶死了,平日里娇娇弱弱的媳妇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女战士。

    她还怀着孩子呢,踹赵晖的时候,还没用尽全力。但是他竟然敢一个人绑她,就应该做好被打的觉悟。

    时苗苗正揍的开心,顾平延没忍住冲了进来。原以为的场面没有出现,倒是他的媳妇把歹徒打的半死。

    “苗苗,你住手。”顾平延被吓坏了,这平时生怕她有个闪失,现在可好,这么关键的时期竟然被绑架了,而且她挺着一个大肚子,竟然还当起了女战士,把歹徒做的个半死。

    他觉得自己需要重新再认识一下自己的老婆了。

    “那个,老公呀,我肚肚好疼啊。”时苗苗这个时候想起自己是孕妇的身份了,赶紧向顾平延撒娇道。

    现在大家都还在荒郊野外呢,也不是好教育的时候。顾平延只好按下心中的好奇,一切等回去了再说。

    回去之后时苗苗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好在没有什么大事,宝宝还算是听话,给她争了一口气。

    只不过……

    “时苗苗,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这下是撒娇卖萌都不管用了,他非得问出个所以然来。时苗苗身上的疑点的实在是太多了,不管是他之前找保镖的事情,还是这一次他非得跟着赵晖进去的事情。

    时苗苗就知道躲不过顾平延的眼睛,只好老实说道:“我很早之前就已经找到这个组织保护你我了,因为我觉得你的身份实在是太危险了若是被别人盯上,绑架你怎么办?”

    顾平延似笑非笑的说道:“那你还挺有远见的。”

    “我这不是叫挺有远见的,主要还是因为我担心你。”

    这话无法反对,若不是她提前有预防,恐怕这一次时苗苗失踪之后,他还不一定能够那么快找到她,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你找保镖的事情算你过关了,当时赵晖把你拉到工厂里,你为什么要冲我摇头?你是不是有什么别的预谋我不知道的?”

    不愧是大佬,这个都能够猜到。

    “当然不是了,当时他的到家到我的脖子上,我害怕死了,如果你那个时候不管不顾的冲进来,他情绪不稳定,我的小命肯定就没了。”

    “你真的不是有别的打算,所以才不让我进去的?”

    时苗苗眨了眨眼,撒谎摇头一气呵成。

    顾平延抓住她的手,轻声叹气道:“我不管你是有着什么样的目的,但是我不允许你下一次在这么冒险了。不管在什么时候,你的安危永远是最重要的。”

    今天确实是把他给吓到了,原本他和时苗苗还走在一起的,他不过是走开了一会,时苗苗就失踪了。

    若不是他知道她找了人在暗中保护,他恐怕一时还没头绪找她。

    但是,即便是知道对方绑架了他,但是暂时没有事情,他的心还是一直都提着,生怕歹徒一时冲动,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在前去找时苗苗的过程中,他生平第一次慌了手脚,以前不管遇见什么样的事情,他都能够泰然自若的处理,但是唯独这一次,他害怕了。

    时苗苗原本是他考虑再三之后,选择的一个能够跟他维持婚姻关系一辈子的人。他不会爱人,所以,他不觉得自己有多爱时苗苗,时苗苗只不过是合适而已。

    合适一词就意味着可复制,同样,如果不娶时苗苗的话,他可以再找一个家世与她相同,个性比她更好的女孩子。

    起码在今天之前,他觉得是这个样子的。时苗苗是能够代替的,并不是唯一的。

    他也是这样跟时苗苗说的,两个人之间没有爱情,只是由于两个人的身份原因,不可能去找普通人所拥有的爱情,所以他们两个能够维持表面恩爱,就已经是够不容易的了。

    可直到今天他好像才明白,他选择了时苗苗,是因为时苗苗不可替代。

    时苗苗这个人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他自以为自己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多了一个人而已,而他可以放心的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但是,细微之中还是有些东西在变化,比如,现在他习惯性看微信,看时苗苗有没有给他分享一些好看的故事或者是好笑的段子。

    又比如,时苗苗又想要出国了,他也会在考虑自己的行程允不允许。如果在允许的情况下,他想和她一起出去。

    所以在无声无息中,时苗苗已经在他的生活里扎了根,只不过不经历今天这一遭,他恐怕还不知道时苗苗对他这么重要。

    今天看到时苗苗被人用刀子架在脖子上,他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偏生时苗苗像是一个没有心的,她竟然能够那么淡定的面对歹徒,甚至在怀着孩子的时候,敢一个人跟歹徒搏斗。

    “苗苗我不会爱人,在遇见你之前,我一直觉得爱情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而我的人生不需要。之前,我一直觉得我找你是因为家世相当,你我幼时相识,但是相处久了才发现,我好像离不开你了。”

    顾平延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难得的跟时苗苗一口气说出这么多话来。

    “以前,你跟我生气,我还当你是个小孩子,现在看来,是我太混蛋了。”

    顾平延贴近了她的肚子,整个人柔软的不像话,他轻声说道:“我好像爱上你了……”

    时苗苗瘪了瘪嘴,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有这么大的收获。“你不想跟我做表面夫妻了?”

    时苗苗问他。

    “我们可是真正的夫妻,哪里有表面夫妻这么个词语?”

    时苗苗笑的像个小恶魔,她咧嘴笑道:“那既然这样的话,你给我捏脚吧,真实夫妻都要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