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都市小说 > 变身守护大佬的小甜心[快穿] >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推荐阅读:
    苏千娆她们赶到放烟花的地方,却并不见傅杭禹的身影。

    她的灵力还是使不出来, 说明万戒的人还是没有走。

    那……

    苏千娆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我去找他。”傅杭禹一个人不见, 事关重大, 他的身份特殊,必须不能出事。

    不只是苏千娆, 队里其他的成员分两批, 一批将货物运送出去,一批去寻找傅杭禹。

    苏千娆使不出灵力,又担忧万戒的人伤害他, 所以此时心中特别焦虑。

    队长黎勤安慰她道:“傅杭禹的能力强悍,不会轻易出事的。”

    之前还有一点嫌她碍事儿, 但他现在发现她真的有两把刷子,若不是她的那两个探照灯,恐怕他们都要折这里了。

    苏千娆自然是知道大佬的能力强悍的, 但是一旦涉及到安危,怎么能不担心?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 周围都是黑的, 他们还不能够拿手电筒照明, 怕被潜藏在暗处的人当活靶子。

    一切都只能在暗中进行。

    “苏千娆,我一直有个疑问想要问你, 你是怎么知道对方怕光的?”

    黎勤一直跟在她身后,看她似乎有目的性的往一个地方去, 看样子好像对对方很熟悉。

    再联想到之前她拿探照灯那么冒险的举动,怎么看都觉得有一些不对劲。

    苏千娆当然不能说她认识那些人, 随便糊弄反而会让黎勤怀疑。

    “在我去你那里之前,我是先有在暗处观察,可能你们没有看到,他们对光特别敏感。”

    这样么?

    黎勤还是有些将信将疑,不过,对方毕竟是他这边的战友,在这种紧要时期,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暂且先信她一回。

    苏千娆顺着傅杭禹的气息一点点的前进摸索的,可气息到了海边,就消失不见了。

    她鼻子一酸,眼泪就落了下来,这是她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哭。

    “怎么了?”黎勤一直跟着她,却发现她到了海边就哭了起来。

    “他……”苏千娆努力把眼泪憋回去,对他说道:“队长,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抓傅杭禹吗?”

    傅杭禹跟她在一起这么久,她没有发现他一点特别的地方,跟这个世界里面的人完全融合,若不是两个人的灵魂相通,她肯定找不到大佬的。

    万戒的人到了这个世界,按理说是不应该会发现傅杭禹的真正的身份的,除非是他展现出了常人没有的能力,被发现了。

    苏千娆之前就一直怀疑这种可能性,毕竟傅杭禹的舅舅即使是指挥官,也不一定能够把自己的外甥这么容易的招进了啸鹰。

    而且当时要求的特别急,以至于傅杭禹连高三都没有读完,就直接去了基地。

    只不过之前一直是她猜测的,她从来没有问出口,但是现在傅杭禹危在旦夕,她不得不问黎勤。

    黎勤身为队长,自然是知道的。

    傅杭禹他有特殊能力。

    只不过这个特殊能力他一直都没有跟苏千娆讲,害怕她知道以后会害怕。

    但是现在苏千娆问起来了,又事关他的安危,他斟酌再三,还是决定说出来。

    “他能看到鬼魂。”

    果然。

    苏千娆就知道大佬肯定不会毫无准备的历练,再怎么也会准备一样神通。

    而鬼怪之眼是大佬身上最普通的一个神通了,只不过这个神通放在这个世界的普通人身上,就显得有些特别。

    显然傅杭禹的舅舅知道他的情况,有这种能力的帮助,执行任务的时候要少很多危险。

    恐怕万戒的人也是发现了大佬的这项神通,所以才怀疑他的身份,把他给抓走了。

    亦或者是……

    苏千娆不敢往下想,现在唯一还能做的,就是找到万戒的人。

    只不过不能带黎勤。

    “队长,能让我一个人待一会么?”

    “不行,那多危险,你一个女孩子家,若是遇到危险怎么办?到时候傅杭禹回来找我要人,我怎么交代?”

    黎勤不肯走,苏千娆也不好一个人在这边待着。只能先回大部队,看能不能所有人想想办法。

    现在敌人在暗处,他们在明处,不过对方应该不会轻易的放弃这些货物,那他们接下来肯定还有行动。

    有了。

    ……

    后半夜深,码头附近安静的很。为避免夜长梦多,他们决定连夜将这些货物送出去。

    “快些快些,让他们反应过来就麻烦了。”

    “只要出了这个码头我们就安全了。”

    人影攒动,忙着把货物搬到船上。

    悉悉索索的声音出现在附近,所有人的神经都瞬间绷紧。

    “嘭——”码头上停留的船只打开了灯,将整个码头照得分明。隐藏在暗处的生物无所遁形,顿时想要逃窜,但是没有预料到他们在外面还剩下了一层防护,给他们来了个瓮中捉鳖。

    苏千娆一眼就看出来是头子,万戒的人但是没有与这个世界的人相结合,而是以原来的身形苟活在这个世界里。

    他们的样子奇丑,但能力非凡,让不少普通人视为神明,他们要干什么,那些人就干什么。

    黎勤他们去审讯那些普通人,而苏千娆则留下来审讯万戒的头子。

    “白灵。”对方一口就叫出她的身份。

    苏千娆懒得跟他废话,质问他道:“你们是不是抓了一个人。”

    “我们可没有,我们抓的是——万千世界的仲叱。”

    苏千娆心里面咯噔一下,他们果然还是知道了。

    “你们是怎么知道他的身份的?”

    “万千世界的老大都不见了,我们当然要来找啊。”对方太欠揍,苏千娆气的肝疼,手电筒一照,把对方照的哇哇乱叫。

    “老实点,我问什么你就说什么,不要乱说话。”

    “你们把他关哪儿了?你们想要把他怎么?♀槅褖褖褖.褖膿顭埾囅吥撯拪褔.c菕屑


    “当然是杀了他,然后收集其他的灵魂碎片,到时候我们万戒就是所有位面最强的了。”

    苏千娆懒得听他豪言壮语,把他控制住后,她已经能够使用一部分灵力了,说明另外还有万戒的人在操控着这个岛的磁场。

    只希望她能用这一部分灵力,找到大佬。

    好在她万年不是白长的年龄,终于让她发现了蛛丝马迹。

    这些臭虫喜欢待在阴暗潮湿的地方,把大佬也藏在了这边,用其他的味道给覆盖了,导致这边奇臭无比。

    她恢复一部分五感后,闻到这奇臭无比的味道后差点吐了,但是事出反常必有妖,果然在这味道后有大佬的气息。

    苏千娆不敢耽搁,循着气味找了过去。

    万戒的人将山洞守得严严实实的,苏千娆几乎确定大佬就在那里面。

    但是现在贸然进去,可能不仅没救到大佬,反而会害了他。

    不如……

    苏千娆觉得学号历史是非常有用的,比如声东击西这个词的典故。

    苏千娆用自己那仅有的灵力把这个洞周围的树给点燃了,由她灵力点燃的东西,非平常的水能够扑灭。

    而守着山洞的守卫果然站不住了,开始想办法灭火。

    他们不喜欢火,更不想这火燃起来把别人给招过来了,所以赶紧去灭火。

    苏千娆也就是这个时候悄悄潜入进去。

    傅杭禹身上有些落魄,不过即使是待在这样阴暗潮湿的地方,他一身凌冽的气质还是没变。

    万戒的人虽然把他困在了这里,但是还真没办法把他给怎么了,他的体能太好,他们的招数主要对付的还是有灵力的,身体素质根本跟不上傅杭禹。

    两者就这么一直对峙着,就看谁最后能弄死谁。

    苏千娆看到他还活着,心里舒了一口气。

    傅杭禹看到苏千娆出现在洞里,下意识皱眉道:“你怎么过来了?”

    苏千娆说:“我来保护你啊。”

    这句话,她可真的贯彻的彻底。

    虽然很想说一句胡闹,但是她已经过来了,此时再批评她也无意义。

    “白灵,果然你也过来了。”

    苏千娆,哦不,白灵的马甲说掉就掉,

    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旁边傅杭禹的脸色,嘴唇微抿,眉头微皱,看样子是打算秋后算账了。

    “废话少说,有我白灵在,不会让你们为非作歹的。”

    白灵心想,反正马甲都已经掉了,也不遮遮掩掩的了,选择速战速决。

    和傅杭禹两个人并肩作战。

    这几年的恋爱没有白谈,两个人默契十足,把洞里留守的这两个打的苟了起来。

    她倒是挺想一把火给烧了,但是现在是社会主义社会,不能滥杀,只能将其困住,到时候拿回去研究。

    外面还有一些小喽啰,已经不足为惧了。

    只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跟傅杭禹解释她是白灵这件事。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吭声,苏千娆纠结着自己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情,其他事情都可以试图撒娇卖萌糊弄过去,唯独这一件事情,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老大……我……”苏千娆欲言又止,看样子是打算跟他解释点什么东西了。

    傅杭禹停下,望她。

    她被盯的有些发虚,弱弱出声:“我……我不是原来的苏千娆。”

    傅大佬不吭声,她只能自己咽了咽口水继续说下去。

    “我其实叫白灵……”

    完了完了,这要是真的给他说真实情况,那他到底是她老大还是她男朋友啊?

    伊人反正说大佬感悟回去,是不会留下具体的记忆的,不然到时候他知道自己的守护神兽在打他的主意,那她小弟的位置可就不保了。

    “我们上一次其实是情侣,但是你投胎了,我没有投胎,又正好碰上苏千娆那小丫头命丧黄泉,我就跟她做了一笔小交易,然后就来到你的身边,跟你共续前缘啦。”

    白灵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小机灵鬼儿,面不改色的说完这一段话,只不过这段话不敢看着傅杭禹的眼睛说。

    所以,她也不知道她说完之后,傅杭禹用意味深长的眼神望了一眼她。

    “所以……你还要跟我共续前缘,共度今生吗?”她真的是忐忑死了,好在傅杭禹终于不再是高深莫测的样子了,他出声道:“原来我们两个人的缘分这么深啊。”

    “是啊是啊。”

    那电视剧里面可不就是这么写的吗?既然有人敢这么写,那就说明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让她借来用用,又有何不可呢?

    她自己把自己给说服了。

    “那我以后是叫你白灵好了,还是叫你苏千娆?”

    “你还是叫我苏千娆啊。”现在他竟然成了苏千娆,那就要以苏千娆的身份活下去。

    苏千娆还挺喜欢这个名字的,就当cosplay好了。

    苏千娆自觉大佬这一关已经糊弄过去了,身心轻松,挽着大佬的胳膊,两个人就要去与大部队集合。

    此时,天已经露白了,天将大亮,所有隐藏在阴暗处的东西都退了回去。

    苏千娆松了一口气,她的五感又回来了。

    与大部队集合后,苏千娆被黎勤批评了一顿,不该擅自行动的,苏千娆悉心听从教诲,并且下一次还会再犯。

    现在货物都已经被找到了,但是岛上的一些人还没有被清理干净,任务不算完全完成了。

    不过知道了对方的弱点,再对付起来就不像之前那么难了,趁着天色大亮,对方正弱的时候,把他们都一网打尽。

    苏千娆没能再继续跟他们一起行动,而是留下来照顾伤员。这一次伤亡倒是不严重,毕竟对方还没有偷袭成功,就已经被他们抓到了现行。

    而剩下的人和万戒的那些东西,在黎勤他们的扫荡下,无所遁形,全部都被逮捕了起来,可谓是大有所获。

    这一次的任务完成得非常漂亮,也非常的惊险,若不是苏千娆知晓了对方的弱点,恐怕他们要被偷袭成功,到时候就不是今天这个场面了。

    所以,苏千娆应当算功劳。

    只不过,功劳应当算,有些疑点还需要她亲自解惑。

    回到基地,她就被隔离起来了,由黎勤亲自审问。

    苏千娆就知道自己被怀疑了,当时那种情况,光是凭借观察力肯定是不够的,若不是黎勤还算信任她,在岛上的时候就会把她给抓起来。

    “苏千娆,你是怎么发现对方怕光的?”

    苏千娆蹙着眉,要想糊弄黎勤他们,根本不可能,唯一能够打消他们疑虑的,只能是——

    我的五感要比常人更厉害一些。

    苏千娆说出这句话时,黎勤果然皱了皱眉,苏千娆等各项指标都非常的优秀,再加上她在校的医学成绩很好,所以被特招回来了基地。

    但她也仅仅只是担任军医一职而已,连进特别行动小队的资格都没有,因为她不特别。

    现在,她竟然说她的五感要比常人更厉害,他倒是要测测她。

    “你说你的五感比较厉害,你有什么方式能够证明?”

    苏千娆闭眼听了听外面的声音,说道:“我男朋友来了,他说,你们再不放他进去,他就不客气了。”

    黎勤:“……”黎勤不信邪的走了出去,果然看到平日里冷漠的傅杭禹愤怒的样子,并且威胁门卫一定要把他放进来,不然定不会饶了他。

    门口距离审讯室可是有百米左右,她坐在审讯室里,竟然能够听到这里的声音,看样子这听力果然厉害。

    “杭禹,你知不知道你女朋友不是平常人?”

    傅杭禹皱眉望他,若是白灵自己说出了自己的身份,那么等待她的可能是研究室,他这几年看了那么多的奇人异士,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从别的身体里复活。

    不怪乎他把人想的太黑暗,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如此,就比如说,他小时候能够看见离体的鬼魂,就是奇事一桩,后来还是舅舅请了高人封住了他的眼睛,不让别人知道他的能力。

    黎勤见他这表情,就知道他也不知道。这一对小情侣可真有意思,各自隐瞒着自己的能力,谁也没有告诉,到后来还是他这个中间人转告的。

    苏千娆五感超强,就凭借这一特殊的能力,就能进特别行动小队。

    但是傅杭禹不同意。

    本来苏千娆来到啸鹰他都不同意,更别提让她进特别行动小队了。

    苏千娆却是想要进的。

    通过这一次的事件她知道万戒的人只怕是早就盯上了大佬,趁着他这一次感悟的时候,潜伏到各个位面试图收集他的灵魂碎片,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有万戒的人在,她怎么能够放心让他一个人出任务呢?

    苏千娆找到傅杭禹,傅杭禹因为她要进特别行动小队,看到她脸色就冷着⊙壯懶赶囅呇?4.c贸屑


    她笑嘻嘻的凑近,对傅杭禹说道:“老大,你要知道,你我可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你不能因为一件小事就对我爱答不理的。”

    傅杭禹抬眼望她,看这鬼灵精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你看啊,我这么聪明又可爱,又漂亮又善良的女孩子,放在哪个地方都是别人追求的对象好吗?你忍心我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到时候我被别的男生吸引了怎么办?”

    苏千娆越说越来劲儿,越觉得这个方向是正确的。“你看那个盛铭,多优秀的一个小伙啊,你看我要了多大的定力,才对一个小帅哥爱答不理的。”

    说到盛铭,傅杭禹的脸色总算是变了变,把喋喋不休的小姑娘拉到怀里,狠狠的噙住她的小嘴惩罚了一番。

    “所以,我是怎么都阻止不了你参加特别行动小队了?”傅杭禹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有这样有挫败感,对方总是能够找到理由来说服他。

    苏千娆钻在他怀里狠狠的点头:“对!”

    对你个大头鬼。

    苏千娆正式加入特别行动小队,这还是特别行动小队里第一个女生。

    指挥官林猛看着自己的外甥和未来的外甥媳妇,微微的叹了口气。总归这两个人都不是普通人,希望完成那个任务能够顺利一些吧。

    加入特别行动小队后,苏千娆就能时刻跟在傅杭禹跟前了。

    苏千娆训练的时候特别不含糊,不动的时候小公主,动了的时候暴力小甜心。

    这是黎勤给她的评语。

    对于是小公主还是暴力小甜心,她都不在乎,主要还是自己的形象一日不如一日,她以前苦心营造的淑女形象全部都败了个干净。

    每日便看着她训练时宛如金刚女战士,不训练时打扮的淑女极了,在傅杭禹面前摇摇晃晃。

    他们特别行动小队也不是每天都有任务的,所以在没有任务的时候还算是轻松。

    傅杭禹和苏千娆这两个魔鬼,训练成绩排第一和第二,让其他的男生完全没有面子可言。到放假的时候,两个人都能去约会去了,剩下的单身狗,只能够默默的训练。

    好气。

    苏千娆和傅杭禹每天都能待在一起,可是一点都不腻。黎勤原本很好奇,他们两个什么时候会吵架,结果发现他们两个平时的相处模式简直是笑掉大牙。

    那一天,黎勤去找傅杭禹,这家伙和苏千娆又因为训练成绩得到了第一和第二,获得了假期。他找到他俩的时候,正好遇到他俩商量去哪儿玩。

    就听到苏千娆说:“老大去哪儿我去哪儿,老大决定就好。”

    傅杭禹顿了下,说道:“我不知道去哪儿。”

    “那去你的心里吧。”

    “……”土味情话贼6。

    黎勤在外面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差点笑喷,没想到他们两个相处起来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行啊你俩,不愧是小队里的两大魔鬼,这个时候还有说有笑的商量去哪儿玩,你看看队里其他的人,早就被折磨的不想说话了。”

    每次都按照训练成绩来排名,10天后获得第1名和第2名的人,可以有一段假期。原本傅杭禹在的时候铁定的是第1名,所以他们的目标是做那个第2名。

    但是现在好了,傅杭禹的小对象来了,原本以为没有多大危险的,结果可倒好,这一对小情侣简直不是人,每一次都囊括了第1名和第2名,假期全部都是他们两个的,正好给了他们机会去约会。

    对此,苏千娆表示自己也很冤枉啊,谁让她五感比别人强,在体能训练上,她就没输过别人。

    黎勤打趣了一会,交给他俩一个外出任务。

    他俩领完任务后,拍拍屁股离开了基地,剩下一群继续训练的苦逼单身狗。

    两人这下能够在外面多待一段时间,苏千娆带着傅杭禹回了一趟家。

    虽然对女儿的一系列行为都不怎么满意,但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现在也没有办法改变了。

    苏父反正对傅杭禹看不过眼,总感觉是他把自己的女儿带上歧途的。

    苏母虽然也挺有意见的,但是更多的是心疼。这两个小孩原本应该在家里享受付出的生活的,结果非要跑去干那么苦的工作。

    好好留他们两个在家待了几天,傅杭禹被优待的请到了家里的客房住。

    也算是变相的承认了他的身份。

    就差……

    苏千娆又偷偷的潜入了傅杭禹的房间,有了前车之鉴,她没敢偷偷摸摸的试探前进,而是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了进去。

    傅杭禹还好及时收手,不然可能一下子把她给丢出去了。

    他叹了口气,这小妖精就是来折磨他的。

    “你怎么不在你自己的房间里睡?”不过话是这么说,还是把她搂在了怀里,有了她进来,整个被窝都暖和不少。

    苏千娆耍赖皮道:“你被窝里暖和些。”

    “那睡觉吧。”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苏千娆:“……”为什么事情的走向总是出乎意料呢!

    苏千娆翻来覆去,把傅杭禹折腾出火来了,苏千娆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身体有些僵硬的一动不动。

    傅杭禹的气息有些粗,他的自制力就算是再强,也经不过这么三番两次的被撩。

    “苏千娆,你是非要折腾死老子。”傅杭禹第一次自称老子,看样子着实被压抑的太狠了。

    苏千娆决定再撩一把火,伸手碰到某处僵硬,成功看到傅杭禹破功。

    傅杭禹一把把她□□到怀里,雄性气息笼罩在她身上。苏千娆在他怀里蹭了蹭,把他蹭的火气直冒。

    “苏千娆,你再这样我可就不客气了。”傅杭禹几乎是低哑着吼出来的。

    苏千娆不仅不怕,反而挑衅的说道:“来呀来呀。”

    这一晚上,苏千娆就没有歇息过,手已经快不是自己的了。

    第二天醒过来,她满脑子都在想,她这是被吃了还是没被吃?

    怎么总感觉这步骤跟某小说上写的不一样?

    不过,再看傅杭禹的时候,他已经去淋浴间洗了个澡,一身舒爽的向她走过来,苏千娆羞得钻进了被窝,只留下两只眼睛,滴溜溜的看着他。

    现在知道害羞了?

    昨晚可是怎么折磨他的。

    傅杭禹轻咳一下,说道:“睡醒了?”

    苏千娆点点头。

    “还累不累?”

    大佬变坏了,居然大早上问这么限制级的话题。

    “手酸。”苏千娆还是第一次帮大佬解决这么私密的事情,难为情的同时还有些兴奋。

    距离能吃到大佬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傅杭禹不知道她兴奋个什么劲儿,两个人都谈恋爱这么久了,才发展到这一步,就好像纯情的小孩突然不纯了一样。@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过,即使是心中感慨万千,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

    把苏千娆叫起来洗漱吃饭,两个人该去探查一下黎勤交给他们两个人的任务目标了。

    此次他们两个人的目的主要还是探查R&B这个国际贸易公司,这个公司与海外合作的项目众多,关系错综复杂。

    上面的人早就留意到了这个公司,只是这个公司的各项业务往来都查不出来问题,那就只能从内部着手了。

    只是R&B公司的戒备心很强,从外招的人从来没有进入过高层。

    这就需要从别的地方入手了。

    苏千娆在没上大学之前,就随父母出现在各种商业场合过,出于对苏千娆的保护,父母也没向外透露过她到了哪所学校。

    不少人都只当苏家的小公主是出去进修了,现在放假回来了。

    傅杭禹从未在这些圈子露过面,所以伪装了一下,成了苏千娆的保镖。

    苏千娆邀请了一些有点头之交的名媛,举办了一场宴会,算是向大家昭告了她苏小公主回国了。

    这样做主要还是让别人不要怀疑她的动机,在她高调的出席在各大宴会后,R&B公司有意向她递来橄榄枝,参加慈善晚会。

    如此一来,总算是与任务目标搭上关系了。

    R&B公司是近些年起来的新公司,由于这个公司比较会做人,与不少龙头公司交好,才能立足于这个城市。

    老总李盛泽膝下有四子,据说还有不少侄子,这些亲戚和当地不少名门千金进行交往过。

    若不是为了任务,苏千娆才不会以自己为诱饵,来接触任务目标呢。

    好在,傅杭禹就守在她身边,让大佬吃吃醋,没准感情还能进一步。

    苏千娆主意打的好,等R&B公司的小公子李文元砸下重金,给她拍了一条项链后,她就后悔了。

    现在这些富家公子追求女孩子都这么浮夸的吗?这才见第一面,就给他送这么贵重的东西。

    傅杭禹拦住李文元递过来的手,苏千娆解释道:“李公子,素不相识,就送这么贵重的东西,实在是难以承受。”

    “早就听闻苏家的小公主了,如今能够见上一面,实在是李某的荣幸,这点小礼物,不算什么。”

    我呸,小礼物。

    “这礼物确实是太小了一点,不符合我的身份,你还是收回去吧。”苏千娆的身份摆在那里,若是有人第一次见面,就向她献殷勤,她还能乖乖感动收下礼物,那不符合她小公主的身份。

    既然是这样,那干脆骄纵一点,态度摆的相当高昂。

    李文元听到她这个回答,下意识愣了一下,随后又失笑道:“小公主,你可真有意思。”

    苏千娆摆弄了一下自己的美甲,说道:“我没什么意思,这慈善晚会我也参加完了,我就先走了。对了,我拍的那个大花瓶记得给我送过来。”说完,便转身踩着高跟鞋离开。

    “……”你那大花瓶。

    李文元脸上挂着玩味的笑,这苏家的小公主有点意思啊。

    回到家里,苏千娆赶紧问傅杭禹:“我刚刚装的像不像?有没有很有威严的样子?”

    傅杭禹的眉头一直拧着,其实对于她想出来的这个损招,他并不是很同意,但是这个任务确实是比较艰难,用苏家千金的身份打入敌方内部,确实是最好的办法。

    可即使是最好的办法,他也不想自己的女朋友去跟别的男人打情骂俏。

    傅杭禹不回答她,苏千娆一下子跳到他的身上,对着他的脸:“是不是吃醋了?”那神情分明是想要看他露出吃醋的表情来。

    傅杭禹别开眼,把她给按到沙发上:“看来,你还是欠收拾,竟然敢说出这么讨打的话。”

    “咳咳——”

    傅杭禹赶紧从苏千娆的身上起来,刚刚一时太激动了,都没有发现自己爸妈回来了。

    苏父狠狠的瞪了一眼傅杭禹,都怪这个臭小子,把自己的女儿拐走了。

    “爸妈,你们怎么回来了?”苏千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问道。

    “你和那R&B公司的李文元怎么回事?”苏母把她拉到一边,低声问她。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李文元倒是个鬼精,说是不知道苏千娆家住在哪里,所以把那个大花瓶送到了苏家公司。

    这本来就是慈善晚会拍的东西,怎么由李文元亲自送过去了?而且那语气好像还跟他家苏千娆挺熟的。

    苏家两夫妻不由得想起女儿之前跟景家那小子还有一段“轰轰烈烈”的感情呢,所以就难免想到女儿是不是出去招惹别的男生了。

    不过想想这种可能性还是很小,她都为了傅杭禹跑到军队里面去了,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跟别的男孩子玩暧昧呢?

    所以,肯定是李文元那个小子对自己的女儿有想法,所以跑到他们两个面前来献殷勤来了。

    只不过不知道这件事情傅杭禹知不知道,到时候影响他们两个的感情可就不好了,所以他们特地回来问问。

    苏千娆他们的任务是保密的,但是这件事情若是不跟爸妈讲的话,恐怕到时候会露馅。

    所以,还是选择性让他们帮忙保密,傅杭禹的身份不能露出来。

    苏千娆和傅杭禹两个人的身份已经入了保密档案,现在即使是去高中查,也不会查到两个人的身份,只会查到苏千娆去学了医,而傅杭禹则是中途辍学。

    父母知道他们两个是在执行任务,也就不再多问,只不过,还是叮嘱道:“李家那个小子不是什么正经人,你就是做任务,可别被人家小伙子给迷惑了。”

    苏千娆失笑:“妈,你看李文元长的比傅杭禹丑,又没有他高,又没有他帅,我干嘛会被那种男人给迷惑住啊?你也太小看你女儿了吧。”

    “行了,知道你们两个关系好,不过也要注意分寸。”

    “知道了知道了。”

    给爸妈解释清楚了,苏千娆松了一口气,不过之后父母的安全也得加重,虽然他们现在已经有保镖,但是由于她的身份,她不想他们受到危险。

    苏父苏母对苏千娆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苏千娆更加毫无忌惮的往傅杭禹的房里跑。

    大约是因为李文元的事情,所以傅杭禹好好的惩罚了一下苏千娆。

    虽然两个人还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但是也差的不远了,苏千娆觉得,若是傅杭禹再不动手,她就要在上面啦。

    不过在经历了几次上与下的争斗,她这个第二名也干不赢第一名,只能默默的被傅杭禹搓圆揉扁,丝毫不占上风。

    两个人在被窝里甜甜蜜蜜,在外面,却是保镖与大小姐。

    苏千娆以前在上学的时候,脾气还是很好的,虽然脾气娇气了一点,但是绝对谈不上嚣张跋扈。

    为了让李文元放松警惕,她不得不将嚣张保护进行到底,反正她对傅杭禹之外的男人都是冷酷的很,拒绝约会起来,简直信手拈来。

    至于对方送东西?

    她反正都是一句:“你觉得你的东西配得上我高贵的气质吗?”

    两三次下来,李文元已经不敢送她东西了,生怕被她贬的一文不值,到时候他可要自己怀疑人生了。

    李文元确实是情场高手,遇到苏千娆这样嚣张跋扈的千金大小姐,不仅在她发脾气的时候没生气,还会买甜品来安慰她。

    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在她的眼前帮助她。

    久而久之,苏千娆对他“动心”了。

    苏千娆感觉火候已经差不多了,在她一次被姐妹伤过心后,李文元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怎么来了?”语气比之前好多了,至少没有那么嫌弃。

    李文元心里都快怀疑自己把自己的标准降低了,竟然在女人这里只落得一个不嫌弃就是好了。

    “我来看看你,你如果不舒服的话,可以靠在我的肩膀上哭,我的怀抱永远为你打开。”

    哦,好感人啊!

    苏千娆在扑与不扑之间犹豫了一下,求生欲还是让她选择了不扑。

    她擦了擦眼泪,傲娇的说道:“我才不哭呢,我苏千娆怎么可能会哭。”

    李文元温柔的笑了笑,说道:“是啊,你是最优秀的那一个,该做自己的女王,去狠狠的打她们的脸吧。”

    “好,那你帮我个忙。”苏千娆既然都能够主动开口求帮忙了,李文元自然欣然应允。

    苏千娆挽着他的胳膊,出现在了那一众小姐妹面前:“我告诉你们,我又有钱又有貌,你们就如此嫉妒我了,那我还有这么优秀的男朋友,你们岂不是要羞愧的无地自容?”

    苏千娆隆重的向小姐妹们介绍了李文元,并且以李文元的名义狠狠的打了那些名媛千金的脸。

    李文元:“……”他没想把事情做的那么绝的,可现在为了苏千娆,他把其他的名媛千金都给得罪完了。

    等苏千娆昂首挺胸的拉着他出来后,李文元问她:“你刚刚说的是真的?”

    “什么?”

    “就是我是你男朋友的那句话。”

    “当然是假的啦。”苏千娆哈哈大笑,眼看着李文元的脸色都快要撑不住了,她随后又红着脸对他说道:“没有鲜花,没有巧克力,没有告白,你就想让我当你的女朋友,你想的也太简单了吧。”

    她这个暗示已经够明显了,李文元纵横情场这么多年,自然领悟到了她话中的含义。

    “娆娆,你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