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推荐阅读:
    苏母像是才反应过来,问了两句她考的如何之后,又开始拐弯抹角问傅杭禹这个人。

    没想到她妈妈这么八卦!

    不过,她才没那么傻呢,死活没承认。

    回去之后,苏千娆早早就洗洗睡了,毕竟明天还有一天需要考试,再就是不想她爸妈追问。

    但是,不追问就代表不问了么?

    太天真。

    第二天,刚考完试,就看到父母跟前的傅大佬。

    乖巧的跟个宝宝似的。

    苏千娆:“……”走过去,苏母的样子不像是在问责,而是有些激动加兴奋,看到苏千娆过来了,完全没有抓包的愧疚感。

    “妈妈,你们在这干什么?”

    “没事,就看看你……就在这等你,一起去吃个饭。”说完,还拉着傅杭禹说道:“都是娆娆的同学,一起去吧?”

    傅杭禹轻轻瞥了一眼苏千娆,苏千娆只想说一句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苏父不同于苏母,苏母完全是颜值主义者,原本昨晚说好的一定要好好审核一下娆娆的交友情况,结果一看到人家小伙子,立马忘记昨天说了什么了。

    看着自家老婆和女儿都围着别的男人转,冷哼一声。

    苏千娆赶紧坐到她爸旁边:“爸爸,吃什么呀?您点,您点。”

    看女儿还算想着他,他这心里还算好受一点。不过,这该问的还是得问。

    “学习成绩怎么样?”

    “家里是做什么的?”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死亡三问,苏千娆想拦都拦不住。简直欲哭无泪,对苏父说道:“爸,你问这些做什么啊?我们只是纯洁的同学关系啊。”

    纯洁的傅同学笑了笑,说道:“是啊,我和苏同学只是纯洁的同学关系。”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说的事实,但这话从大佬的嘴里说出来,总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尤其是那笑,总感觉透露出什么别的信息。

    “哼,最好是这样。”

    “老苏,我警告你啊,不准吓着我们小禹。”

    苏父&苏千褖褢顭埾囅呇懶?.c螛屑
娆:“……”这才多久,就变成我们小禹了?

    苏千娆倒是知道自己爸妈年轻时候的故事,她妈完全是看上她爸那张脸了,当时她爸还是个穷学生,而她妈妈呢则是千金小姐。

    千金小姐和穷小子的故事也有美好的结局,经历千辛万苦之后,穷小子变成了大老板,把当初跟他在一起的千金小姐当公主在宠。

    而作为他们的宝贝女儿,苏千娆的待遇则是小公主。

    这小公主被别的男人惦记上了,苏父肯定看傅杭禹哪儿哪儿不顺眼,别看这俩嘴上说的好听,什么纯洁的同学关系,那小子看他女儿的眼神就不对。

    最痛心的是,原本跟他站在一个阵线的老婆,瞬间就倒戈了。

    苏父:好气啊。

    一顿饭,吃的苏父心塞,其他人都其乐融融。苏母虽有心再打探一点东西,但奈何现在时机不成熟,看这小伙子长的还不错,觉得自己女儿的眼光还不错。

    中午一顿饭也没能吃多久,下午还有一堂考试,考完了就解放了。

    告别了爸妈,苏千娆羞得都想捂脸了,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爸妈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啊,不过也还好,不像别的父母,遇到这种事,肯定要大闹一场的。

    想起她妈临走前悄悄叮嘱她的话,就觉得一阵脸红。

    傅杭禹今天碰到苏千娆的父母,确实是惊讶的,从小到大,他在同学父母眼里就是瘟神,生怕自己的孩子跟他惹上关系。

    原以为苏千娆的父母也会像那些人一样,警告他离他们的女儿远一些,但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低头看苏千娆一脸纠结的模样,伸手揉了揉她的额间发:“苏同学,考虑一下过会考试完,跟我探讨一下纯洁的同学关系吧。”

    什么意思?

    但傅杭禹却不愿意跟她褖褢顭埾囅呇懶?.c螛屑
解释清楚,双手插在裤兜里,大笑着走进了自己的考室。

    下午的考试是英语,做起来要更快一些,不会的直接三长一短选最短就行了,苏千娆的底子还是不错的,毕竟他们家里还经常出国玩儿,这门课于她而言,很简单了。

    写完之后,苏千娆没有急着出去,而是在思考傅杭禹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想要跟她算账?毕竟给他带来麻烦了,跟傅杭禹身后这么久,大约是了解了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绝对算不上一个好脾气的人,对于麻烦他的事儿,肯定会用死亡眼神盯着你。

    哪怕是他根本不动手,只用眼神,就没谁敢麻烦他。

    今天她爸还跟他问了那么些话,那可是他的逆鳞啊,别看他笑嘻嘻的回答了那些问题,实际上心中肯定是在怎么计划该怎么收拾她。

    可别啊……

    一想到大佬会想出什么阴损的招儿来对付她,她就觉得欲哭无泪,当年跟着大佬的时候,人前威严,人后阴的跟什么似的。

    虽然现在的傅杭禹离原本的大佬有很大的差别,但是那腹黑的程度一样一样的。

    直到交卷的铃声响起,她都没想好怎么和傅杭禹讨论纯洁的同学关系该怎么解决。

    算了,溜了吧!等过段时间,大佬把这个事情给忘了,她再出现,不就好了?

    这一想法一出来,苏千娆立马交了卷子就跑,只不过还没跑出教室门,就被大佬给抓了个正着。

    领口被提溜着,别提多顺手了。走了好几步,苏千娆才想起自己的面子还是要要的。

    “别别别,傅大佬,我的形象啊……”

    好在大佬的良心未泯,把她给放下来,苏千娆赶紧亡羊补牢:“大佬你怎么下来找我了?我准备飞奔去找你来着。”

    傅杭禹并不信她的鬼话,方向都跑错了,一看就是想要逃跑。

    苏千娆说完也发现自己这个理由有点站不住脚,只好可怜巴巴的求饶:“大佬,咱们要去哪儿啊?”

    傅杭禹低头,与她平视,眼里都是促狭的笑意:“当然是要去做点纯洁的同学该做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