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都市小说 > 似桃花撩人 > Chapter70

Chapter70

推荐阅读:
    领证的第二天, 童佳纾就收拾行李箱准备回家。

    纪子航下班回家看到卧室门前堵着的两个大行李箱,童佳纾还蹲在衣柜前整理, 他脱了外套, 走到童佳纾身边问,“你干嘛?”

    “回家啊, 昨晚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明天要回家。”

    这事纪子航很清楚的记得, 他已经拒绝她了。

    他拽住她的马尾辫, 让她起来, “你说清楚,咱们才新婚, 你就要抛弃你老公了。”

    童佳纾感觉头皮有点疼,顺着他的力道起身,拿起床上的枕头扔他。

    “跟你说多少遍了,别拽我头发,你烦死了。”

    这小脾气,越来越大了。

    纪子航接住枕头, 坐在床沿, 童佳纾扭过头去, 把自己的护肤品都打包了。

    “我也想等你一起回去呀,但你们公司放假太晚了,要到除夕才能放假,过了年, 六号就要上班了,一共只放七天假, 去掉两天路上的时间,只有五天了,好容易过个年,才玩五天,哪够啊。”

    纪子航半眯着眼,语气充满不快,“所以你这意思是,过完年你也要留在家里,让我一个人过来上班。”

    纪子航看透了她的小心思,童佳纾心虚的讪笑两声,“那什么,不是我不想陪你过来,实在是你的假期太短了。”

    她自觉的爬到床上,跪坐在纪子航的身后,给他捏肩,“你看啊,你每天上班之后,都是我一个人待在家里,一整天,大家都要上班,除了琪琪,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而且琪琪也要忙着她的咖啡店,学琴,我这鲜艳的花朵,现在都快蔫了,你忍心吗?”

    纪子航:“忍心。”

    童佳纾瞪大眼睛,忍心,他居然说忍心。

    她使劲的在他肩膀上拍,“领证之前你是怎么说的,要以我为主呢。”

    纪子航按住她的手,扭过头。

    童佳纾扬起下巴,故意不看他。

    纪子航温声说:“咱俩在这边,确实朋友不多,每次放假回家,路上都要折腾两天。”

    童佳纾见自己的话他听进去了,点头,“是呀,所以好容易回去一次,要多待一段时间。”

    纪子航继续说:“如果我们俩回去,就不用这样辛苦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回去?

    童佳纾傻眼了,回哪?要回A市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你这边的工作呢?”

    纪子航:“我原本就是要接总部公司,到这边是因为想靠近你。”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停,你等会,我捋一捋。”

    童佳纾完全没想到,纪子航居然要带自己回A市,这是反将自己一军啊。

    “你是不是早就有这个打算了,故意不说,等着我提。”

    纪子航没说话,默认了。

    童佳纾抿了抿唇角,怪不得他这阵子那么忙,估计是忙着公司交接的事。

    这狡诈的男人。

    “某人,领证前说为了我,甘愿到人生地不熟,离家千里的地方待一辈子,这才领证第二天,就跟我说,要回去,是不是觉得领证了,就套牢我了,就不用那么委曲求全,可以为所欲为了?”

    纪子航笑着搂住她,亲她脸,“哪能一辈子在外面,早晚要回家的。”

    家里父母殷殷期盼,过去的事情也早就过去了,上次童童自己都能够跑回去玩,说明心里已经不抗拒那个地方了,现在她工作也辞了,他们没必要再待在这里。

    谁不想一大家子一起,热热闹闹的。

    童佳纾哼了一声,佯怒道:“果然,结了婚的女人,就是明日黄花,不新鲜了。”

    纪子航握她的手,在她的戒指上亲了一口,抬起头,深情的望着她,“我来,就是为了带你回家。”

    童佳纾不妨他突然这么郑重,感觉自己眼泪都要出来了,不行,不能哭,以后生了孩子,成老夫老妻了,纪子航肯定会拿这种事笑话自己。

    她皱着鼻子,抿住唇角,眼睛向上看。

    纪子航微怔,“你这是什么表情?”

    童佳纾不停的在眼侧挥着手,“都怪你呀,好端端的又说这种话来感动我,我要忍住,不能哭。”

    她一边说,一边仰着头在床上转圈圈,纪子航哭笑不得,情话都说不出口了。

    ……

    童佳纾还是等纪子航到除夕才一起回去,年后不打算过来,纪子航手头上的工作要交接给新任的分公司经。

    两人回到家,并且表示以后都留在A市的时候,最开心的莫过于纪妈妈了,她破天荒的夸奖了儿子一番,要亲自下厨做几样纪子航爱吃的菜表扬他。

    纪子航吸了吸鼻子,他妈要下厨了,他跟童童领证的事都不敢说了,他怕他妈更开心,要做更多菜表扬他。

    而且刚刚他妈要做饭的时候,童童也屁颠屁颠的要帮忙。

    这婆媳俩,还不知道做出怎么的黑暗料理呢。

    纪妈妈穿着童佳纾给她买的皮草,挎着小包,打扮时髦,和同样时髦,妆容精致,踩着高跟鞋的童佳纾出门买菜去了。

    她俩还不让纪爸爸和纪子航跟着,说是出去买菜,却打扮的像出席晚会,怎么看怎么不靠谱。

    纪爸爸叫纪子航过去下棋,说:“今天咱们也算是有口福,能尝尝你妈和佳纾的手艺,哎,佳纾做菜怎么样?”

    看样子是把希望寄托在童佳纾身上了。

    纪子航忍不住嘚瑟,“比你媳妇强点。”

    他今天回来还没跟家里说两人领证了,不过他那眼角止不住的笑意,还是被他爸看出来端倪。

    “怎么着这是有喜事发生啊。”

    纪爸爸何其精明,纪子航含蓄的嗯了一声,“领证了。”

    纪爸爸走了一步棋,点头,“不错,还不算拉低我们家平均结婚年龄。”他本来以为以儿子的速度,得到三十多岁才能领证。

    纪子航被爸爸妈妈打击多年,难得一天之内收到这么多夸奖,他妈夸他还算正常,他爸夸他,显然就不正常了。

    他淡淡的说:“爸,您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纪爸爸在他肩膀拍了一下,用一种吾家有子初长成的口气说:“子航,你是爸爸的骄傲。”

    纪子航:“……”

    纪爸爸:“领了证,就成家了,有自己的小家庭,做事情都要有自己的计划。”

    纪子航:“爸,您有话直说。”

    纪爸爸:“之前在公司附近给你买的婚房,你打算什么时候和佳纾搬过去。”

    纪子航目的简单直白,他不想让儿子儿媳在家里做电灯泡,他想过二人世界。

    纪子航忍不住奚落他爸,“你这都一把年纪了,还嫌弃我,我才要嫌弃你呢,爸你放心,我和童童新婚燕尔,自然也不想有人打扰我们蜜里调油的日子。”

    父子俩达成一致。

    晚饭后,纪子航和童佳纾主动刷锅,纪子航把要搬出去的打算说了。

    纪妈妈听到儿子儿媳要搬出去单独住的消息,忍不住嘟囔,“搬出去做什么,一大家子多热闹。”

    纪爸爸哼了一声,“人家小夫妻,肯定看咱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碍眼,要搬出去,随他们去。”

    纪爸爸一脸不屑。

    搬出去单独住,原本也是纪子航和童佳纾商量好的。

    童佳纾以为纪爸爸生气了,拉住纪子航的胳膊,使了使眼色,小声说:“爸生气了。”

    什么叫倒打一耙,说的就是他爸这样的。

    纪爸爸目光落到纪子航身上,眼神不言而喻,不要拆穿他,要是让纪妈妈知道是他先撵纪子航的,肯定要跟他闹。

    纪子航把她手里的碗抢过去刷,俯身凑到她耳边,小声说:“别管他,他装的,我们搬出去他高兴还来不及,他是怕表现出高兴的表情,我妈会骂他。”

    童佳纾没想到纪爸爸还是这么戏精的一个人。

    晚上一家人去盛家串门,这边别墅区住户不多,禁放烟花爆竹,除夕夜外面比以前冷清许多,盛家客厅里却很热闹,女人打麻将,男人下棋聊经济,童佳纾乖巧的坐在纪妈妈身后看牌,等着她赢钱给自己买糖吃。

    盛家二楼弄了个家庭KTV,纪子航和时锐盛嘉木都去唱歌了,十一点的时候,童佳纾就开始犯困。

    纪妈妈又赢了一场,扭头招呼儿媳妇收钱的时候,就看见儿媳妇趴在那里,侧脸压着那堆毛爷爷。

    她整颗慈母心都化了,喊纪子航下来带童佳纾回家睡觉。

    整个客厅飘荡着楼上的音乐、麻将、和几位长辈争执的声音,这种环境下都能睡着,纪子航怎么都觉得他老婆太可爱了。

    他让他妈帮忙扶着童佳纾,轻手轻脚的把她背到背上。

    纪妈妈低声叮嘱,“回去记得给佳纾洗脸,刚趴在钱上睡得,不干净。”

    纪子航嗯了一声,背着她从盛家的屋里出来,对面的公园挂了一排红灯笼,树枝上彩灯闪烁,喜气洋洋,童佳纾环紧纪子航的脖子,纪子航轻笑着说:“小猪,醒了啊。”

    刚一出门,冷风吹到她脸上,她就被冻醒了,迷迷糊糊的听到他的话,趴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你才是猪呢。”

    她把脸埋在他的后背,风吹着,困意消散了不少,想到他是当着长辈们的面把自己背出来的,有点不好意思。

    “纪子航,你就这么把我背出来是不是不太好?”

    “哪里不好?”

    “他们会不会觉得你家庭地位不高啊?”

    关于这个问题,童佳纾和夏念讨论过,在家里,怎么作威作福都没关系,但是在外面,还是要给老公面子的。

    纪子航说:“没关系,我以此为荣。”

    他说的很大方,童佳纾抬起头,下巴搭在他肩膀上,盯着他稳健的步伐。

    纪子航问,“怎么不说话了?”

    童佳纾双手捂住他的耳朵,小声说:“纪子航,我爱你。”

    她声音很轻,以为纪子航听不见,鹅卵石小道上只有他们俩,空气中传来孩子的嬉闹声,纪子航双手拖着她的大腿往背上抬了抬,郑重的说:“纪子航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