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都市小说 > 似桃花撩人 > Chapter69

Chapter69

推荐阅读:
    童佳纾结束和苏琪的视频, 给胡志成发了条消息。

    胡志成直接给她来了电话。

    “喂,佳纾。”

    童佳纾笑着问, “这么快就给电话, 今天下午没事吗?”

    胡志成说:“下午没事,刚从山上下来。”

    童佳纾:“山上?”

    “对呀, 爬山锻炼身体。”

    童佳纾:“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胡志成笑笑, “你说呢?”他怎么会是两个人。

    两个人对着电话沉默片刻, 童佳纾说:“有个事想和你说一下。”

    胡志成听她吞吞吐吐的, 已经猜到她要说什么了,故作轻松的说:“怎么, 被老纪欺负了,让哥给你出气?”

    童佳纾微怔,抿了抿唇角,眼角一酸。

    她用手捂住鼻子,抑制想哭的冲动,闷闷的说:“没有, 他没欺负我, 他对我很好。”

    胡志成恶狠狠的说:“他能拥有你这样的女朋友, 那是他修了八辈子福,他要是敢不对你好,你就跟我说,我肯定剥了他的皮。”

    童佳纾想到他那好像风一吹就能飘走的瘦弱身躯, 说:“好啊,那你可要多吃点, 身体壮实了,才能把纪子航揍趴下。”

    胡志成郑重的说:“无论我的臂膀是强壮还是瘦弱,都是你最强大的后盾,你一定要幸福,一定不能忍气吞声。”

    童佳纾喉咙酸涩,点头,“我知道,你也要幸福,遇到合适的姑娘,一定不要犯傻。”

    “你放心,如果我再遇到喜欢的姑娘,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她,我喜欢她,要一辈子守护她,只是不知道,我还能不能遇到。”

    “哎呀,你不要说这种丧气话,一定会的,会有的,你那么好。”

    “借你吉言。”

    两人又沉默了,一分钟后,童佳纾说:“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挂了啊。”

    胡志成张了张嘴,他有千言万语,最终只能短短数句,结束这次通话。

    他想告诉佳纾,他真的很喜欢她,可他连鼓起和纪子航竞争的勇气都没有,因为他知道,佳纾想要的,在等的,一直都是纪子航。

    这样就挺好的。

    能够陪她走过那段最艰难的日子,亲眼看着她从童稚天真,到花信年华,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是他此生,最伟大的成就。

    童佳纾辞职后除了偶尔和苏琪出去约,基本都待在家里,纪子航工作忙,经常出去出差,童佳纾跟他出去过一次,就再也不想去了,因为到了国外,纪子航出去工作,她还是一个人待在酒店。

    临近过年那几天,纪妈妈打电话过来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去,还怂恿童佳纾,如果纪子航工作忙,就把他一个人丢在B市,她先回去。

    童佳纾欣然同意。

    站在一旁的纪子航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要先回去。”

    童佳纾:“不然呢,我天天在这里也无聊啊,回去能和念念她们一起逛逛街,喝喝下午茶。”

    纪子航:“那我呢?你不要你老公了。”

    童佳纾呸了他一声,提起这个她就来气,她昨晚还和苏琪讨论了,纪子航这是不是把她吃干抹净不想负责了,她都等很久了,他像没事人一样,到现在都不求婚。

    苏琪给她出主意,让她扑上去,逼婚。

    逼婚这种事,童佳纾当然做不出来。

    纪子航看她那小白眼都翻上天了,笑着捏她脸,“这是怎么了。”

    童佳纾:“你不要再自称老公了,我们可没结婚。”

    纪子航突然从背后搂住她,一手捂住他的眼,另外一手往她的手上戴了一个凉凉的东西。

    她拨掉他的手,她的手指上,多了一个戒指。

    这是,他设计的戒指?

    他从到她面前,握住她的手,单膝跪地,在戒指上亲了一口,“童童,嫁给我吧。”

    童佳纾脑子里晕乎乎的没反应过啦,他这是,求婚啦?

    他不是计划了很久吗?

    她还以为他是要给自己一个很大的惊喜,没想到就这么突然求婚了,跟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啊。

    纪子航看她呆呆的站在那里没反应,催促道:“童童?”

    “啊。”

    纪子航刚洗了澡,身上还穿着睡衣,就这么突然跪下求婚,童佳纾说:“这就是你之前说的,给我的惊喜吗?”

    纪子航面色有点尴尬。

    这个求婚确实很仓促。

    本来他设计了好几个方案,但都不满意,向来果断的他,在求婚上特别纠结,他设计戒指耽误时间太久了,导致现在都要过年了,今天上午时锐突然跟他说,过年民政局要放假,他要领证得赶在人家放假前,不然要等到年后了。

    他厚着脸皮说:“这样不惊喜吗?你都知道我要求婚,都有所准备了,所以我要在一个你想不到的时候求婚。”

    确实没想到他会在刚洗完澡,穿着睡衣就求婚了。

    童佳纾盯着手上的戒指,钻石是黄色的,切割成心形,两侧镶嵌白钻,折射了中间钻石的光。

    “太阳?”

    童佳纾问纪子航。

    纪子航点头。

    选择这种颜色的钻石,最初的想法就是因为童童说他是她的太阳。

    童佳纾唇角抑制不住的开心,本来对戒指的美貌程度不抱太大希望的,毕竟是纪子航亲手设计的,她就已经很满足了,没想到意外的好看。

    她光顾着欣赏戒指了,都忘了纪子航还跪着。

    纪子航默默的等她打量那个戒指。

    “好看吗?”

    纪子航:“嗯,手非常好看。”

    童佳纾笑着说:“我说的是戒指。”

    纪子航:“虽然是我设计的,但我看到的时候,都觉得配不上你的手,不过你戴上之后,这个戒指,就变得鲜艳生动了。”

    童佳纾摸着戒指,“油嘴滑舌。”

    纪子航:“都这么油嘴滑舌了,我过关了吗?”

    童佳纾往后面沙发上一坐,“我这辈子可就只能收到你一次求婚,你再跪一会吧。”

    纪子航:“”

    他以为童童是惊喜的忘了叫他起来,没想到是故意的。

    这坏丫头。

    他老实的跪着,维持着刚刚的姿势,一动不动。

    童佳纾看他突然之间像雕塑一样,使坏道:“要跪一个小时哦。”

    纪子航依然一动不动。

    童佳纾拿着手机对着手指上的戒指拍了几张,感觉屋里安静的过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纪子航。”童佳纾喊了一声。

    “在。”

    纪子航保持跪姿,只是动了嘴巴,态度特别认真。

    童佳纾说:“我总感觉这是个陷阱呢,你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时候求婚?”

    纪子航老实道:“我的计划就是明天就领证,我迫不及待,要把你变成我的新娘。”

    童佳纾想到自己等了他这么多天求婚,一点都不相信他说的迫不及待,故意为难他。

    “怎么之前不着急?”

    “回童老大的话,之前也着急,但这次不一样,如果不尽快领证,就要度过一个节假日,就是新一年了。”

    童佳纾大概懂他这突如其来的求婚是怎么回事了。

    虽然很想吐槽他,但看在他真诚的份上,童佳纾没忍心让他真的跪满一个小时。

    她向纪子航伸出手,说:“好吧。”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纪子航抬起头看她,都没反应过来要牵她的手,样子有点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童佳纾挑眉,“怎么,你不想娶我了?”

    纪子航咧开嘴,笑的更傻了。

    “还没跪满一个小时呢。”

    童佳纾说了要跪一个小时的。

    “没到一个小时吗?我看着时间到一个小时了啊。”

    纪子航站起身,抱住她。

    “是二十三分钟,我心里数着呢,老婆,你果然是心疼我的。”

    童佳纾死鸭子嘴硬,“谁心疼你了,我说一个小时了,就一个小时了。”

    她瞄了眼手机,还真是二十三分钟,纪子航这数秒的功力也太强了吧。

    纪子航求婚成功,当天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半夜起床去浴室。

    童佳纾也睡不着,听着浴室里隐约传来的水流声,决定装睡到底。

    凌晨五点的时候,纪子航终于受不了了,他轻手轻脚的起床,到小区楼下跑步。

    他一起床,童佳纾也醒了,打开灯,照了照镜子,一晚上没休息好,精神都不好了。

    两人一起去民政局的路上,童佳纾紧张的搓手。

    纪子航腰板挺直,开车。

    童佳纾没话找话,瞎扯一通,“今天天气很好啊。”

    “嗯,适合领证。”

    童佳纾:“路边的花好像都挺鲜艳的。”

    “嗯,是个适合领证的好日子。”

    童佳纾:“”

    他们到民政局的时候,还没到正是上班的时间,前面已经有几对情侣在排队了,看起来都挺兴奋的。

    纪子航握住童佳纾的手,凑到她耳边说:“别紧张。”

    童佳纾问:“你紧张吗?”

    纪子航不说话了。

    童佳纾突然发现,纪子航耳尖红了。

    两人从民政局出来,已经从未婚变成了已婚,彼此成了对方人生的另一半,童佳纾站在阶梯上,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觉得这一切跟做梦一样不真实。

    纪子航握住她的手,拇指在她的掌心写字。

    童佳纾仔细感受,那是两个字,老婆。

    童佳纾翘着眼角问,“老婆,我猜对了吗?”

    这两个字她是猜对了,但是不是纪子航要的效果。

    他又重新写了两个字让童佳纾猜。

    这回她的脸上有点红,纪子航晃着她的手臂催她。

    童佳纾小声说:“老公。”

    他写的那两个字,是老公。

    纪子航咧开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童佳纾拔高音量又喊了一声,“老公。”

    纪子航走下一个台阶,在她面前弯身。

    童佳纾拿着小本本,双手搂住他的脖子,跳到他背上。

    前几天童佳纾在家里呆着发霉的时候,看了一部古装剧,剧里面有一个昏君为了哄宠妃开心,就是趴在地上给宠妃当马骑的。

    童佳纾闲来无事故意问纪子航可不可以给自己当马骑。

    纪子航很认真的说,叫老公就可以。

    在此之前,这两个字童佳纾羞于启齿,无论他怎么哄她都不叫。

    童佳纾当然没叫,纪子航就小心眼的,连他的背都不肯给她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