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都市小说 > 似桃花撩人 > Chapter68

Chapter68

推荐阅读:
    小别胜新婚, 童佳纾累惨了,早上感觉到床上有动静, 她也睁不开眼。

    纪子航做好早餐, 回卧室叫她的起床的时候,她整个人裹在被子里, 脸色红润, 一点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昨晚闹的有点晚, 纪子航心里是想让她多睡会的, 看了眼时间,已经八点了。

    她再不起, 上班都要迟到了。

    他要是不叫她,她等会醒了肯定要埋怨他昨晚乱来,害她早上起不来,间接影响到他以后工作日晚上的福利。

    想到这里,纪子航不再犹豫,俯身在她脸上亲。

    童佳纾恍惚间感觉到纪子航在闹她, 哼哼唧唧的转过身去不给他亲。

    纪子航单腿跪在床上, 含住她的耳尖。

    “别闹了, 我再睡会,困。”

    “要起床吃早饭了,吃完早饭送你去上班。”@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上班。

    听到这两个字,童佳纾条件反射的坐起来, 额头一下撞到纪子航的额头上。

    “啊”

    她蹙着眉,捂住额头。

    纪子航被她撞了, 也顾不上自己,替她揉额头,“不着急,还有时间。”

    他动手脱她的睡衣,童佳纾按住他的手,严肃道:“你干嘛?”

    纪子航看她警惕的样,哭笑不得,“给你换衣服呀,你难道要穿睡衣上班。”

    童佳纾抱着被子,脑袋逐渐清醒,想起来她昨天已经辞职了,今天不用去上班了,顿感轻松。

    这种感觉太爽了。

    她又倒了回去。

    纪子航在她额头上亲亲,“要我抱你去洗漱吗?”难得看到她工作日赖床。

    童佳纾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说:“不上班。”

    纪子航以为她说胡话呢,笑了笑,说:“那你跟你老板请假。”

    童佳纾:“我昨天辞职了,所以今天不用上班,也不用跟老板请假。”

    她摆了摆手,很是得意,“你去上班吧,我要继续睡觉啦。”

    纪子航微怔,“你辞职了?”

    童佳纾嗯了一声,推他,“你快去上班吧,我困死了。”

    纪子航过来捞她,好奇道:“你怎么突然辞职了,是为了我吗?”

    童佳纾之前一副很热爱工作的样子,这突然间辞职,纪子航不免有些自作多情。

    童佳纾困死了,不耐烦道:“哎,你烦死了,谁是为了你啊,汤宁离职了,以前隔壁组的主管接替她的位置做了我的顶头上司,我才不留在那里受气呢,你快别吵我了,赶紧去上班吧,真的困。”

    纪子航看她说话都不睁眼睛,知道她是真辞职了,清醒以后不会因为没工作的事跟自己闹,就放心了。

    “那我去上班,厨房里有饭,你醒了以后记得吃。”

    “嗯,你开车注意安全。”

    纪子航去上班了,童佳纾一个人在家里安安静静的睡到了十点半才起床,打开手机,就看到纪子航九点半的时候给自己发的消息,提醒自己要吃早饭。

    她没回他,穿上拖鞋把窗帘拉开,今天天气不好,淅淅沥沥的下着下雨,童佳纾到浴室洗漱,站在镜子前盯了一会自己,眼角下有一层不太明显的黑眼圈,这让童佳纾感受到了初老危机,站在那里很认真的花了十分钟的时间往脸上拍拍抹抹,涂眼霜。

    这对平时要上班的她,是件很奢侈的事。

    厨房里纪子航煮的八宝粥还插着电,煎了鸡蛋,买了烧麦回来自己蒸。

    都还是热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童佳纾吃了这顿早不早午不午的饭,在客厅里转了两圈,把平时上班没时间看的电视剧找出来,抱着电脑在沙发上看,突然发现没了兴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无聊的坐在沙发上,接到了苏琪的视频。

    “是我误会周研东了。”

    苏琪坐在床上,除了眼睛有点肿,精神还不错,应该是哭过了。

    童佳纾就知道十有八九是误会,也懒得问她那个女人是谁,倒是苏琪自己解释了。

    “那天和他吃饭的美女是他朋友的老婆,人家夫妻俩一起约他吃饭,中间他朋友去了趟洗手间,就他俩在那里聊天,刚好被我看见了,那时候周研东还送了她一根项链,我一想他那会跟我相亲的时候是送了我手镯,我这不就”

    “就打翻了醋坛子。”童佳纾笑着调侃她,“哎呦我记得是谁说的来着,那些为了男人,就失去理智的女人,都是脑残,我是不会恋爱的,就算恋爱,那也只有男人为我发疯发狂的份,我苏琪,才不会做出那种吃醋的幼稚行为。”

    这些,是上大学那会,宿舍楼底下有一对情侣闹分手,女生哭着喊着让男生不要离开自己时,苏琪跟童佳纾说的。

    苏琪难得的脸上一红,狡辩道:“那什么,flag既然立了,肯定是要留着日后打脸的,不过你这记忆也太好了吧,这么随便的一句话你都记得住。”

    童佳纾:“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不过事情弄清楚了就好,以后可别这么冲动了,两个人谈恋爱,哪能说不联系对方就不联系,让人家干着急。”

    苏琪一脸受教。

    “你今天在家干嘛呢?”

    “睡觉啊,一觉睡到十点半,起来吃饭,现在无所事事,坐在这里等着发霉呢。”

    苏琪:“今天下雨了,不能出去玩,不过你现在也辞职了,没什么事做,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开咖啡店呀。”

    “没兴趣,我没那文艺性,也没耐心,而且我早晚还是要去工作的。”

    “好吧,那在你找到工作前,咱俩还是可以经常出去玩的。”

    “是呀,不过要工作日后,周末我要陪纪子航的。”

    苏琪没好气的说:“知道了,见色忘友,哎,对了,我问你,你最近见过胡志成吗?”

    成成。

    “没有啊。”

    苏琪不提,她压根都没想起来,她确实好一段时间没见过胡志成了。

    苏琪神色很微妙,童佳纾问她怎么了,苏琪欲言又止。

    童佳纾半眯着眼睛,“你有事瞒着我?”

    苏琪否认,“没有。”

    “坦白从宽。”

    苏琪挠了挠头,“哎呀,其实也没什么,看你和纪总现在这么恩爱,其他事情,就不用管了吧。”

    什么叫其他事情就不用管了,胡志成可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

    她紧张道:“是不是胡志成出什么事了?”

    苏琪:“呸呸呸,你这乌鸦嘴,别乱说话,他能有什么事啊,就是他一直往这里送了泡脚包,还有养生壶一类的,看样子,是不知道你已经搬走了,前几次,我也没忍心告诉他,你搬去和纪子航同居了,元旦前,他好像在外面比赛,寄了好多外面的特产过来,我实在不忍心了,就告诉他,你已经搬走了,不和我一起合租了。”

    童佳纾听她说没什么事,就放心了。

    苏琪看了眼童佳纾脸色,小心翼翼道:“我当时和胡志成说完你搬走了,他整个人脸色都变了,你最近又没和他联系,所以我想,他应该是猜到你和纪子航在一起了吧。”

    毕竟以胡志成对童佳纾的关心程度,知道童佳纾搬走了,肯定会问搬去哪了,他要替童佳纾收拾屋子,给她送养生工具,但他一句话都没多问,所以苏琪虽未明说童佳纾搬去和纪子航一起住了,但胡志成应该是猜到了。

    苏琪以前虽然经常吐槽胡志成婆婆妈妈的,但心里还是挺心疼他的。

    这样一个爱到卑微的男人,她真心实意的觉得可怜。

    但有时候爱情这种东西,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

    童佳纾说:“是我疏忽了,我跟纪子航在一起的事,应该和他说的,结果我望了。”

    苏琪:“”

    她瞪大眼睛,真心觉得童佳纾是个狠人。

    “不是吧纾儿,你难道不知道,胡志成他——”他喜欢你啊,就这么装不知道也就算了,还要亲口告诉人家,那不是二次伤害吗?

    童佳纾叹了口气,“不管他心里怎么想的,我喜欢的是纪子航,而且现在已经和纪子航在一起了,就必须和他保持距离,让他对我彻底死心。”

    而且这是她和胡志成的约定。

    她不是那种喜欢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女人,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胡志成对自己的好,所以在意识到胡志成对自己心思的时候,就向他表示过,自己不喜欢他,他不需要对自己那么好。

    但胡志成当时很淡定的说,他对她也只是对妹妹的情感。

    她这五年斩断了无数追求者跟自己的联系,唯独胡志成,无论她说什么,他要亲眼看到她和另外一个男人的婚礼,不然他不愿意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