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都市小说 > 似桃花撩人 > Chapter55

Chapter55

推荐阅读:
    遮光的窗帘荡漾着卷起, 阳光丝柔的映到桌前,窗台前黄色的高椅上绿萝像瀑布一样垂下来。

    童佳纾喝完了一整杯咖啡, 舌尖微微苦涩, 嗅觉却掩埋在香浓里,头脑清醒, 细细一想, ‘方西华’学长也是在这样一个安静的午后, 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那时候她突然收到一条消息。

    “小同学, 你好,你的邮件我已经收到, 下面对你的想法提出反馈意见。”

    之后便是长篇大论,措辞严谨里隐隐透漏出老干部风,童佳纾看的晕晕沉沉,当时她就在想,我若是客户,遇到这样上政治思想课的公关, 估计都想放弃产品宣传了。

    她想, 大概这位学长走的是传统公关路线, 而自己要走的,是社交媒体公关,道不同,不相为谋, 她礼貌的跟这位学长说了谢谢以后,就继续寻觅下一家。

    本以为会像之前无数封邮件一样没了下文, 没想到隔天又收到这位学长又给她发了消息。

    “童佳纾同学,上次我在稿件里提的几点意见你理解了吗?”

    童佳纾那时候在公关公司中间,数次受挫,想着这位如果不是骗子,那么人家好歹也是一个公司的总经理,实践和经验都是要比自己丰富的,何况她隐约对学长的演讲有些印象,那也是位才华横溢的人,最起码演讲能力,是要比书面表达能力强的。

    成功者总有经验,她到现在都入不了门,或许就是因为她的想法,是与市场相违背的。

    于是她试探的,给这位学长回了信。

    与‘方西华’学长接触将近三年的时间了,童佳纾一直觉得对方只是乐于提携同校学妹,后来几次聊着聊着,不自觉的就把对方想象成纪子航,语气也渐渐不客气起来,到了结束时,恍然想起对方只是自己的学长。

    那时候只是想着,人这一生,会遇到无数的人,有些人,终归是要散的,把学长想象成纪子航,只是与对方从未见过面,所以才能理直气壮的寻找一个心灵寄托。

    她竟然从未想过,方西华就是纪子航。

    难怪那样一个成功人士,书面表达能力那样弱,刚开始聊起公关专业知识,回复消息也很慢,估计是他自己也不懂,要查阅资料,询问专业人士才能回她,到后来,对她的各种问题回答信手拈来,言语也渐渐自信,有时还会批评她不够认真。

    童佳纾想起那时她被客户挑剔的崩溃,面对一堆文稿,头脑昏沉的连格式都无措的不知怎么调时,‘方西华’学长说,没关系,我陪你一起进步。

    她眼眶湿润,这么多年,她一直以为自己只是一个人的。

    原来在她最无忧无虑的年纪,她的感觉,不是自以为是。

    纪子航回到家时,夜已经深了,客厅的大灯没开,只有玄关开了一盏小灯,他为童童的贴心感到欣慰,这样的感觉很温馨,无论在外面多忙,多辛苦,家里总有个人,在等着自己,惦记着自己。

    换了鞋子往里走时发现童佳纾还没睡,她胳膊抱着腿蜷缩在沙发上,穿着淡蓝色的棉质睡衣,长发披散在腰间,皮肤奶白,长睫低垂,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弱小又缺乏安全感。

    这和她平日里展现在人前的形象很不一样,仿佛一块易碎的艺术品。@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纪子航今天喝了点酒,身上还沾着酒气,顺手把客厅的大灯打开,走过去问,“怎么在这里坐着,还没去睡觉。”

    童佳纾抬起头,眼眸清澈,声音温婉,“我在等你呀。”

    童佳纾说完这句话,纪子航眼眸明显热烈了起来,他拽了拽脖子上的领带,童佳纾主动站起来,白嫩的脚丫子踩在沙发上,连袜子都没穿,替他解领带。

    纪子航受宠若惊,胳膊刚好环着她的腰,软玉温香在怀,身上难免的起了反应。

    不过她今天不太对劲。

    “怎么不去卧室等,客厅那么冷,也不开空调。”

    童佳纾把他领带丢在一旁,趴在他脖子上,牙齿对着他颈间的肉咬了一口,纪子航嘶了口气,在她脑袋上轻拍了下,哼笑着说:“小狗啊你,喜欢咬人。”

    “我不想在卧室等,你不回来,我一个人睡不着。”

    话落才想到他刚刚骂自己了,龇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跟你学的。”

    她站在沙发上比他高,他温热的手掌按在她的脑后,让她低头和自己接吻。

    童佳纾砸了砸嘴,“一身酒气,臭死了。”

    纪子航笑,“正要去洗呢,还不是你缠着我。”言语间,尽是得意。

    童佳纾脸上有点烫,双手撑在他的肩上,“我是要看看你喝了酒,有没有在外面做坏事,毕竟你长成这个样子,小姑娘都想往你身上扑,不对,是女的都想扑你。”

    纪子航一脸认真,捏了捏她的脸,“不给她们扑,只给你扑。”

    他手掌撑着她的腰,她双手吊在他的脖子上,从沙发上跳下去,双腿夹在他的腰间,八爪鱼一样黏在他的身上,纪子航抱紧了她,开玩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热情了,才一天不见,想我了?”

    “怎么,你不喜欢?”

    童佳纾捏他的耳朵,他耳朵尖和脖子染了一片红,他好像一喝酒耳朵和脖子就会红。

    他把她的腰往自己按了按,让她感受自己□□的反应,“喜不喜欢,你感受一下。”

    童佳纾颤了一下,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眼眸,突然有点害怕了,但她向来不是认怂的人,何况这是她最亲近的人。

    她撩了下头发,把睡衣一边拔下去,露出光洁的肩膀,里面居然穿的是一件黑色吊带。

    纪子航眸光一暗,皮肤裸/露在外面,她嘴唇凑到他耳边,吹了口气,轻声说:“纪子航,我冷。”

    纪子航手臂环紧,再忍他就不是男人。

    他抱着她往浴室去,把她抵在门上,按住她不老实的双手,“老实交代,今天怎么了。”

    童佳纾眨巴眨巴眼,一脸无辜。

    “捡着钱了?”

    他实在想不出对于童童来说,除了捡钱,还有什么事值得她兴奋的献身。

    童佳纾脸色一僵,“在你心里我是那么没素质的人吗?捡到钱是要上交给警察叔叔的好不好?”

    “那就是彩票中奖了。”

    童佳纾眼角抽了抽,不跟他废话,直接动手扒他的衣服,唇舌交缠到一起,她抵着她的胸膛,纪子航握住她的手,揶揄的问,“你是妖精吗?”

    童佳纾轻笑,声音妖娆,“是呀,纪哥哥,我是来报恩的。”

    她抬起头,眼神异常认真。

    纪子航没听出她话里的意思,以为她在跟自己开玩笑,他的手掌顺着她的腰线慢慢下移,嘴唇凑到她的耳边,问:“童童,我好不好?”

    童佳纾身体抖了一下,心尖仿佛被电流击中,全身酥麻,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又来了这一句。

    这男人,似乎很在意她的夸奖。

    童佳纾身材是高挑的,被他抱在怀里,异常娇小,她的头埋在他的胸前,声音软绵绵的,带着不易察觉的颤音,“好,你最好了。”

    纪子航早上醒的时候,童佳纾胳膊腿都还缠在他身上,他手掌在她头发上轻抚了一把,捏了捏额心,觉得昨晚的事有点迷,明明昨天是他喝了酒,怎么感觉童童比他喝的还多。

    昨天折腾的太晚,她太热情,他就有点收不住力道,两人才刚在一起没多久,这种事情很容易过火,何况他抱的又是他的宝贝。

    他看着她身上的痕迹,给自己找了一个完美的借口。

    不过总感觉昨晚忽略了什么,他仔细一想,坏事了,昨晚往戴/套了。

    他心虚的看着童佳纾,虽然昨晚是她主动勾引,但女人多半是不讲理,这祖宗醒了反应过来,还不知道要怎么闹呢。

    还是先做饭,等人醒了好好喂一顿就什么都忘了。

    他掀开被子刚要起身,她听到动静轻哼了一声,眉心轻蹙,抱紧他的腰。

    纪子航转身亲了她一口,“乖,我要去做饭了。”

    她声音有点哑,“不想吃了。”

    纪子航:“不行,你会饿的。”

    童佳纾:“我不会饿。”

    纪子航:“我会饿,你不饿的话,我就只做我一个人的饭了。”

    童佳纾纠结了,她想让他陪自己再睡一会,但又怕他会饿。

    她挣扎一番,松开手,“那你去做饭吧,要两个人的,两个人的。”她毫不客气。

    纪子航闷笑一声,“好,两个人的。”

    厨房里传来声音,童佳纾揉了揉眼睛,睡不着了。

    她爬起来洗漱完,到厨房里看纪子航做饭。

    像小尾巴一样,纪子航走哪她就跟哪。

    纪子航每次回头,都能看到她一脸花痴的看着自己,男人的自尊心得到了升腾。

    纪子航试探性的问,“昨天一个人在家做什么?”

    他有点担心是他昨天不在的时候她爸又来找她了,昨晚那样,显然是全身心的把自己交给他,说不上来的感觉,就像是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童佳纾说:“昨天和琪琪去了她的咖啡店,在那里坐了一天,她那边环境很好,咖啡也不错,适合约会,改天我们一起去。”

    真难得,还想着他呢,纪子航觉得自己的地位得到了质的飞跃。

    这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以前在家里,他爸妈出去玩,遇到好的地方,都是计划再去一遍,从来没说把儿子带上一起去。

    纪子航嗯了一声,说:“你要是喜欢,咱们也开一个咖啡店。”

    童佳纾站到旁边吃他刚切好的水果,“没有时间啊,还是算了吧,这么小文艺的店,咱俩弄咖啡店得赔本。”

    “赔本也不怕,就当是咱们俩约会的地方,不接待客人,只带朋友过去。”

    这种浪漫的少女心不都应该都是女孩子想的吗?

    童佳纾笑着说:“以后再说吧。”她没有一口否定,说不定以后她也想放松放松,像琪琪一样,没事的时候去店里转一转,大多时候都做自己感兴趣的事,也挺好的,没必要把自己逼那么紧。

    她看纪子航从冰箱里拿了两个鸡蛋出来,知道他是要煎鸡蛋,凑过去说:“我来弄吧。”

    纪子航想到之前她弄的,一口咬下去全是鸡蛋壳的鸡蛋,很委婉的说:“不用你,你在旁边看着就好。”

    童佳纾很不好意思了,“也不能总是你做饭啊。”

    纪子航扫了她一眼,淡淡的说:“你不添乱,已经是很好意思了。”

    “”

    童佳纾瞪圆了眼,什么意思,这是嫌弃她做饭不好吃。

    不让她弄,她偏要弄。

    她一挥手,“起开。”

    她一副要大显身手的样子,纪子航把地方让给她。

    她两手拿着鸡蛋相互一碰,把蛋液放到碗里,很成功,蛋壳没有掉进碗里面。

    纪子航很捧场的夸了她一句。

    她往锅里倒了点油,对纪子航说:“你往后面站一点。”

    纪子航往后退了一步。

    “再退一点。”

    纪子航又退了一点。

    她自己也往后面退了一点,拿了一个长勺子,把蛋液倒在了勺子里,然后隔好远,动作快速的把蛋液倒在锅里。

    噗的一声。

    蛋液冒泡,锅里面起了一层热气,油花溅了起来,童佳纾拍着纪子航的胳膊让他往后面站,伸手直接把火给关了。

    纪子航:“你关火干嘛?”

    童佳纾:“油溅起来了呀。”

    纪子航:“烧一会就好了。”

    童佳纾:“烧一会鸡蛋不就焦了吗?”

    纪子航:“你把火关了鸡蛋还怎么烧。”

    童佳纾:“我把鸡蛋压一压,翻个边,然后再开火,再关火,再翻个边,翻两次就可以了,鸡蛋很容易煎的。”

    纪子航被她打败了,原来她都是这么做饭的。

    “你出去吧。”

    纪子航剥夺了童佳纾的下厨权利,直接把她轰出厨房。

    童佳纾很是不平,趴在厨房门框上,“你可真是不是好人心呀,做饭而已,干嘛那么讲究,我跟你说,我那种方法做饭很安全,不会被油溅到,而且只要烧熟了,味道都是一样的。”

    纪子航开火,锅铲打圈搅拌,鸡蛋凝固后,干脆利索的装到了盘子里。

    童佳纾不服气,“我做饭很好吃的。”

    纪子航对她这句话抱有怀疑,因为之前在她家做饭的时候,他发现她家厨房里只有盐和一瓶黄豆酱。

    “你真的自己做过饭吗?”

    “当然了,我周末和琪琪在家,大部分都是自己做的,自己做的更健康。”

    “你厨房没调料怎么做饭?”

    童佳纾:“我不需要调料啊,菜只要放盐就好了,剩下的,一瓶黄豆酱,解决一切,用黄豆酱调味就好了,不信你问琪琪,我做饭可好吃了。”

    她说的信心满满。

    纪子航突然对苏琪的好感度增加了几分,童童到现在还保留着对自己做饭的迷之自信,全仰仗苏琪的心地善良。

    两个人一起吃早餐,打打闹闹,吃完都快十点了。

    纪子航要去书房工作,童佳纾抱着电脑,坐在书房的毯子上,吃零食,看视频。

    她瞄了纪子航一眼,突然想到了什么,摸出手机发消息。

    “亲爱的方西华学长,你在吗?”

    纪子航看到放在旁边的手机闪了一下,用手捂住,心虚的看了童佳纾一样。

    童佳纾已经改成了趴在地毯了,面前的电脑屏幕遮住她的脸,她垂着头,摆弄手机。

    纪子航把电脑的方向调了调,拿起手机一看。

    还亲爱的方西华学长,纪子航火冒三丈,本来每次和她聊天,看她发过来尊敬的方西华学长,他就已经很不悦了。

    虽然和她聊天的是自己,可那也不能乱喊。

    纪子航忍着吃味,回复:“?”

    方西华学长:“学妹,不要乱叫,不要过度沉迷老男人。”

    童佳纾:“方学长,我刚刚在看你的采访视频哦,我觉得你太有魅力了,我要爱上你了怎么办?”

    方西华学长:“爱上我你就死了。”

    童佳纾:“啊?为什么?是学妹不可爱吗?”

    死丫头,死丫头,居然在跟方西华卖萌。

    纪子航气死了,蹭的一下站起来,走到童佳纾跟前。

    童佳纾趴在那里,晃荡着脚丫子,翘着眼角,完全没有看他,一心一意等着她的方西华学长给她回消息。

    纪子航从书房里走出去,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童佳纾:“学长,怎么不回消息了啊。”

    方西华学长:“你不是跟我们纪总在一起了吗?”

    童佳纾:“是呀。”

    她说的理直气壮,毫无朝三暮四的羞耻之心。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方西华学长:“你都和纪总在一起了,还说这种话,简直是对我的不尊重,你觉得,我是那种当人男小三的卑鄙无耻之徒吗?”

    童佳纾:“学长,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对你,是那种仰慕之心,跟纪子航的不一样,我对纪子航的喜欢,是始于颜值,忠于颜值,但您不一样,您才华横溢,是我的良师益友,是我的指路明灯,您陪伴了我三年,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一直都是您支持我,安慰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总之,我觉得你是我的心灵寄托,即使我和纪子航在一起了,但我工作上的事,他也不懂,还是你更能理解我。”

    方西华学长:“所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童佳纾:“我听说,纪子航要向我求婚了,我不知道要不要答应他。”

    这不是废话吗?当然要答应。

    方西华学长:“你自己也说你喜欢他,为什么要犹豫?”

    童佳纾:“因为我觉得我对不起他,我不知道我这样的算不算精神出轨,因为我很爱他,但是我也忘不了这三年来,你的陪伴,可能今天跟你说完这些,你就要彻底消失在我的世界里了,但是我还是想要跟你说,方学长,即便你消失在我的生活里,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谢谢你的陪伴,我最尊敬的方学长。”

    纪子航盯着手机上童佳纾发过来的话,心情复杂,虽然心里知道童童在和自己假扮的方西华聊天时,是因为觉得和他像,才会有好感,但是这心里怎么那么不是滋味呢。

    这是不是意味着,如果有一个和自己性格很像的人,天天缠着童童,童童也会把那人当做自己的替代品喜欢上。

    这没有节操的女人。

    他知道他假扮方西华的事,不可能瞒着她一辈子,但他绝对没有想过现在就和她说。

    可看童童的意思,他这个假冒的方西华还不能消失了,她还要记一辈子。

    他这可真算是阴沟里翻了船了。

    童佳纾:“方学长,你还在吗?”

    纪子航坐在沙发上,久久缓不过神。

    童佳纾从书房里出来,探头看了他一眼,问:“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哼,你心里只有你的方学长,哪里还能注意到别人。

    童佳纾走到他身边,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怎么不理我呀?”

    纪子航脸色难看,推开她的胳膊,童佳纾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纪子航想到她刚刚说的,对自己是始于颜值终于颜值。

    她的工作他都不懂,俨然是把他当做一个绣花枕头,只喜欢他的脸。

    他凝着童佳纾,认真的问:“童童,昨天苏琪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童佳纾:“没有啊。”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那为什么昨天晚上,你——”

    童佳纾脸上一红,“昨天晚上,你不喜欢?”

    纪子航想到昨天晚上,她可能是因为听到苏琪说他要向她求婚的事,但是她犹豫了,她想到那个陪她聊天的方西华,她觉得她精神出轨了,对她很愧疚,才想用这种这种方式来弥补他,他就喜欢不起来。

    他突然伸手,拉住她的胳膊,把她拽到自己的腿上,在她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两下。

    “啊,纪子航,你神经病啊,干嘛打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纪子航俯身,凑到她脖子上咬了一口,“打死你算了,你这个朝三暮四的女人。”

    童佳纾被他按在腿上动弹不得,体力上,女人天生输给男人。

    她抿了抿唇,一时不知道自己这样刺激纪子航,是在回击他骗了自己三年,还是在自己找罪受。

    因为纪子航这个醋坛子,他吃起醋来,受罪的还是自己。

    她为自己辩解,“我怎么朝三暮四了,我只有你一个男人。”

    她竖着手指。

    “一个你还嫌少?”

    纪子航瞪她。

    童佳纾回身,手撑着头,吸了吸鼻子,调侃道:“纪子航,我怎么闻到一股子醋味啊,你是在跟谁吃醋啊。”

    纪子航抿着唇,死死的盯着她。

    童佳纾很疑惑,“可我只喜欢你一个啊,你这醋吃的,也太平白无故了吧,难道你是在自己吃自己的醋?”

    纪子航神色好看了些,童佳纾凑到纪子航耳边,“咱们之前是不是说过,情侣之间,要坦诚,不能瞒着对方,我连日记本这么隐私的东西都给你看了,你是不是也要拿出点诚意来。”

    她手指探到他的裤兜里,纪子航脸上一变,正要阻止她,就见她笑的一脸小狐狸样。

    纪子航明白了,她刚刚是故意的,故意发那种话来气他。

    他松了手,她从他兜里摸出一支黑色手机,洋洋得意的晃了晃。

    “纪子航,你是不是要跟我解释一下。”

    纪子航双手枕在脑后,靠在沙发上,她抿着唇,梗着脖子看他。

    他握住她的手,亲昵的喊,“宝贝。”

    童佳纾拍开他的手,“纪子航,你就是故意的,暗地里做了这么多,却不让我知道,你就是让我觉得内疚,让我知道真相以后,觉得对不起你吧。”

    纪子航很老实,“我确实是故意的,你刚走的时候,无论我发多少消息给你,你都不回,你从不主动找我,躲着我,可我用一个陌生人找你,都能得到你的回复,所以我就想,我对你好,总有一天你会知道,这世上,没有人比我对你更好,我就是让你,无法拒绝我。”

    童佳纾咬了咬唇,终于忍不住了,憋出一句,“你混蛋,我的良师,是方西华先生。”

    纪子航叹了口气,把她搂到怀里,亲了亲,讨饶道:“好,我是混蛋,别故意说这种话惹我生气。”

    童佳纾踢了下脚,“我气你,我昨天知道这事,今天就跟你说了,我要是想气你,我就该一直不说,然后继续跟你假扮的方西华聊天,天天表白,一直表白三年,让你每天跟自己吃醋,每天都泡在醋缸子里。”

    这招是够损的,可惜她使不出来,她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