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都市小说 > 似桃花撩人 > Chapter53

Chapter53

推荐阅读:
    “我们走。”

    纪子航站着不动, 侧目扫着童爸爸,童佳纾抱着他的胳膊, 鼻尖酸涩, 强憋着眼泪,哽咽着说:“走了, 我们走了。”

    两人走到餐厅外, 背对着童家人, 童佳纾就仰着头, 要把眼眶里的眼泪倒回去,外面夜色融浓, 灯火辉煌,来往车灯连成一片璀璨的风景。

    纪子航摸着她的头发,柔声说:“没事了。”

    童佳纾摇了摇头,额头在他胳膊上蹭了蹭,纪子航扶着她上了车,车里开了空调, 童佳纾抱着他的胳膊, 嘴唇贴在他的衣料上, 闷闷的说:“本来就没什么事,我又不会怕他们,也不会在乎他们怎么看我,我才不在乎呢。”

    她重复了好几遍, 眼泪就控制不住掉了下来,她再坚强, 也还是个姑娘,这世上,哪有人不想和亲人和睦相处,谁愿意远离家乡,一辈子不回去,谁想一直在外面流浪,不想有个家呢。

    他说他想回家,他凭什么呢。

    “他居然打你,我再也不会见他了,这辈子都不要见到他。”

    要是以前听到她这么说,他一定得意的尾巴都要翘起来了,可现在他实在开心不起来。

    她那么恨她爸,听她大伯说她爸来了,都还愿意见他,因为她爸打了他,她说这辈子都不要见她爸了。

    “我知道,大伯这么做,也很为难,要债的不信他和我爸没有联系,找不到我爸,就天天堵在他家门口,走到哪都有人盯着,经常半夜去敲他家的门,往院子里扔石头,大伯母为了这事,经常和他吵架,他是个老实人,也很疼我,我爸跑了的时候,大伯也没有不管我,可他为什么要管我爸啊,他做的错事,让他一个人承担就好了,为什么要管,我不会管的,他死了我都不会管。”

    “好,咱们不管,咱们自己过自己的。”

    “纪子航,我——我真的不想因为我的这些糟心事,影响你的心情,我不想跟你说这些,大伯对我失望透了,我以后,我——”我没有家了呀。

    纪子航把她抱到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抚,“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还有念念,苏琪,你有爱人,有朋友,未来,我们还会有聪明可爱的孩子,还有我爸妈,他们最喜欢你,天天叮嘱我不许欺负你,要是欺负你,就把我打死,以后,你就是纪家的女儿,我是纪家的女婿。

    扑哧一声,童佳纾破涕为笑,抹着眼泪说:“你别说话了,傻死了。”

    “好,我不说。”

    他搂着她,静静的等着她平复下来。

    良久,她深吸了口气,从他胳膊上抬起头,眼眶通红的瞪他,“我怎么跟你说的,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许冲动,不许打架,你为什么不听话。”

    他听到她爸说那种让她伤心的话,怎么忍得了不动手,他那一拳不打下去都觉得要抱憾终生。

    她掀开他的袖子,紧实的皮肉被椅子砸的淤青,好几处破了皮。

    “去医院。”

    纪子航食指覆在她脸上的泪痕处,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这点小伤,不用去医院,明天就好了。”

    “笑,你还有脸笑。”

    童佳纾抬手要打他,顾虑到他身上的伤,没下去手,凶巴巴的说:“你太冲动了,我跟他都已经没有关系了,你打他做什么?”

    纪子航眼眸里闪现冷意,“就是要揍他。”如果再来一次,他会打的更狠。

    童佳纾沉着脸,“你还挺得意是吧?”

    纪子航瞥了眼她生气的脸,眼梢通红,哭多了,眼皮有点肿,红润的嘴唇轻抿着,小巧的下巴让人忍不住趴上面啃一口。

    她可能一直对自己有什么误解,觉得自己这样很凶。

    其实纪子航以前就想提醒她,她这样板着脸唬人的样子,一点都不唬人。

    他啧了一声,略有遗憾的摇头,“没有得意。”

    这还差不多,童佳纾神色好看了点。

    纪子航补充道:“刚没发挥好,揍得不爽,你大伯和你姑姑一人一边拉着我,要不是他们拽着我,我非把那孙子——”

    嗯?

    童佳纾瞪圆了眼,叫谁孙子呢。

    纪子航一时口快,没注意给弄差辈了,赶紧改口,“非把那无耻之徒揍的爬不起来。”

    童佳纾对他说要打她爸一点反应都没有,倒是见了他胳膊上的伤,又心疼又生气,“你在乎他说了什么做什么?他在外面那么多年,追债的天天找他都见不到他的人影,他那种人,穷途末路了,什么都做的出来,比狠你哪比的过他,如果他刚刚拿的不是椅子,而是酒瓶,砸到你头上你还有命吗?”

    她越想越恐怖,看纪子航还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火气更大,“本来都要走了,你又跑去招惹他,你真把他打伤了,他这么大年纪,讹上你怎么办,现在外面那么多碰瓷的,常人连惹都不敢惹,他那种人,能忽悠好几百万逃跑,你要真被他缠上了,你甩都甩不掉,你”

    “还有呢?”

    纪子航看着她。

    “还有——还有。”

    纪子航凑过来,在她脸颊上亲一口,“媳妇,你真可爱。”

    童佳纾:“”

    她囧了,伤心事被他这么一搅和,全都抛到了脑后,只觉得纪子航这人太气人,太不听话了。

    “你别打岔。”

    纪子航乖乖的,“好,不打岔,你继续说,媳妇,你说的都对,我以后都改。”

    童佳纾哑口无言,故意板着脸不理他。

    “你饿不饿?”

    纪子航问。

    童佳纾不说话,纪子航说:“我饿了,你陪我去吃饭吧。”

    他认错态度极好,童佳纾知道他就是嘴上承认错误老实,其实心里一点都没想要改,偏又拿他没办法。

    他打电话给杜茂通,让杜茂通替自己点餐到家里去,这么晚了,他想早点回家。

    “去喜雨楼点一人份的饭送到我家,再去小吃街带一份土豆年糕,一杯奶茶。”

    他强调的都是一人份的,什么意思?

    这种垃圾食品他不吃,买给她吃的?

    算他聪明,知道怎么赔罪,童佳纾板着脸,继续装生气。

    “不用,一人份的就行了,童童不饿,我一个人吃。”

    “”

    童佳纾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纪子航就是故意的,不就是她没说话吗?就不能多问两句,她又不是那种脾气很大的姑娘,怎么哄都哄不好,她脾气很小的,哄两句就哄好了。

    她垂着头,看着车窗外倒退的灌木,手机又响了起来,她看了眼来电显示,还是大伯打过来的。

    她捏着手机,烦躁的按了挂断,把手机号码拖入了黑名单。

    就算是联系上了,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她无法说服大伯改变那种一家之主,承担责任,血缘关系斩不断的老旧思想,大伯也不能理解她不认童猛的决心,总觉得她只是赌气,每次交流,大伯虽温吞,但句句都像刀子一样戳在她的心上,而她更是没有什么好话,两边不快,不如再不联系的好。

    就这样吧。

    纪子航带她回家的时候,餐桌上放了几个打包的饭盒,很显然,杜茂通已经来过了。

    反正也没她的份。

    她换了鞋子往卧室跑,纪子航拽住她,她瞪了他一眼,“干嘛?”

    纪子航浅笑着说:“吃饭啊,你不饿。”

    童佳纾鼓了鼓腮帮子,“不是你说我不饿的吗?”

    纪子航非常诚实,“逗你呢。”

    童佳纾哼了一声,去浴室洗手,纪子航洗了手,没有跟着她一起坐到餐桌前,拿了洒水壶和剪刀去阳台,阳台上种了一排花,童佳纾想到他胳膊上的伤,怕他提着洒水壶伤到胳膊,紧张的跑过去说:“你去吃饭吧,我来浇。”

    纪子航说:“不用,你去吃饭。”

    “你胳膊上的伤,家里有药吗?我给你上点药。”

    纪子航无所谓的说:“小伤。”他回过身笑,“放心,你老公没那么娇弱。”

    男人向来是要面子的,即使疼了也不会说,那椅子砸下来时,她被他抱在怀里,清楚的感受到了他手臂缩紧,怎么可能不疼。

    他背对着她给花浇水,动作很慢,童佳纾就觉得是胳膊疼了。

    “你快去吃饭吧,等会凉了,我浇好了就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行,我说不行。”童佳纾突然霸道起来,过去挽着他没受伤的胳膊,“不许浇了,我让你陪你。”

    纪子航轻笑一声,说:“我手上有剪刀,你小心点。”

    童佳纾愣了一下,低头看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攥着剪刀,纳闷的问,“你拿剪刀干什么?”

    纪子航放下洒水壶,叹了口气,揉了揉她的头,当着她的面剪了一枝花下来,递到她跟前,“本来想偷偷剪下来,插/到你头上的。”

    他语气很是郁闷,“喏,没有惊喜了。”

    童佳纾脸上一红,低着头,平时大大咧咧的人,这会不好意思起来,手指在衣服上搓了搓,紧张的不知所措。

    纪子航站到她身后,绕着她的头发,手指灵巧的把她的长发盘了起来。

    这是之前童佳纾说要带他好好了解了解B市的风土人情带他去古镇的那次跟着一个小店的老板学的,小镇上古色古香的东西多,他们进了一家卖发簪的店,一二十块钱一根簪子质量不怎么好,但是客人不少,都是年轻的小姑娘,纪子航一个大男人被挤在里面很不耐烦,童佳纾还弯着身子在那里慢悠悠的精挑细选。

    她拿着一支粉红色的钗问他好不好看的时候,他很老实的说:“不好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确实不好看,做工都不好,而且是戴在古人的发髻上,她大多时候都是披散着头发,拿东西都不知道要怎么戴。

    旁边的老板娘突然笑着走过来,挑了一支粉色花瓣中间镶着鹅黄色小花瓣的钗出来,对着纪子航说:“我教你怎么插。”

    她拿着钗,和童佳纾的头发绕到一起,转了两圈,没用任何固定的发夹,就用头发盘住了。

    廉价的发钗戴到她头上,居然让她戴出了艺术品的感觉。

    那时候她满含期待的看着他,问他好不好看。

    当然好看啊,也不看是谁喜欢的姑娘。

    “不好看。”

    他说。

    他那时面上漫不经心,其实方法他都记住了。

    “好看吗?”

    童佳纾伸手摸着头发上的花,花在后面,她照着镜子也看不见。

    纪子航:“当然好看,老公给戴的花,能不好看吗?”

    童佳纾脸颊有点红,也不知道这人怎么这么自觉,天天自称老公,明明就还不是。

    花枝很细,插/在头发里松松散散的,童佳纾用手扶着动作不敢太大,怕把头发弄散了。

    她弯着眼角,甜蜜的说:“那是因为我人好看,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好看。”

    纪子航在她脑门上碰了一下,“臭美。”

    “你的伤真的没事?”

    她还惦记他的伤呢,纪子航下意识的揉了揉她的头,他平时就喜欢这个动作,高兴了揉一揉,安慰她时揉一揉,结果一时得意,忘了她头上戴着花,一不小心就把她的头发给揉散了。

    她捂着头发,抬头看纪子航。

    两人大眼瞪小眼。

    童佳纾很生气,纪子航很无辜。

    “纪子航”

    纪子航看着她咬牙切齿的样子,赶紧补救,把那朵花拔下来,说:“我再给你弄。”

    童佳纾跺了下脚,“不需要,你自己戴吧。”

    她转身走到餐桌前,忍不住说:“你干嘛揉我头发啊,头可断,发型不能乱你不知道啊,你这动不动就揉头发,是怪癖你知道吗?”

    得,成怪癖了。

    纪子航慢悠悠的走过去,唉声叹气的在她发顶又揉了一下。

    童佳纾炸毛,“让你不揉你还揉?”

    纪子航很是苦恼,“谁让你那么可爱呢?忍不住呀。”

    女人都爱听甜言蜜语,童佳纾也不例外,何况本来就是觉得正在臭美,头上的花掉了,很狼狈,很尴尬,才生气的,听他夸自己,顿时心花怒放。

    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你在夸我呀?”

    “怎么,还不许我说实话呀。”

    童佳纾笑着说:“油嘴滑舌。”

    “我再帮你弄。”

    童佳纾偏了下头,“不弄了,弄了没法吃饭了。”

    她跑到旁边,拿了一个小花瓶,把花放进去,拿着手机拍了一张,发朋友圈。

    “阳台摘的花很好看。”

    纪子航盯了那朵花几秒钟,也拍了张照片发朋友圈。

    “人比花娇。”

    他平时很少发朋友圈,加上家人朋友合作伙伴和公司的下属都在,他朋友圈转的基本上都是有关公司的信息和金融一类的分析见解,头一回发这种满屏都是恋爱酸臭味的东西。

    刚发出去就有不少人点赞评论。

    时锐:“这朵花,和童佳纾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周研东:“啧啧啧。”

    念念妹妹:“刚在佳纾那里看到这朵花。”

    妈妈:“人比花娇,你倒是发人啊。”

    他刚刷到这条评论,他妈就发了视频过来,他按了接通,他妈一脸嫌弃,“谁要看你?”

    纪子航笑着把镜头对准童佳纾,童佳纾正拿着筷子大快朵颐。

    纪子航坐到她跟前,“妈找你。”

    童佳纾下意识的对着镜头喊,“妈妈好。”

    纪子航扑哧一乐,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童佳纾脸色爆红。

    黎鸿菲听到她喊妈妈,笑容满面,“哎,乖乖佳纾啊,我是妈妈,在吃东西啊。”

    童佳纾嗯了一声,说:“杜助理买的。”

    黎鸿菲一听就不高兴了,“外面买的能好吃吗?子航,你怎么回事,也不做饭,都这么晚了才让杜助理给你们送饭,你就这么照顾我儿媳妇的?”

    纪妈妈兴师问罪,纪子航放底下的手掐了下童佳纾的腰,意思是看吧看吧,我妈对你比对我好。

    童佳纾想到今天是因为她大伯他们过来了,才这么晚吃饭的,再看纪妈妈对自己这么好,没来由的难受,眼珠子又开始打转。

    她看到纪妈妈那么好,那么关心自己,就忍不住想哭,怕在她面前哭出来,急忙把手机塞给了纪子航。

    纪子航拿到手机,看她趴在桌子上,想起伤心事了。

    纪妈妈暴躁开骂,“臭小子,是不是你惹佳纾不高兴了,你长能耐了是不是?”

    纪子航还没说话,趴在那里的童佳纾带着哭腔说:“阿姨,没有,不是他。”

    黎鸿菲顿了一下,纪子航拿着手机到卧室跟她说。

    黎鸿菲着急的问,“怎么了这是?怎么要哭了。”

    纪子航说:“没事。”

    “什么没事,这人眼睛红的跟兔子一样,我看不出来,我明天就去你那。”

    “别别别,妈,你来干什么?”

    “我去干什么?我去揍你我去,怎么照顾的。”

    纪子航轻声说:“没事,你一来,她又要哭。”

    “胡说八道,我慈眉善目的,佳纾最喜欢我了,别是你做贼心虚,欺负佳纾,怕她找我告状吧。”

    纪子航揉着眉心,心想,他绝对是要来的。

    “她爸今天来了。”

    黎鸿菲一时也没反应过来童佳纾的爸爸是谁,愣了几秒才想起来是个人渣。

    “她爸不都跑好多年了吗?”

    纪子航嗯了一声,“在外面被女人给骗了,生的儿子也不是自己的,现在后悔了,想回家,家里还欠着债,今天过来说想好好过日子,让童童帮他还钱。”

    黎鸿菲火冒三丈,“他当初跑了的时候也没想过佳纾,现在要还钱了倒是想起还有个女儿了,佳纾怎么说?”

    “童童不认他。”

    “不认他是对的,这种父亲就不能认,不行,我寻思着她爸那种人,欠了那么多钱,肯定会想方设法缠着她,这样,你报警,把他给抓进去,一了百了。”

    纪子航:“”他妈还是一如既往的人狠话不多。

    他哭笑不得的说:“妈,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他伤到童童的,至于报警就算了,如果那些被他借了钱的人要告他,我们不管就是了。”

    这种情况下确实不好解决,因为也不知道童佳纾心里怎么想的,要是做的太绝,怕童佳纾心里难受。

    而且这事如果不是童佳纾,他们也不会管的,如果要管,肯定就要顾着童佳纾的感受。

    一辈子没为难过的黎鸿菲头一回犯了难,忧心忡忡的说:“他怎么可能不伤到佳纾,他就是什么都不做,这个人摆在那里,就能伤到佳纾,真是,这世上怎么能有这种父亲,算了不说了,你快去哄哄。”

    “嗯。”

    纪子航挂了视频,走出去看童佳纾一边吃饭一边往卧室看,担心的问,“阿姨没误会什么吧,我不是不想跟阿姨说话,我是一看到她,我就忍不住。”

    纪子航说:“没事,我妈心疼你。”

    童佳纾垂着眼睫,纪子航走过去,夹了块年糕递到她唇边,她摇了摇头。

    “又不吃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想吃,没胃口。”

    纪子航知道她心里不舒服,今天回来就一直在忍着,不想让他担心,强颜欢笑。

    “没胃口就不吃了,早点休息,明天会是美好的一天。”

    他搂着她的腰,把她抱进卧室的床上,掀开被子把她盖好。

    他把被子掖好,凑到她额头上亲了一口,“早点睡吧。”

    他去书房继续工作,因为经常迟到早退,所以他要把工作拿到家里做。

    童佳纾躺在被窝里一直睡不着觉,来来回回的刷着手机,凌晨一点的时候,她听到动静,慌忙把手机放下,侧着身子装睡。

    被子被掀开,冷气透进来,他躺到床上把她抱进怀里,她睫毛颤了一下,纪子航看见了,低着头,咬住她的耳尖,轻声问,“吵醒你了。”

    她闭着眼,摇了摇头,“没有,我没睡着。”

    纪子航大手拍着她的背,“睡吧。”

    他身上很暖,像个热炉,童佳纾在他怀里很安心,她想,她再也不是一个人了,她又有家了。

    第二天是周六,纪子航要出席一个活动,童佳纾一个人待在家里无聊,苏琪约她出去逛街。

    她也确实要出去放松心情,她和苏琪约好了时间,就开始化妆,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自己眼睛肿的跟核桃一样,这样出去肯定会被苏琪嘲笑的。

    她尽量在妆容上弥补,可惜见面以后,还是被苏琪的火眼金睛给看出来了。

    她贴着她的下巴,一脸揶揄的说:“看样子是人比花娇了,昨晚没少被折腾吧。”

    纪子航和苏琪也加了好友,他发的朋友圈,她也是能看见的。

    童佳纾就知道她肯定会误会,咳了一声,说:“别瞎说,我们昨晚没有。”

    “没有。”苏琪才不信,“都住一起了,昨晚又那么的激情满满,一个说花好看,一个说人比花娇,没有发生点什么,就有鬼了。”

    事实昨天确实见了鬼,他们俩就是很纯洁。

    不过一个已经和男友同居了的人,辩解自己是清白的,纠结于哪一天显然是毫无意义的。

    苏琪系好安全带,开车往市中心去。

    童佳纾突然说:“琪琪,你今天陪我去看看车吧。”

    苏琪愣了一下,“怎么突然想买车了,你不是说车是消耗品,一出4s店就贬值,又要保养,还不如打车划算吗?”

    “搬到那边上班路程比之前远,要坐车过去,子航每天都接送我上班,浪费太多时间,晚上还要加班工作,我买了车以后,就可以自己开车上班了。”

    苏琪酸不拉几的说:“纪总这是修了什么福,能让你一个铁公鸡拔毛拔的这么痛快,我以前怎么跟你说买车方便你都不听。”

    童佳纾:“你说话可别没良心啊,我怎么铁公鸡了,哪次你要喝奶茶我没请你?”

    苏琪:“”

    童佳纾从化妆包里摸出镜子看自己的眼睛,苏琪说:“这纪总,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吧,连你这样的钢铁女侠都能折腾成这样。”

    童佳纾翻了个白眼,“你够了啊,都说了不是他的原因。”

    童佳纾有必要解释一下,免得她到周研东面前还口无遮拦的,到时候那一群人肯定要拿纪子航打趣。

    童佳纾护夫心切,未雨绸缪的替纪子航辩解,“昨天是因为我爸来了,我才哭的。”

    苏琪手一颤,方向盘差点没握稳,车子向路牙斜了一下,她立马摆正方向。

    童佳纾心跳都加速了,“你这什么破车技,被你吓死了。”

    苏琪:“我才要被你吓死了,你刚刚说什么?你爸回来了,你爸不是早没了吗?”

    童佳纾噎了一声,她这几年,介绍父亲的时候都是说已经去了。

    她在苏琪迷茫的眼神中,坦诚道:“他没死,不过也和死了没两样吧,我高三那年他就带着情人跑了,这么多年了,我也是昨天才见到他一次。”

    苏琪一直都知道,她身上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不回家,即便是父母双亡,老家也不可能一个亲人都没有。

    她想到佳纾那样坚强的性格都会哭,胸口憋的难受,把车窗降了一点,让风吹进来。

    她正难受着,童佳纾突然冒出一句,“现在你知道我眼睛为什么这么肿了吧,可别冤枉我们家子航啊,他好着呢。”

    “”

    苏琪翻了个白眼,猛地加速,“知道了,护夫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