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都市小说 > 似桃花撩人 > Chapter42(1)

Chapter42(1)

推荐阅读:
    翌日, 微弱的光线透过遮光帘泄到室内,童佳纾眼皮子动了动, 迷迷糊糊的睁不开眼, 身上像被巨石碾过一样。

    宿醉之后,她头也疼, 嗓子也不舒服, 酒可真不是个好东西, 忽然, 许多羞涩的场景涌入脑海连成画面,梦里面, 她在纪子航面前,耀武扬威,很是威风了一把,在她的梦里,她就是至高无上的女王。

    揉捏了纪子航的脸,训斥了纪子航大胆, 后面的场景就非常少儿不宜了, 整个世界都在翻转, 他们纠缠在一起,耳畔是他性感的低喘,童佳纾心跳加速,真是万万没想到, 她活了二十多年,日思夜想的人, 最后还是在梦里和她开荤了。

    这么一想,酒似乎又是个好东西。

    不过都说春梦了无痕,怎么到了她这,就浑身酸痛呢,该不会是她经常肖想纪子航,入了警幻仙子造的镜子,风月宝鉴,身体被榨干了吧。

    她翻了个身,突然感觉哪里不对,她的腰上,似乎横着一条不属于她的手臂。

    她还在梦里没醒吗?

    她睁开眼,纪子航正贴着她,一条手臂环在她的腰上,自己整个人都被他包裹在怀里,他浓长的睫毛低垂,唇角上扬,满脸餍足,右唇角微微破皮,童佳纾瞥见目光下移,瞥见他脖颈处暗红的草莓印时,差点窒息过去。

    完了,她不是做梦,也不是入了警幻仙子的风月宝鉴镜。

    她酒壮色胆,真的把纪子航给睡了。

    她耀武扬威,颐指气使掀开纪子航的衣服要教他怎么生孩子这事,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她看着沉沉睡着的纪子航,深吸口气,轻轻的移开纪子航的手臂。

    她的衣服都皱巴巴的躺在地上,她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身体,脸上发烫的下床。

    脚尖急促的踩在地板上,差点摔倒。

    小心翼翼拿起自己的衣服挡在胸前,本来怕纪子航突然醒过来看到她赤/裸的身体,回头对上纪子航背后的指痕,不论三七二十一的飞速套上衣服,也没来得及环顾四周,提起自己的包,跑了出去。

    出了门才发现自己还是在昨天时锐夏念举行婚礼的酒店里,她整理了下衣服走出酒店大堂,外面阳光明媚,蓝天白云,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她抬了抬脚,突然不知道去哪。

    这个繁华的城市,她生长的地方,却没有属于她的容身之所。

    她握着背包带子,抬头望天,有些迷茫。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黎馨从大门走出来,笑着和她挥手,“中午好呀,昨晚睡得可好?”

    她挤了挤眼睛,满脸调侃。

    她的视线在她身上环绕一圈,又在她后面找了找,问:“我哥呢?”

    童佳纾欲盖弥彰的说:“我怎么会知道他在哪?”

    黎馨挑了挑眉,“你不知道?”她眼眸含笑,走过去,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难道是我喝多了记错了,我怎么记得昨晚我想让你和我一屋睡,你死活不愿意,非要找我哥一起睡呢。”

    童佳纾反应迅速的甩锅,“是你记错了,你不是说你喝多了吗?喝多了最容易记岔事。”

    黎馨噎了一声,看着她泛红的耳廓,好笑道:“你该不会是把我哥吃干抹净了,想跑吧。”

    童佳纾警惕的看着黎馨,她以前怎么没发现黎馨那么机智呢。

    黎馨绕到她的身前,笑着说:“看在咱俩同学一场的份上,我还是有必要提醒你,我哥这个人,很记仇哦,你说你能跑哪里去呢,再跑也不过就是B市,我哥想抓你,半天都不用,你说酒驾和肇事逃逸比起来,哪个更严重。”

    都挺严重的,不过她还是迅速的做出判断,觉得自己就这么跑了,确实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纪子航分分钟就能找到她。

    她若无其事的笑了笑,面不改色:“我出来买早餐,这附近有好吃的早餐店推荐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黎馨指了指对面,“那边那一家就不错。”

    童佳纾麻溜的跑过去买了早餐,还给纪子航也带了一份。

    她回到刚刚的房间,房间的门关着,她身上没有钥匙,按了门铃。

    她站在门前,尽量调整面部表情,隔了好一会,门开了,纪子航穿着白色的浴袍,精壮的胸膛裸露在外,斑点鲜红的吻痕抓痕引人遐想,他冷冷的瞥了眼童佳纾,转身捏着手机往阳台走去,慵懒又随性。

    童佳纾打好的腹稿都没来的急说,手里提着早餐放到桌子上,坐在沙发前把粥和豆浆一样一样拿出来,纪子航也不知和谁打电话,脸色不太好,周身气压低沉,估摸着是那边说完了,他才冷笑一声,“准备资料,要告,把我纪子航当什么了,我的便宜都敢占,这种情况,最高可判几年?”

    童佳纾听着这么丧心病狂的话,手一抖,豆浆撒了一桌。

    她站起身,手足无措的抽起旁边的抽纸,纪子航捏着手机,目光扫了她一眼,见她这边一团乱,对那边的律师说:“你就以情节严重准备,我这边现在有点事,等会再给你打电话。”

    他挂断电话,迈步走向童佳纾,拉过她的手背,问,“有没有烫着。”

    童佳纾下意识的缩回手,纪子航脸色微变,半眯着眼睛看她。

    童佳纾心里直打鼓,想到刚刚纪子航跟律师打的电话,她本来以为,她跑了,纪子航最多只会生气,但也不能拿她怎么样,毕竟酒后乱性的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她承认过错方在她,是她先掀起了他的衣服,不过他虽然冰清玉洁,她也是黄花大闺女不是,他也不算吃亏。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终归还是童佳纾心虚先低头,言辞恳切,“是,昨晚的事情,是我对不住你,我不是故意的,我昨晚喝多了。”

    纪子航微怔,他还以为以她的性子,要咬死了不承认昨晚发生的事呢,没想到这么老实。

    纪子航故意板着脸,“你也知道你对不起我,我守身如玉这么多年,第一次就遇到你这样的,你知道你昨晚说了什么吗?”

    童佳纾放弃抵抗,点头,“隐约记得一点。”

    纪子航尾音上扬,“隐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