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都市小说 > 似桃花撩人 > Chapter41

Chapter41

推荐阅读:
    参加时锐夏念婚礼的宾客很多, 两家宾客一起一共摆了上百桌,下午人走了一些, 只剩下十几桌关系更亲的宾客。

    伴郎伴娘和新郎新娘坐一桌, 刚开始宾客都在各自的酒桌上喝酒吃菜,饭菜吃到一半, 时爸爸过来叮嘱时锐要敬酒了, 时锐带着夏念去别的桌敬酒, 场上渐渐乱了起来。

    十几桌人不可能一个一个喝, 时锐和夏念一桌敬一杯,有酒喝高了的宾客就开始闹腾起来, 端着酒杯,摇摇晃晃的跑到新郎新娘这一桌,脸红脖子粗的要和新郎新娘喝。

    大喜的日子,时锐来者不拒,几个伴郎跟着一起分担,都喝了不少, 新娘伴娘这边也没好到哪里去, 酒桌上, 端了这个人的酒,就不能不喝那个的。

    夏念酒量不好,刚刚跟着时锐只是意思意思的敬了一圈回来脚步就有点浮了,四个伴娘, 除了黎馨稍微有点酒量,夏念的那两个大学室友喻思恬和叶素都是二半吊子, 嗓门倒是不小,拍着胸脯豪情壮志,让宾客都不要找新娘喝,有问题找伴娘,结果都喝了没几杯脸就红的跟猴屁股似的。

    童佳纾自知酒量不行,下午喻思恬和她说了让她挡酒,她早有预备,捏了瓶兑了水的假酒,其他三个伴娘都趴下的时候,她仍面不改色。

    结果弄巧成拙,有几个看她脸色都没变,难得遇见这么能喝的姑娘,觉得男性的尊严受到了挑战,非要找她PK酒量。

    不管童佳纾怎么说自己酒量不行,那几个就是不信,闹哄哄的要去敬新娘,夏念这边能挡酒的就只有童佳纾了,他们要找夏念喝,就只能童佳纾把酒接了。

    她就准备了一瓶兑水假酒,已经喝完了。

    伴郎这边看伴娘都倒了,就剩一个还被拼命灌酒,席郎拉着周研东问,“要不要去帮忙?”

    周研东抬了抬下巴,说:“没事,子航盯着呢,咱们现在去帮忙,子航不得找我们拼命。”

    席朗了然,说:“我看喝了挺多了,再喝真要醉了。”

    周研东笑,“醉了好啊,醉了子航就有福了。”

    他是知道纪子航对外造谣童佳纾是他女朋友,实际人根本没追到人,席朗却不知道这些,之前看纪子航和童佳纾腻歪的样,一点都没怀疑是假情侣。

    他笑着说:“子航这是什么恶趣味,一大群男的围着小姑娘喝酒,摆明了就是欺负人,以子航的性子看到一般这么欺负姑娘的都看不过眼,怎么轮到自己女朋友身上,他就不管了。”

    周研东哈哈大笑,拍着他的肩膀说:“这叫情趣。”

    席朗不能理解这是什么情趣,比起照顾醉鬼,他觉得还是清醒的时候你侬我侬比较舒服。

    今天这种好日子,时锐心里有数,喝了四五分醉就装出一副不能行了的样子,席朗和周研东把他抬回去。

    喻思恬和叶素没喝多少酒,就黎馨和童佳纾喝的多,两人坐在酒桌上,眼神都有点飘,黎馨勾着童佳纾的肩膀,口齿不清的说:“童佳纾,我的好姐妹,晚上咱俩一屋睡,再接着喝。”

    童佳纾脑子里晕乎乎的,听到有人在耳边说话,扭过头,凑近黎馨,贴着她的脸看了一会,认出来是她了,摇了摇头,说:“我才不跟你睡呢,你哥呢?”

    黎馨八卦的说:“哦,你不跟我睡,要和我哥睡啊。”

    童佳纾觉得这话说的不对,不过她隐约记得是要找纪子航算账的,纪子航把她丢在他的七大姑八大姨中间,被催生宝宝,自己跑了,喝那么多酒也是因为他,人又不知道跑哪去了。

    她越想越气氛,嚣张的拍着桌子,“纪子航呢,把他给我叫来。”她非要好好和纪子航算算这笔账。

    她贴着手臂趴在桌子上,耳边都是吵闹声,黎馨听她要找纪子航,非常狗腿的双手撑着桌子站起来喊,“谁见到我哥了,把我哥弄过来。”

    纪子航和盛嘉木正在送一位贵客,回来就听见黎馨鬼哭狼嚎的,黎爸爸要带她去休息,她死活不愿意走,一直喊着要找她哥。

    盛嘉木快步走过去,她看清楚盛嘉木,双手勾着他的脖子,歪着脖子,醉醺醺的喊, “嘉木。”@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盛嘉木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闹什么?”

    “我哥呢。”

    纪子航跟在盛嘉木旁边,一个大活人站她眼前她都没看见,还嚷嚷着要找他,他看了眼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的童佳纾,无奈的说:“找我做什么?”

    黎馨听到他的声音,兴冲冲的说:“不是我要找你,是童佳纾找你。”

    纪子航的目光凝着童佳纾,童佳纾听到黎馨说她名字了,举起右手,大着舌头,神经还处于喝酒时的兴奋,“我我我,是我找的。”

    她白皙的脸颊两侧浮现两朵红云,眼神清澈,一双桃花眼弯弯的翘着,笑容甜美的看着纪子航。

    看来是真的醉了。

    纪子航俯身,凑到她脸前,问,“你找我做什么?”

    童佳纾盯着他的脸,眼睫眨了眨,大脑当机,想不起来找他干什么了。

    不过他可真好看啊。

    黎馨大嘴巴,没遮没拦的说:“我知道,她说要找你一起睡觉。”

    纪子航微怔,盛嘉木无奈的搂着黎馨,说:“不要胡说。”

    黎馨委屈了,“我没胡说,是童佳纾自己说的,她自己说要找我哥一起睡觉的。”

    纪子航低头,对上童佳纾雾蒙蒙的眼睛,低声问,“馨馨说,你要找我一起睡觉?”

    童佳纾看了眼委屈巴巴的黎馨,甩了甩脑袋,脑袋很重,不过一人做事一人当,他拍着胸脯,很有义气,“对,就是我说的。”

    纪子航没有再问,打横抱起她,童佳纾下意识的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盯着他的侧脸,忽然凑上去,贴着他的耳朵说:“你完蛋了,我要找你算账。”

    纪子航呵了一声,也不知是谁完蛋了。

    她喝多了,话也多,仿佛要把平时憋着的话全都说出来,一路上都不老实,刚开始只是轻轻的在他脸上戳了一下,后来见他不反抗,就大着胆子两只手在他脸上,揉成各种形状。

    纪子航一路都在克制着,到了屋内,把她丢在酒店的大床上。

    童佳纾躺在床上,揉着晕乎乎的脑子,酒精烧的她难受,浑身燥热,纪子航倒水回来的时候,她整个人蜷缩在床上,外套和毛衣都被她脱了,揉成一团蹬在脚边,头发披散在床上,脸色晕红,精致的锁骨在暖黄的灯光下,让他移不开眼。

    纪子航抱她起来,喂她喝了点水,她闭着眼睛,喝了小半杯水,又躺下了。

    纪子航问她难不难受,她皱着眉点头,说难受。

    纪子航俯身,拽了被子刚给她盖上,就被她给蹬掉了,纪子航摸了摸她的脸说:“小笨蛋,不能喝还喝那么多。”

    她突然凑到他脸前,眼睛懵懂的看着他,质问道:“不是你害我的吗?”

    纪子航怔了一下,一时分不清她这是清醒还是不清醒。@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目光深邃的凝着她,低声说:“我让你喝的?”

    童佳纾甩了甩脑袋,哼哼说:“就是你害我的。”

    她手撑在纪子航跟前,突然咧着嘴,笑的一脸流氓,不老实的摸纪子航的脸,“小跟班,你胆子大了,居然连童老大都敢陷害。”

    她拍了拍纪子航的脸,看他不动,又拍了一下,嚣张的说:“你横,你怎么不横了。”

    纪子航无语了,这怕是没分清现实还是做梦,钳住她的手腕,童佳纾也没挣扎,眨巴眨巴眼,懵懂的看着他。

    纪子航问,“我怎么害你了?”

    童佳纾瞥了瞥嘴,“你跑了,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她们都跟我说,让我生孩子,凭什么呀,那都是你家亲戚,他们该逼你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呀。”

    原来说的是这个,他还以为他说的是喝酒的事。

    纪子航笑着问,“哦?孩子要怎么生?”

    童佳纾皱了皱眉,一脸认真的问,“你不知道?”

    纪子航也很认真的摇头,“我不知道。”

    童佳纾嘀咕,“你真笨呀,孩子都不会生,就那啥,那啥一下就行了。”

    她脸更红了,羞涩的捂了下脸。

    纪子航求知欲很深的问,“怎么那啥?”

    童佳纾无语的望着天花板,“老天,梦里面的纪子航太呆了,什么都让我教,傻乎乎的,每次都这样。”

    纪子航目光一暗,捧着她的脸,目光深沉的问,“每次都这样?”

    童佳纾眨了眨眼,点头,“今天这个,好像比以前话多了些,以前,都是不说话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纪子航拇指在她唇上摩挲,眼神幽深,“喜欢吗?”

    童佳纾下意识的打了个颤,感觉不太对劲,往后面缩了缩。

    纪子航单手解着纽扣,一手按住她的腰,问,“不是要教我生孩子吗?你不会?”

    童佳纾觉得尊严受到了侮辱,“你才不会呢。”

    她突然动手掀了下他的衣服,露出他结实的小腹,抬起头,看见他眼底的炽热的火,微微一惊。

    纪子航低头,吻住她的唇。

    他的唇是滚烫的,在她唇上不住探索,童佳纾喘不过气,脸上涨的通红,在他唇上咬了一口。

    纪子航放开她,她怔怔的望着他,突然怂了,往床里面爬要睡觉。

    一双大手揽住她的腰,把她拖了回去。

    “又不生了?”他贴着她的耳廓低笑。

    童佳纾困了,迷迷糊糊的说:“今天累了,要睡觉了,明天再生吧。”

    纪子航被她这随意的性子逗笑了,不再忍耐,把人按住,“不行,不能睡,你还没教我呢。”

    童佳纾不喜欢这样蠢笨的纪子航,嘀咕着说:“天爷,给我一个活/好的纪子航,不要再让我教了。”童佳纾一直觉得在自己的梦里,自己是拥有一定的控制能力的,她闭着眼睛,努力捏造一个完美的纪子航。

    纪子航脸色一僵,随后俯身凑到她的耳边,“如你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