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都市小说 > 似桃花撩人 > Chapter39

Chapter39

推荐阅读:
    纪子航胳膊枕在脑后, 垂着眼睫笑:“我醒的不是时候?” 

    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以为醒了打扰了她调戏他?

    童佳纾很想为自己辩解一句我不是, 我没有, 但是她心虚。 

    纪子航其实在童佳纾摸他眉毛的时候就醒了,下意识的继续闭着眼睛装睡, 看看她要做什么, 没想到她的手一直不安分的在他的脸上摸来摸去。

    他心中隐隐有种感觉, 又说不上来, 似笑非笑的盯着她因为惊慌而泛红的脸,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样。

    童佳纾慢慢的坐回去, 干咳一声,绞尽脑汁的找借口。

    “正是时候,我就是要叫你起来的,咱们要赶不上念念和时锐的婚礼彩排了。”

    她偏着头,余光看见他微微上翘的唇角,似乎在嘲笑她, 欲盖弥彰, 童佳纾想到自己刚刚趁他睡觉, 偷偷摸他脸的事,更心虚了。

    不过也不怪她受不住诱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经过时光的雕琢,他的轮廓渐渐硬朗, 比从前更加精致,加之晚上开了那么长时间的车,劳累之下躺在那里休息,和平日里冷峻的样子相去甚远,下巴上的美人沟,格外惹人怜爱。

    纪子航看她走神的样子,唇角弧度放大,抬起左手看了下腕表,凌晨两点,他拧开一瓶矿泉水,喝了两口,坐在驾驶座上缓了会,他开车的速度不快,中间休息了两次,现在到A市大约还有三分之一的路程。

    童佳纾从一上车没多久就开始睡,刚刚吃人豆腐被逮到,瞌睡都被吓跑了,脑袋异常清醒,自告奋勇,“你一晚上都没怎么休息,你睡会,我来开吧。”

    纪子航诧异的扭头,“你会?”

    语气满满的质疑。

    童佳纾瞥了瞥嘴,“你别瞧不起人,不就开车吗?多简单的事。”

    她搓了搓手,跃跃欲试,从后面钻到前面,对纪子航说:“你去后面,我们换个位置。”

    纪子航手握着方向盘,一踩油门,车子飞驰出去,童佳纾错愕的看着他,经过拐角,他炫技一样转动着方向盘,语气极其欠扁,“后面老实待着。”

    童佳纾总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正要说话,纪子航语气颇为娇弱,像是受到了极大的羞辱,“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有人偷亲我,所以我不能睡。”

    什么意思,梦里面有人偷亲他,所以不敢睡。

    这车里就他们两个人,他不敢睡,言外之意不就是怕她亲他吗?

    这是污蔑,她明明只是摸了他的脸而已,什么时候亲他了,亲和摸完全是两种概念。

    童佳纾愤愤不平,“谁亲你了?”

    “哦?那你干什么了?”

    “”

    她觉得自己被下套了。

    童佳纾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不说话了。

    为了避免疲劳驾驶,车子悠哉悠哉的停停走走,第二天中午才到A市。

    纪子航直接把她带回了纪家,家里只剩保姆,纪爸爸纪妈妈都去帮忙布置明天的婚礼了,这次时锐和夏念的婚礼策划都是黎鸿菲安排的,听说她们公司的明星都请了不少去助阵。

    保姆一看到纪子航的车回来,就迎了出来,和纪子航问了好,打量了童佳纾一眼,说:“少爷带女朋友回来了?”

    纪家的保姆换了人,不是从前的那个,没见过童佳纾。

    童佳纾被她喊的头皮发麻,摇着头正要否认,纪子航迈步走在她前面,还伸手拽住了她的胳膊。

    她踉跄着跟纪子航进了院子,纪家和五年前相比变化不大,院子里的桂花树枝干比从前茂盛了些,小花园似乎是翻新了一次。

    童佳纾站在院子里挪不动脚,看着纪子航说:“咱们不是要彩排吗?”

    纪子航说:“你不累?”

    她在后面睡了一路,比平时工作日睡的时间还长,当然不累,不过纪子航开了一路的车,确实要休息了。

    纪家的保姆似乎对她很感兴趣,从厨房里端饭出来的时候,眼神一直往她看。

    纪爸爸和纪妈妈都是和善人,在纪家做保姆很轻松,看的出来,和纪子航相处的也不错。

    纪子航一回来就去卧室睡了,一点都不担心童佳纾没他陪着会尴尬。

    童佳纾确实不尴尬,她对纪家太熟悉了,高中三年,她不知有多少次周末一整天待在纪家写作业。

    纪子航上学那会,他爸管的严,一到周末就把他锁在书房里写作业,他出不来,一个人在小书房里没有手机,没有电视,那个小房子除了一个足够亮的白炽灯,连个插头都没有。

    无论纪子航怎么抗议,他爸就是不放他出来,后来有一次童佳纾周末到纪家玩,和他一起在客厅写作业,他爸也没说什么,纪子航就像发现新大陆了一样,他爸一要关他,他就让童佳纾带着书包过来写作业。

    童佳纾到纪家,甚至有种回家了的感觉。

    她是自来熟,跟纪家的保姆没多会就熟悉了,保姆看着乖巧漂亮的小姑娘,越看越欢喜,到厨房里做了好几样拿手菜给她吃。

    童佳纾路上的时候没什么胃口,到了这边闻着味道,食欲大开,保姆坐在旁边,满面堆笑的看着她,赞不绝口。

    “童小姐长的真漂亮,跟电影明星似的,怪不得少爷看不上其他人。”

    童佳纾解释说:“阿姨,我和纪子航,真的不是男女朋友,您误会了。”

    保姆听了她的话也没反驳,只是笑吟吟的说:“童小姐,你一定要和我们少爷好好的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童佳纾:“”

    阿姨似乎并没有听她在说什么。

    保姆又到厨房里端了一盘大螃蟹,满桌子的菜都是她爱吃的,很合她的口味,A市口味偏辣,B市口味偏甜,外面的菜很多都放糖,童佳纾自己又很少开火做饭,所以很少能吃到可口的饭菜。

    她一连吃了两碗米饭,桌子上的菜还剩很多,她摸了摸吃的圆鼓鼓的肚皮,觉得遗憾。

    保姆说:“没关系的,童小姐,我记得你的口味,以后你和少爷结婚了,我天天做给你吃。”

    无论童佳纾怎么解释,阿姨都认定了她是纪子航女朋友,还是快结婚的那种。

    童佳纾哭笑不得,她吃的很撑,吃饱了就犯困。

    保姆带她去客房休息,她靠在床上睡得昏天黑地,醒来的时候头还有点重,抬头看向窗外,天都黑了。

    她一个激灵爬起来,跑出去站在楼梯口,底下都是说话的声音,听起来人很多,她迈出去的脚又缩了回来,耳朵里隐约听到一个声音。

    “菲菲,你儿媳妇呢,怎么半天也不见人影。”

    这个声音很耳熟,似乎是盛嘉木的妈妈。

    “在楼上睡着呢,她坐了一天的车,累了,估计这会都该醒了,我上去看看。”

    底下不知是谁接了一句,“菲菲这下该扬眉吐气了,整天抱怨说子航找不到对象,现在给你找到了吧。”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黎鸿菲含着笑,声音温柔:“他要再不把儿媳妇给我带回来,我就把他的头砍下来当球踢。”

    童佳纾彻底清醒了,怪不得纪子航急着把她带回家,听说过好多家长催婚的,但纪佳催婚的方式,也太血腥太暴力了。

    童佳纾都有点可怜纪子航了。

    不过听着似乎也不对,她怎么就成了黎姨的儿媳妇了呢。

    黎鸿菲手里拿着小包,脚下踩着高跟鞋,咚咚咚的往台阶上爬,抬头看见她,笑着说:“睡醒了。”

    童佳纾手抠着扶梯,微微躬身,“黎姨好。”

    黎鸿菲温柔一笑,风情万种,搂住她的胳膊说:“饿了吧,走,阿姨带你下去吃点东西。”

    黎鸿菲挽着童佳纾的胳膊下楼,客厅里坐满了人,场面颇有点像传说中的七大姑八大姨,目光都好奇的打量着她。

    童佳纾自认还是个上得厅堂的人,这会也有点慌了,她眼眸一扫,看见低着头,坐在角落里的纪子航,原来刚刚黎姨当众说再不把儿媳妇带回来,就把他头砍下来的时候,纪子航也在。

    童佳纾更同情他了。

    黎鸿菲挽着她的胳膊到纪子航跟前,抬手就在纪子航头上拍了一下,动作极其粗鲁,“平时怎么教你的,这么多人,也不知道照顾女朋友,女孩子脸皮薄你不知道?”

    黎阿姨你再这么造谣,就不能怪我不给你面子了啊。

    纪子航当众被他妈如此不给面子的教训,似乎已经习惯了,站起身从他妈手里接过童佳纾的胳膊。

    黎鸿菲眉头一皱,抬手又要打,童佳纾连忙伸手阻止她,“阿姨,阿姨,没关系的。”

    黎鸿菲胳膊顿了一下,在童佳纾头上摸了摸,随即瞪了纪子航一眼,“还不介绍人。”

    纪子航脸上有点红,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咳了一声,抬了抬胳膊,对童佳纾介绍黎鸿菲,“这是我妈。”

    童佳纾愣了一下,什么意思?她知道黎阿姨是他妈。

    黎鸿菲颇为欣慰的转身坐在沙发上,笑盈盈的看着他俩。

    童佳纾一头黑线,凑到纪子航耳边问,“什么意思啊?”

    纪子航很淡定的说:“你要跟着我叫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童佳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