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都市小说 > 似桃花撩人 > Chapter37

Chapter37

推荐阅读:
    时锐捏着酒杯坐到纪子航身侧, 和他碰了碰杯,“什么时候去B市?”

    纪子航又灌了杯酒, 慵懒的靠着沙发, 说:“你婚礼前肯定不走了呀,哥们结婚这么大的事, 我肯定得跟着帮忙呀。”

    说的好像他重友轻色。

    黎馨站在点歌台前, 手里拿着话筒, 嘲笑她哥, “哥你还是对自己好点吧,咱们家可不兴重友轻色那一套, 咱们家都是重色轻友,你对我和锐哥再好,在我们各自的心里,还是嘉木和夏念更重要。”

    周研东吹了声口哨,竖着大拇指说:“馨馨妹妹说的好。”

    盛嘉木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微翘的眼角能看出, 他现在心情很好。

    纪子航瞪她, “小没良心的, 白疼你了。”

    黎馨笑容灿烂,坦坦荡荡的说:“不白疼,在我心里,你就排在嘉木后面, 哥,别说妹妹不爱你, 我给你唱一首歌,就唱单身情歌好了。”

    她挑了下眉,示意坐在点歌台前的人帮她切歌

    抓不住爱情的我

    是眼睁睁看她溜走

    世界上幸福的人到处有

    为何不能算我一个

    黎馨一边唱,一边对着纪子航的方向做表情动作,活脱脱的是往她哥身上扎刀,盛嘉木目光宠溺,不时鼓掌,那张常年紧绷着的脸还一本正经的发表评论,进行补刀。

    “馨馨太会选歌了,选的歌特别适合子航。”

    黎馨本身嗓音甜美,还特意压低声音,模仿纪子航的声音来唱,纪子航被这两口子一唱一和说的脸都黑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顺手捞了面前的坚果往盛嘉木身上扔,盛嘉木毫不在意,面色风轻云淡。

    时锐拍了拍他的肩膀,“真不去B市?”

    纪子航淡淡的说:“不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时锐冷嗤,“在我们面前耍酷可没用,别说我们不帮你,我现在劝你,老老实实的去B市,跟在童佳纾面前软磨硬泡,这才是追姑娘的正确法门,冷战赌气没用。”

    夏念听到他俩讨论童佳纾,坐过来笑着说:“你们俩憋着什么坏呢,可别往佳纾身上使。”

    纪子航在她和时锐身上转了一圈,直接出卖兄弟,“那怎么每次你们俩闹矛盾,阿锐故意赌气不吃饭,念念就妥协了呢。”

    时锐被他当面揭穿闺房小伎俩,也不觉尴尬,长臂一伸,搂住夏念的脖子,说:“那是念念爱我,所以我赌气有用,可童佳纾不爱你啊,你赌气,把自己气死了,她顶多就回来奔个丧。”

    扎刀技术哪家强?

    纪子航几个兄弟一个比一个强。

    纪子航听了他的话,眼睫下垂,听到童佳纾不爱自己这种话,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夏念瞪了眼时锐,这人真是太坏了。

    时锐无辜的吸了吸鼻子,他也只是想让纪子航认清现实,在没追到姑娘前,别把自己在人家心里想的太重要。

    夏念安慰纪子航,“子航你别听他的,他又不了解佳纾,佳纾她就是看起来大大咧咧的跟个汉子似的,表面上嘻嘻哈哈,其实内心很胆小,你尽全力追她,她都可能把自己缩在驱壳里躲着,用坚硬的外壳保护自己,你不能有一点退缩,你稍微退缩了,她就更不敢往前走了。”

    夏念以为纪子航这么长时间没追到人,泄气了。

    可她始终认为,佳纾是喜欢纪子航的,她高中和佳纾同桌做了三年,她上课时的小动作,骗不了她,总爱偷偷往纪子航看,每次纪子航看过来,她都故作镇定的把头扭到一边,越是喜欢,就越要掩饰,她表现的,太明显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研东好奇的凑过来,问,“子航和童佳纾到底怎么回事啊,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

    他是上大学才和纪子航认识的,对纪子航的感情史不太了解,只知道他一直自称有女朋友,又从未带出来过,直到前阵子看到他和童佳纾一起,看纪子航那春风得意的样,还以为是正牌男女朋友呢,怎么今天听时锐夏念的意思,这人还没追到呢。

    “什么在一起了?”

    夏念求知欲很强的看向周研东。

    周研东正要说话,纪子航警告的扫了他一眼,周研东拍拍屁股,“得,我不说,你们让他自己说。”

    夏念又看向纪子航。

    纪子航说:“不知道。”

    夏念,“”

    他不知道谁知道?

    黎馨忍不住了,关了话筒跑过来,“真不是我鄙视我哥,之前在B市我哥和童佳纾眉来眼去,心肝宝贝都叫上了,闹了老半天,人还没追到。”

    纪子航额角突突的跳,觉得他妹太膨胀了,他看着唯一为他爱情操心的夏念,“你放心,我心里有数,不过还要你帮我个忙。”

    夏念,“你说。”

    纪子航扫了眼黎馨,黎馨右眼一跳,不好的预感。

    “你和阿锐婚礼,请佳纾过来做伴娘,婚礼那天捧花给她。”

    夏念还没反应过来,黎馨就炸了,“哥,你怎么这样,说好了捧花给我的。”

    夏念没搭理她,直接说:“可以,我之前已经跟佳纾说了,我婚礼她会回来,不过她没答应做伴娘,我怕她工作忙,也就没求她,回头我再求求她。”

    黎馨愤愤不平的说:“喂,不可以这样,你捧花必须给我。”

    黎大小姐向来霸道,夏念却不吃她这套,“为什么不可以这样,我的婚礼我做主,再说了,你又不叫我姐,我凭什么把捧花给你。”

    黎馨气的跺脚,“你想的美,我才不叫你姐呢。”

    黎馨和夏念向来不对付,夏念的妈妈嫁给了黎馨的妈妈,两人是异父异母的姐妹,这两年关系好多了,早几年夏念刚住到黎家的时候,黎馨天天都要把家里闹的鸡飞狗跳。

    夏念耸耸肩,“我和你又没什么关系,佳纾是我的好姐妹,我捧花肯定给她。”

    黎馨哀怨的看向纪子航,“哥,哪有你这样的,跟妹妹争,我都想要捧花很久了。”

    从听说新娘的捧花被谁抢到了,就代表谁好事将近开始,黎馨就对夏念的捧花虎视眈眈,势在必得,好容易快盼到能拿捧花的日子了,结果被纪子航横插一刀。

    纪子航轻笑一声,“没办法,谁让我重色轻友呢,比起能娶到媳妇,妹妹算什么?”

    黎馨,“”

    她觉得自己这是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她撇了撇嘴,看到盛嘉木坐在一旁没事人一样,睨了他一眼,撒娇,“嘉木,嘉木,我想要捧花。”

    盛嘉木哄她,“没事,不就一把捧花吗?子航要就给他。”

    “我也想要,谁拿了新娘的捧花谁就有好运气。”

    盛嘉木闷笑一声,“没拿到捧花,我也会娶你,乖,捧花这种迷信的东西,就留给你哥这样把希望寄托在迷信上的吧。”

    黎馨得意了,搂着盛嘉木脖子向纪子航秀恩爱。

    “让我做伴娘?”

    童佳纾收到夏念的消息有些纠结。

    “是啊,你以前说过,我和时锐结婚了,你要给我做伴娘,我生的孩子,要认你做干娘。”

    “可是伴郎那边”伴郎那边肯定有纪子航,这是童佳纾最大的顾虑。

    夏念装作不知道她的意思,问,“伴郎跟伴娘没什么关系啊,伴郎是时锐请的朋友,伴娘是我的朋友,我之前也在想,你工作那么忙,回来一趟不方便,但我这几天寝食难安,总想着咱们从前在一起的日子,你不回来,我婚都不想结了。”

    这么夸张的吗?

    童佳纾失笑,故意说:“行啊,那你别嫁给时锐,嫁给我好了。”

    夏念浅笑,“好了,不开玩笑,你来吧,我真的希望你能来,你知道的,我交心的朋友不多,也就你和我几个大学室友,时锐从小和嘉木子航他们一起长大,加上大学室友,请的伴郎就比我的伴娘多了,我把伴娘服装发给你,你选一套,我让人按照你的尺寸改一改。”

    “喂喂喂,我可还没答应你啊,改什么改。”

    夏念歪着头,笑的一脸纯良,“你会的吧,会的吧。”

    童佳纾横了她一眼,“会。”

    “好的,你周五的假能请掉吗?”

    童佳纾:“你婚礼不是周末吗?我周六回去。”

    夏念:“这次婚宴是姑姑替我准备的,黎时两家商界政界都有朋友要来,婚礼前一天有些环节要提前演习一下,你做伴娘的话,周六就要在这边,你周五几点下班?”

    “五点。”

    “行,我让人开车过去接你。”

    童佳纾忙说:“不用这么麻烦,我周六早起,坐高铁就行了。”

    夏念,“不麻烦,你周六早起坐车太累了,放心,时锐安排的司机很靠谱,你在车上休息好,回来给我做最美的伴娘。”

    以时锐的能力,安排个司机确实不算什么,童佳纾笑着说:“行,让我也享受一把专车接送的待遇。”

    周五一下班,童佳纾就提着包往楼下跑,夏念刚刚发消息跟她说,司机已经到了。

    下班的点,同事都一窝蜂的挤在电梯里商量着去哪吃饭,王莉问童佳纾,“我们今天去吃火锅,K歌,你要一起吗?”

    童佳纾摇头,“我今天有点事,要回老家。”

    “那改天再一起约。”

    童佳纾和同事一起到楼下,正要看看夏念发给自己的车牌号在哪,王莉拉着她的胳膊,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说:“迈巴赫房车,有钱人。”

    童佳纾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傻眼了,她特意跟念念说要低调点,念念说安排的司机开的是家里性价比最高的车,适合家庭旅游的车,现在给时家的司机叔叔都这么有钱了?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