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都市小说 > 似桃花撩人 > Chapter32

Chapter32

推荐阅读:
    纪子航居然要在她家里做饭, 童佳纾头疼不已,又拗不过他, 只好发消息说:“随便做一些就行了, 我不挑食。”

    纪子航看她发过来的消息,挑了挑眉。

    “羊肉不吃, 鸭子不吃, 猪肉不吃, 鱼肉看心情, 洋葱不吃,芹菜不吃, 胡萝卜不吃,菠菜不吃,香菜以及一系列绿色调味品全部不吃,你这叫不挑食?”

    纪子航列举了一长串她不吃的菜单,童佳纾汗颜,狂拍马屁, “纪总记忆力真好。”

    纪子航, “我妈从小教育我, 男人要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所以我对别人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听一遍就记下来了。”

    听起来,很棒的样子呢。

    “那你就做几样我爱吃的菜吧。”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纪子航盯着她发过来的消息, 忍不住想笑,还真是会投机取巧。

    他换了身衣服, 出门去超市买菜,他长手长脚的挤在一群阿姨中间,格格不入,前面排了长长的一条队,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前面的几个阿姨窃窃私语,看着他笑,见他抬起头,主动转脸用蹩脚的普通话问,“小伙子,你家也住这一片?”

    纪子航说:“刚搬过来。”

    “我就说呢,怎么以前没见过你出来买菜,哪个小区的?”

    纪子航报了童佳纾租住的小区名,阿姨笑着说:“真巧,我家也是这个小区的,现在的年轻人,会做饭的可不多了,哎,有女朋友了吗?”

    在这个超市买菜的大多都是这个小区的,前面问了那么多,估计重点就是最后一句。

    纪子航轻笑一声,言语间颇为得意,“我就是做饭给我女朋友吃的。”

    几个阿姨面有遗憾,扭过头去频频点头,真不错,现在的小伙子都会疼老婆,哪像我们那会啊,男人连酱油瓶倒了都不知道扶一下,还是现在的小姑娘有福气。

    纪子航从前不喜欢听一群阿姨唠叨,家里那些阿姨,熟悉的不熟悉的,见到他都是好话捧着,要不就是唠叨他,可以找女朋友了,像他这个年纪的男人,又是这样的家世,没谈过恋爱的也就他了。

    这不是废话吗?他能不知道自己该谈恋爱了吗?可他能有什么办法,童童不跟他,他也着急,还要听着她们唠叨,简直是烦不胜烦。

    尤其是说到最后,总是会来一句,她们有认识不错的姑娘,想介绍给他。

    可今天在这拥挤的超市里,听着一群带着本地口音的阿姨旁若无人的交谈,他反而越听越喜欢。

    几位阿姨付完钱离开时还看了他好几眼,他把菜放到收银台上,老板娘替他打包,他隐约听到那些阿姨有人对他持有不好的观感。

    “你看这个小伙子,衣着打扮都这么讲究,长得嫩汪汪的,哪里像是会做饭的人啊,今天又不是周末,这个年纪的年轻人都要上班的,这个点都还没下班呢,这个小伙子一身名牌,又不上班,还做饭给女朋友吃,这不会是那个吧?”

    “不会是什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还能有什么?就小鸭子呗,被富婆包养了,不然这么年轻,打扮又这么阔气,怎么不用上班呢?”

    “哎,你这么一说,还真像啊。”

    几个阿姨迅速被说服,纪子航脸都黑了。

    果然,他还是不适合听一群阿姨说话。

    他从超市出来,两个手满满当当的拎着肉,蔬菜水果和一堆零食,经过一家花店的时候,他又进去要了一束红色玫瑰。

    回到家先把排骨和牛肉洗了放到高压锅里熬,去阳台上把他今天洗的床单被单收了套上,床上叠的整整齐齐。

    童佳纾一堆开门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香味,包都没拿下来,就忍不住往厨房凑,纪子航身上系着围裙,手里拿着锅铲在锅里翻炒,低着头,专心致志。

    童佳纾停住了脚步,倚靠在门框上,看着他忙碌的身影,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情绪。

    她曾肖想他无数次,如今这样,倒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人贵在知足,能得纪子航这样的男人为她做一顿饭,此生无憾了吧。

    如果,如果……

    她笑了笑,她在想什么呢。

    纪子航炒好了一个菜,头都没抬,说:“去洗手,马上可以吃饭了。” 

    童佳纾哦了一声,挤到厨房的水池边洗手,眼睛往他锅里瞅,“你做了什么,好香啊。”

    纪子航把菜装进盘子里,说:“炒了个虾,牛肉,排骨,螃蟹,白菜,番茄鸡蛋汤。”

    这么多菜,童佳纾垂头把料理台上盖着菜的盖子一个个打开,居然连装盘都很讲究,堪比五星级酒店,童佳纾看向纪子航的眼神都变了,竖着大拇指说:“纪总,你也太棒了吧。”

    纪子航面上波澜不惊的从架子上拿了两个碗装饭,童佳纾盯着那些菜,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她迫不及待的把菜往餐桌上端,看到餐桌上摆着一束大红色的玫瑰花,笑着调侃,“纪总还买了玫瑰花,这么有情调啊。”

    她拿起玫瑰花看了看,纪子航端着米饭出来,心旷神怡,口不应心的说:“买菜的时候老板送的。”

    童佳纾拿着玫瑰花的手僵了一下,意兴阑珊,卖菜的老板应该是女的吧,不然怎么会送纪子航玫瑰花,纪子航还给拿回来了。

    她把玫瑰花往旁边的沙发上一丢,酸溜溜的说:“丑死了,什么品味,又土又俗,居然会有人把这种难看的花送出手。”

    纪子航听她嫌弃的话,心里气的要死,面上还装作若无其事的转身拿起那一束玫瑰花丢到垃圾桶里,回过身扯了扯嘴角,“你这张嘴,可真毒。”

    童佳纾以为他是替外面不知道哪里的老板娘打抱不平,更加刻薄道:“本来就是,这么丑的花,要是有人送给我,我肯定会当场摔他脸上,送这种花不是侮辱人吗?把人当什么呢,这明显就是看人家好看,就随手送花,也不管别人喜不喜欢,太轻佻了。”

    纪子航默默无言,童佳纾看他神色很不好看,想着自己刚刚的话,虽然难听,但大多是说那个送花给他的老板娘,没说他什么呀。

    她想纪子航可能是误会她了,毕竟她的话那么阴阳怪气,她惴惴不安的看着纪子航,灵光一闪,说:“我是觉得那个花摆在餐桌上,和你做的菜实在不配,拉低了你的档次。”

    纪子航深吸口气,无奈道:“吃菜吧。”

    童佳纾哦了一声,心里想,估计卖菜的应该是年轻的美貌女子吧,纪子航这个人,从小就会怜香惜玉,他自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尊重女性,她从来没在他口中听到一句侮辱女性的话,而身为女生的自己,却说出这么刻薄的话来,他听了肯定不舒服,觉得自己小心眼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好在纪子航手艺实在是好,很快就让她忘了那点不愉快,大快朵颐起来。

    饭后,她想去刷碗,纪子航拦住她,说:“你去倒垃圾,锅我来刷。”

    童佳纾听话的把他放在厨房里的几个垃圾袋装好拿到楼下去扔,回来的时候纪子航还在厨房洗碗,茶几上摆了一盘水果拼盘。

    果盘和水果叉都是一套新的,很精致。

    童佳纾去过纪子航家,那时候他家里吃的用的就很精致,不过都是保姆弄得,没想到纪子航自己出来生活,没有保姆在身边,也这么讲究。

    童佳纾躺在沙发上,打了个电视机。

    她平时回家是不爱看电视的,但今天莫名觉得这种感觉很爽,她叉了一块草莓放到嘴里,忽然想到昨天纪子航说想吃草莓,她端着果盘跑到厨房,捧到纪子航跟前,献宝似的问,“纪总,吃不吃呀?”

    纪子航偏过头,觉得好笑,明明就是他切得果盘,好像成了她准备的一样。

    还算是个有良心的,没有只顾着自己享受,把他给忘了。

    他两个手都是水,微垂着头,童佳纾很上道的拿着叉子喂了他一块。

    “还要不要?”

    纪子航当然想让她喂自己多吃点,但她再在这里,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就不止吃点草莓那么简单了。

    “你先出去,我先洗碗。”

    童佳纾点头,端着碗站在纪子航身后,趁他看不见,颐指气使的比划着口型,“把碗洗干净点,不洗干净不许上床睡觉。”

    她说完,扭过身,捧着果盘,走路的架势嘚嘚瑟瑟的。

    躺在沙发上,这感觉实在太爽,她拿起手机,发了条朋友圈。

    “上班回家有人做好饭,吃完饭有人刷锅洗碗,什么都不用做,这应该是大部分男人的婚姻福利吧,怪不得那么多男人都想早点成家立业,这感觉确实爽呀。”

    很快就有认识的在她的朋友圈底下评论。

    “可是男人要赚钱养家,压力也大呀。”【笑脸】

    童佳纾被这条评论恶心到了,一看是她的一位大学男同学。

    回复道:“呵呵,难道女人就不用工作吗?但凡觉得赚钱养家压力大的,都是工资不足以养家的,女人还不是要上班工作。”

    “但是女人工资都没有男人高啊,夫妻之间计较那么多干嘛。”

    “婚姻得利者当然可以不计较,如果你这么想,我真为你未来的老婆感到悲哀。”

    童佳纾被这傻逼气到了,气呼呼的伸手捞了一片橙子吃,突然感觉头上一片阴影,纪子航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

    他伸手把她的手机抽过去,幽深的眼眸盯着她的手机。

    童佳纾吃东西的速度放缓,纪子航手指在她手机上划了几下,把手机还给她。

    童佳纾接过手机,刚刚和她杠的人被他删好友了。

    “你怎么把我好友删了?这是我大学同学。”以后要是遇到了不太好。

    纪子航淡淡的说:“这种大男子主义,思想停留在封建社会的人,留着躺在朋友列表里都觉得膈应。”

    这话真是说到童佳纾心坎里去了,点头说:“就是啊,现在哪个年轻女人不工作啊,很多婚后的女子放弃工作也是因为要带孩子,不得已,为了家庭付出那么多,最后却落不到一句好。”

    纪子航说:“犯不着为了这样的人生气。”

    “果然富人都是有道理的,纪总你真是不止经济富有,连精神都是站在人类的顶端,如果所有男人都像你这样就好了。”

    纪子航忽然凑她很近,“你觉得我好?”

    童佳纾愣住了,点头,“是呀。”

    纪子航轻笑,“接着说。”

    童佳纾不解的蹙着眉,说,还说什么呀,没有要说的了呀,继续夸夸他?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