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都市小说 > 似桃花撩人 > Chapter30

Chapter30

推荐阅读:
    “一看就什么?”纪子航唇角轻翘, 迈着腿向她走过来。

    童佳纾摇头,“没, 没什么, 你不是饿了吗?我在给你煮泡面。”

    他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空气仿佛凝滞住, 童佳纾从他身侧绕过去, 到冰箱拿了个鸡蛋, 鸡蛋砸在碗边, 一不小心,壳全部掉进了蛋液里, 她手忙脚乱的去找筷子。

    纪子航走到她身后,唇角凑到她的耳边,轻轻的说:“你心跳加速了好多。”他的双手放到她的两侧肩膀,光洁的玻璃砖上映出他轻快的表情,眼眸似笑非笑。

    童佳纾不自在的缩了下脖子,想要往旁边挪, 他伸出一只手, 撑在前面的墙壁上, 把她整个人圈在厨房的拐角。

    她能感受到他身上沐浴乳的香味,后背胸膛若有似无的贴着自己,呼吸喷洒在她的后颈,童佳纾脑袋发懵, 他不说她还没觉得有什么,他一说她就感觉自己心跳真的很快, 她下意识的一手捂住胸口,身后纪子航闷笑一声,童佳纾强忍着脾气,威胁道:“你再这样,就没有吃的了。”

    她指的是泡面。

    纪子航淡淡的说:“没有东西吃,我就把你吃了。”

    他的语气轻松又平常,好像吃了她,就像吃泡面一样。

    都是成年人了,童佳纾不免脑子里开始跑黄料,当她想到此刻站在自己身后的他连上衣都没穿时,童佳纾想哭了,这人变的也太快了吧,平时一副禁欲系,谁碰他一下就把谁送进监狱,让谁家破人亡的贞洁烈男架势,结果还不是为了口吃的,连这么没羞没皮的话都说出来,简直是没有节操。

    她故作淡定的说:“纪子航,你再这样,我要报警了哦。”

    纪子航神色诡异,“佳纾,你要报警告我什么呢?就算我对你做了什么,警察来了不会信你,比起你告我强/奸,警察应该会更相信是你见色起意,事后又想敲诈勒索,而且你家小区楼下有监控,监控能显示,是你强拉我上楼的,而非我主动上楼,所以你报警没用,我会反过来告你仙人跳,碰瓷。”

    童佳纾用血的教训总结出一个道理,以后大马路上遇到车抛锚的男人,千万不能伸出援手。

    这人是怎么正气凛然的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还井井有条,果然商人都是狡诈的。

    她妥协了。

    “大哥,劳烦高抬贵脚,移驾客厅,再不做锅里的水都要烧干了。”

    纪子航看了眼,一脸大爷的吩咐,“汤不要太咸,鸡蛋不能有壳,样子不好看我不要,不然,我就报警了哦。”

    想打他怎么办?都寄人篱下了还这么横。

    “知道了。”她没好气的说。

    纪子航满意了,终于肯离开厨房了,童佳纾对着他的后背用锅铲对着他的头比划了一下。

    “不要用锅铲对着我的头。”

    童佳纾:“”这人,开了后眼吧。

    他像能听到她心里话一样,“我后面没长眼睛,你家客厅正对着厨房门有一面镜子。”

    童佳纾尴尬的呵了一声。@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平时煮泡面味道很好,毕竟平时做的最多的就是泡面,偏偏今天她越想做好,就越做不好,鸡蛋打了两个都是整个壳掉到锅里,她用筷子挑的眼睛都花了,最后自暴自弃的给纪子航端了上去。

    当她端着鸡蛋混着蛋壳的鸡蛋煮泡面放到纪子航的面前时,她的心都是虚的,纪子航抬起头看她。

    她咳嗽一声,强行辩解,“鸡蛋加了蛋壳,才好看,软中带硬,柔中带刚。”

    本来以为又要受到纪子航的一番冷嘲热讽,没想到他端过去,二话没说就吃了。

    吃完还很主动的去把碗给刷了。

    窗外雨下的越来越大,童佳纾问纪子航,“杜助理有空来接你吗?”

    纪子航坐在沙发上,像一个被遗弃的孤儿,摇了摇头,“他昨天回老家了。”

    “那还有别人能来接你吗?”

    纪子航微阖上眼,倚靠在沙发上,眼底透着一丝疲倦。

    童佳纾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她明天还要上班,以往这个点她都该睡觉了。

    “我在网上叫个车试试?”

    空气突然黯淡,纪子航冷冷的说:“我坐着等一会,雨停了,我就下去打车。”

    童佳纾对上他幽深的黑眸,突然觉得心虚,怎么好像她要赶他走一样。

    “那你先坐着看会电视。”

    她拿了衣服去浴室洗澡,拉开浴室门的时候,没看到纪子航的人影,她以为纪子航已经走了,担忧的看向窗外。

    狂风呼呼的拍着窗户,雨幕如帘,防盗窗沙沙的响,她低低的咒骂一声,“鬼天气。”

    她抬手抓了把头发,余光瞥见那白色沙发上侧躺的高大身形,这不省心的哪里是走了,这是躺着睡了。

    窄小的沙发上,纪子航和衣躺着,双腿交叠,搭在茶几前面的小凳子上,他的眉心蹙着,面庞发红。

    童佳纾的手碰上他的额角时,只是觉得他在雨里淋了那么久,刚刚洗完澡出来又没穿衣服晃了那么久,可能是发烧了。

    窗外空中轰鸣鸣的叫着,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光虚浮的飘在他的眼睫,他悠的睁开眼,狠狠的攥住她细白的手腕。

    “做什么?”

    她低着头,发丝垂到他的脖颈,痒痒的,童佳纾吓了一跳,呆呆的望着他,说:“我看你脸有点红,怕你发烧了,你难受吗?”

    纪子航胸口起伏,眼底里酝酿的情绪似乎是要把她烧着一般,良久,他蔫蔫的,拉着她的手放到了胸口,声音低哑,“难受。”

    理智告诉她,应该推开他。

    可他拽着自己的手,说难受的时候,她怎么都下不去手。

    她们就这样在沙发前待了十几分钟,他的呼吸渐渐绵长,手腕被他攥在怀里,起了一层薄薄的汗,他的身上很烫,闭着眼睛,脸上通红。

    “纪子航,起来。”

    沙发上的人一动不动。

    “纪子航你起来,你生病了,我去给你拿药。”

    “别动,别吵。”他翻了个身,差点从沙发上摔下来。

    “纪子航,这里不能睡呀,要睡去床上睡。”

    “好的。”纪子航的下巴在她手背上蹭了一下,慢悠悠的站起了身。

    童佳纾:“”

    童佳纾上午从部门开会开始就在犯困,汤宁看了她好几眼,会后单独把她留下来,关切的问,“怎么了?身体不舒服。”@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童佳纾摇头,“没事。”

    她昨晚为了照顾那祖宗,折腾的没睡好。

    汤宁说:“你这阵子都心神不宁的,工作状态不太好,你今年年假还没休,要不要出去放松放松。”

    童佳纾说:“不用,这阵子手上项目比较多,再等等吧。”

    “对了,博元的纪总。”

    一提到纪子航,童佳纾神经敏感的打起了精神。

    汤宁笑着说:“没什么,我就随便提了一下,你别紧张。”

    童佳纾意识到汤主管是在逗自己,红着脸说:“我跟他没什么关系。”

    “我知道,你们只是同学,我也没说你们有关系啊。”

    汤宁双手撑在下巴上,平时高冷的女强人瞬间变得一脸八卦,童佳纾招架不住,落荒而逃。

    晚上童佳纾下班经过菜市场买了一堆菜,推开门的时候客厅里和她走的时候一模一样,她下意识的走向自己的卧室,昨晚纪子航睡在她的房间,她睡在苏琪的房间。

    房间里隐约传来激动的男声和热烈的鼓掌声,她推开卧室门,就看见纪子航靠在床头,唇角轻抿,手里拿着手机,正在播放着篮球比赛,听到门的声音,抬头看了她一眼,“回来了。”

    这语气,还真把这里当做自己家了。

    童佳纾没好气的说:“怎么还不走?”

    “没有衣服。”

    “你衣服不是穿的好好的在什么吗?”

    纪子航抬眼,“内裤没有,走路不方便。”

    “你昨天来的时候没穿?”

    “都脏了,而且昨天还淋湿了。”

    童佳纾指责道:“家里一天都没人了,你自己在家,都不会动动你那金贵的手,洗一洗,现在都干了,你不洗,难道让我给你洗吗?纪子航,昨天下雨了,而且你发烧了,没地方去,我照顾你也算是尽了咱们好同学的情分,可你现在好手好脚的再这样,就说不过去了。”

    纪子航关了手机视频,坐起来。

    童佳纾凌人的气势削减了很多,低着头,喏喏道:“纪总,你可要记得,是我帮了你。”以后合作项目也多关照着她点。

    纪子航半眯着眼睛,片刻后,张开双臂,“来吧,抱一抱你,犒劳你。”

    童佳纾无语了,他把自己当什么了,她辛苦伺候他这么久,他就抱一抱回报自己?搞得好像她说了这么多,是觊觎他的美色一样。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