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都市小说 > 似桃花撩人 > Chapter19

Chapter19

推荐阅读:
    胡志成和纪子航和和气气的握了手,胡志成指着玄关处鞋柜上的一双灰色拖鞋,“事先不知道你要来,家里也没准备多余的拖鞋,这双是我的,你先凑合穿吧。”

    苏琪听了胡志成的话都愣了,心里忍不住发笑,这可真是环境使人成长,平时只会默默付出的竹马同学,今天居然强势的一副男主人做派了。

    纪子航目光落在胡志成身前的围裙上,不动声色道:“不用了,以后要经常来的,总不能每次都穿你的,等会我和佳纾去买点生活用品。”

    胡志成客气道:“那怎么行,你是客人,哪能让你自己去超市买东西,我去吧。”他把身上的围裙拿下来,顺手递给童佳纾,“我去趟超市,厨房里我切了两个果盘,你端出来招呼客人,锅里面我烧了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你饿了的话就先吃点。”

    两个争风吃醋的男人一来一往,谁也不让着谁。

    胡志成冲着纪子航笑了笑,拍拍纪子航的肩膀,换鞋出去。

    纪子航因为他和童佳纾自然的互动,面上风轻云淡,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他知道胡志成是在故意挑衅自己,也知道童童和胡志成之间没有关系,充其量就是胡志成单恋佳纾罢了,他不在乎,他的童童如此优秀,有追求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他心情糟糕的主要原因是,五年前,他可以坦然自若的把胡志成隔绝在自己和童童之外,可是五年过去了,这五年他对童童身上发生的事情太过片面,而胡志成却一直陪在她身边。

    他嫉妒胡志成,他清楚的知道童童和胡志成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将是他永远也抹不掉的。

    他笔直的站在门前,童佳纾对他说:“进来吧,不用换鞋了,地上本来就不干净。”

    她拿着胡志成的围裙去厨房,纪子航走进来,苏琪招呼他坐。

    两室一厅的房子,客厅面积不大,布置的很温馨,摆了张白色的沙发和小茶几,正对着电视墙面,他身长腿长,坐在小沙发上,略显局促。

    平时还不觉得屋子小,大概是他气场太过强大,总觉得直挺挺的坐在那里,与这里格格不入。

    苏琪跟着进了厨房,看童佳纾手里端着果盘要去客厅,拉着她的胳膊把她拽了过来,附到她耳边,小声说:“老实交代,什么时候和纪总勾搭上的,上回在医院聊起他你还不说。”

    童佳纾白了她一眼,“没什么关系,你不要乱说。”

    “你都骑人家身上了,还没什么关系?”

    要不是手上端着果盘,童佳纾都想摁着她的头把她塞马桶里,她叮嘱道:“我回头再跟你说,你不要胡说八道。”

    苏琪撇了撇嘴,“放心吧,我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吗?”

    童佳纾端着果盘放到纪子航跟前,转脸又要去忙活,纪子航拉住她的手腕让她坐。

    两人沉默着坐在沙发上吃水果,苏琪一直坐在一边,捧着脸看纪子航,时不时的发出乐呵呵的笑声。

    童佳纾怕她乱说话,一个劲的往她嘴里塞水果。

    胡志成回来的时候还提了一箱酸奶,纪子航看见了起身接过去,问:“多少钱?”

    胡志成一愣,纪子航继续说:“你还在念书呢,研究室里的那点补贴你自己都不够花。”

    胡志成脸色羞的通红,骨子里的清高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梗着脖子,怒斥纪子航,“你瞧不起谁呢,你以为你有两个臭钱就了不起啊。”

    积攒了一晚上的怨气全都爆发出来,纪子航微微挑眉,淡淡的说:“我没有那个意思。”

    胡志成冷哼一声,向来温声软玉的人疾言厉色起来眉毛吊的都有些滑稽。

    “我给佳纾买东西,关你什么事,你以为你是谁啊。”

    眼看两人就要吵起来了,苏琪赶紧向童佳纾求救。

    童佳纾头都大了,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打圆场说:“好了,都别生气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家都是老同学。”

    纪子航,“我没生气。”

    胡志成,“谁生气了?”

    童佳纾,“我生气了,是我生气了好不好。”

    这俩祖宗,她一个都得罪不起。

    晚饭自然也没吃成,胡志成实验室的导师打电话过来让他过去有点事,临走时凭借他的三寸不烂之舌硬是把纪子航说成了危险分子,不适合和两个小姑娘共处一室,带着他一起走了。

    纪子航走时童佳纾瞥了眼他的脸色,臭的不行。

    苏琪盯着两个人的背影,感慨道:“原来你这位竹马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她还一直以为胡志成逆来顺受呢,原来是顺境生长习惯了,没有压力就没有斗志,现在来了个竞争力巨大的博元太子爷,竹马兄弟瞬间就爆发了。

    苏琪搂着童佳纾的脖子说:“这两个,你喜欢哪一个?”

    童佳纾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是天仙啊,人见人爱,他们俩都很优秀好吗?我哪有资格在他俩之间挑三拣四。”

    苏琪捏了捏她嫩的出水的脸颊,“你这平时挺自恋一个人,怎么到了正经时候这脑袋瓜子就不好使了,就竹马兄弟和太子爷见面那□□味,十里之外都能闻见,要不是为了争风吃醋,我苏琪明天就跟你姓,我叫童琪。”

    童佳纾无奈道:“真没有,你想多了,而且你才见纪子航一面,你怎么知道他喜欢我?”

    苏琪高深莫测的笑了一下,说:“我知道了,你喜欢的是纪子航,哎呀呀,竹马默默陪伴五年,深情霸道总裁千里追妻,竹马不敌天降惨出局。”

    童佳纾真想摁着他的头把她塞马桶里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童佳纾躺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的给纪子航发短信。

    “志成就是这个性子,你不要往心里去。”

    她消息发过去后,手机放在胸口,等到快睡着了纪子航才给她回了个消息。

    “本来就没往心里去。”

    童佳纾刚要松一口气,拍他马屁说他大气,就听他说:“现在往心里去了。”

    童佳纾,“为什么?”

    纪子航,“自己悟。”

    童佳纾,“”

    童佳纾到底也没悟出来纪子航什么意思,她躺在天花板上,想着想着,她就想到多年以前,她第一次鼓起勇气向纪子航表白。

    一中高中部每个年级都划分为直升班励志班和普通班三个等级,直升班都是初中便在一中念书,成绩优秀的学生才能进的班级,童佳纾和纪子航所在的班级就是直升班。

    一个年级总共就三个直升班,直升班和直升班的老师之间竞争大,童佳纾班级的班主任老高和隔壁班王主任向来不合,老高是教英语的,十二十三十四三个班级的英语都归他教,童佳纾所在的十三班因为女生偏多,英语一直都是年级组遥遥领先的。

    因为上一次考试十三班比十二班的英语平均分高了十二分,王主任心怀不满,在教师大会上把老高举报了,说老高因为私人问题,公报私仇,故意不认真教十二班英语,导致十二班英语成绩比别的班级差了一大截。

    老师之间的争斗牵扯到了学生,两个班级的学生都为自己班班主任打抱不平,又不能真的在一起打一架,身为班长的胡志成跑去和十二班班长约战,要来一场篮球比赛,如果十三班输了,十三班集体同学代表老高向王主任道歉,如果十二班输了,十二班集体代表王主任向老高道歉。

    十三班阴盛阳衰,会打篮球的男生不多,公认打篮球好的纪子航和时锐理所当然的代表班级出站。

    童佳纾是班上的文艺委员,加之和胡志成的关系,班上的后援活动基本都是她一手操办。

    那时候时锐正在追求夏念,明眼人都看的出,她藏了点小心思,在定做班级应援牌的时候拉着夏念打掩护,班级其他人的牌子上面写的都是十三班必胜,只有夏念和她的牌子不一样,夏念的牌子上写的是时锐两个字,一周还点缀了小爱心,她的牌子上,写的是纪子航的名字,不过到底不敢太招摇,没有点缀上爱心。

    最开始订制的时候,她是犹豫过要加爱心的。

    她和夏念跑到篮球场的时候,篮球场四周已经站满了人,时锐和纪子航在学校的人气一直很高,四周声音很乱,喊什么的都有,根本分不出来喊的是谁。

    童佳纾立马组织班里的女生挥舞手中的牌子,喊加油。

    篮球赛还没开始,十三班和十二班的女生拉拉队已经开始较劲的比着哪个班级的声音大,纪子航骚包的要命,冲着十三班的女生吹口哨,十三班女生立马尖叫着喊:“纪子航,你好帅。”

    童佳纾跟在人群中,拼命的挥舞手中的牌子,发自内心的喊,“纪子航,你好帅啊。”

    她的声音淹没在潮流中,她听着耳畔的人喊纪子航好帅,心里愤愤不平,她知道这些人里,大部分怀揣着和她一样的想法,想泡纪子航。

    她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借着教夏念给时锐加油的理由,挥舞着手中写着纪子航名字的牌子,跳起来喊,“纪子航,纪子航,你好帅,我好喜欢你,啊——”

    场上刚抢到球的纪子航听到她的喊声被吓了一跳,手一松,球就掉了。

    篮球落在地上来回跳动,童佳纾的心也跟着上下跳动,她那句话已经喊了出来,只能破罐子破摔的冲着场上疯狂比爱心,假装自己是个合格的拉拉队队员,掩饰内心的慌乱。

    纪子航只扫了她一眼,就不在看她,纵身一跃,给队友传球。

    那一球,是个漂亮的三分球。

    童佳纾的心情却一点都不漂亮,她想纪子航果然是不喜欢自己,不然干嘛不看自己,球都比自己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