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都市小说 > 似桃花撩人 > Chapter18

Chapter18

推荐阅读:
    “喂,你说什么呢?快把手机还给我。”

    纪子航冷着脸把手机举高,童佳纾跳起来都没碰到手机,急的拉着他的胳膊。

    他胳膊直直的举在那里,纹丝不动。

    真是太气人了。

    纪子航的衣袖被他拽的手腕都露出来一小截,悠然自得的看着她跳脚。

    此地水色秀丽,空气怡人,鸟语花香的小镇传来阵阵游人的谈笑声,小摊主的叫卖声,手机那边的苏琪听着背景声音觉得童佳纾不像是骗子拐卖了,好奇地问,“你是谁啊?”

    纪子航扫了童佳纾一眼,“你觉得呢?”

    苏琪试探性的问,“听先生这嚣张的宣布主权,大约是佳纾家里的男人?”

    他按了免提,苏琪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童佳纾耳里,她听的心都提起来了,瞪大眼睛看着纪子航。

    纪子航轻笑一声,没有否认,他正要开口对着那边的苏琪说什么,童佳纾担心这两个胡说八道,伺机而动,绕到他背后,胳膊搂住他的脖子,跳到了他的背上。

    “哎,别闹。”

    他一手向后搂住她的腰,童佳纾趁机抢过手机,对苏琪说:“琪琪,是我。”

    苏琪一听是她的声音,“怎么换成你了,扫兴,你男人呢?”

    童佳纾觉得自己要被苏琪这敌我不分的态度气吐血了,愤愤的说:“他被我骑着呢。”

    “噗……他被你骑着?你这么狂野的吗?”

    “啊,不是不是,他不是被我骑着。”

    纪子航扭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羞红的脸。

    “所以你是承认他是你男人喽,快说,你什么时候在我福尔摩斯琪的眼皮子底下和别的男人暗度陈仓的。”

    童佳纾注意到纪子航心情颇好的挑了挑眉毛,在憋笑。

    她懒得再跟苏琪解释,直接说:“我晚上回去再说。”

    她结束通话,把手机装到包里,松了口气。

    纪子航戏谑的声音传来,“你要在我身上骑多久?”

    四周隐约有行人看过来,童佳纾脸上发烫的从纪子航身上跳下来,对上纪子航调侃的眼神,结结巴巴的给自己找借口,“你怎么跟琪琪乱说话呢?”

    纪子航整理被她拽的发皱的衣袖,诧异道:“我乱说什么了?说我是你男人的是你闺蜜,承认我是你男人的是你,跟我可没什么关系?”

    他一脸坦然的把自己从刚才那场闹剧中摘干净,抖了抖衣角,一身正气的指责她,“你还说出骑在我身上这种让人误会的话。”

    童佳纾噎了一声,貌似是这样的。

    可刚刚先发起挑衅的人明明是她,童佳纾心气难平,“你还说人家成成是野男人,人成成招你惹你了。”

    纪子航唇角下耷着,阴阳怪气的说:“什么成成,叫的这么恶心。”

    童佳纾,“你这人怎么这样,成成这名字怎么了,我从小到大都这么叫他,他小名就是这个,家里人也这么叫他。”

    纪子航默了会,童佳纾以为他意识到自己不对了,正打算转移话题,毕竟没必要为了这种小事追究,就听纪子航说:“娘炮。”

    童佳纾提了一口气,“你说什么?”

    纪子航又沉默了。

    娘炮自然说的不是她,她本来就是女的。

    娘炮说的是无辜躺枪的胡志成,童佳纾很为胡志成打抱不平,剩下的小吃她也吃不下去了,一股脑的塞到他手里,双手插腰,不住点头,“你说你这人,不喜欢你可以不听啊,干嘛非要骂人呢,你说成成这名字娘炮是吧。”

    纪子航幽深的眸子落在她气急败坏的脸上,又沉了几分。

    童佳纾抿着唇,“行,你嫌成成这名字娘是吧,好,航航。”

    纪子航愣了一下,眸中划过一抹不知名的情绪。

    童佳纾猜测他大概是被这个被他称之为娘炮的名字恶心到了。

    他闭着眼,说:“你再叫?”

    童佳纾歪着脑袋,“航航,航航,航航,唔”

    她来不及反应,周身就被浓烈的男性气息包裹,嘴唇被他贴上来时,她浑身僵硬,双手拼命的挣扎推他的胸膛,他腾出一只手握住她的双腕,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

    “纪”

    她趁着他停下来的空档,刚说了一个字,他的唇舌趁机抵了进去,他松开她的手腕,搂住她的腰身把她往怀里带,唇舌在碾磨,她的第一反应没有推开他,晕晕乎乎的,双手紧张的拽住他的衣袖。

    凉风吹过时,童佳纾双手捂住嘴,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一脸不知所措,“你你亲我。”

    纪子航胳膊搭在桥石上,她的嘴唇微微红肿,眸子里含着一片朦胧的水光,眼尾嫣红,小步的往后挪着,怂兮兮的质问他,像被拔了刺的小刺猬。

    纪子航伸手按在她的唇角,她惊得不知所措,他的食指在她红润的唇上摩挲,低声说:“还叫吗?”

    童佳纾摇头,她再也不敢叫他觉得娘炮的名字了。

    她嘴贱,只是没想到他居然用嘴来堵她。

    纪子航勾了勾唇角,捏住她的耳朵,“这才乖。”

    你才乖,你全家都乖。

    童佳纾抿紧了唇,敢怒不敢言。

    “以后还乱喊吗?”

    童佳纾保证,“我以后再也不叫你航大哥。”

    纪子航俯身凑近她,童佳纾捂着嘴唇后仰。

    “还有成成,不许再叫这么肉麻的名字。”

    凭什么,她叫成成,成成都没意见,他凭什么管这么多。

    她忍不住想杠。

    “也别用叠字叫任何男人,我听到了会忍不住想到你喊我航航。”

    他修长的食指竖在唇边,眼尾上翘,威胁满满。

    童佳纾比了个ok的手势。

    纪子航扑哧笑了一声,咧着嘴,碎金色的阳光映在他俊朗的脸上,依稀间,那个爱笑的少年又回来了。

    他扭过头,长腿跨着台阶,一阶一阶的往下迈,步伐嚣张。

    童佳纾站在石桥最高端,双手叉腰,小声嘟囔,“航航,航航,我就叫。”

    傍晚纪子航开车把童佳纾送到小区楼下,她解开安全带下车,纪子航也跟着推开车门出来。

    童佳纾一脸疑惑:“你干嘛呀?”

    纪子航说:“不请我上去坐坐?”

    “合租房,不方便。”她拒绝的干脆利索。

    “是吗?”纪子航眼神阴测测的,“大志怎么可以上去。”

    大志?这是说胡志成?

    “成”想到这厮听到叠字有阴影,她唤了个称呼,“志成和琪琪很熟,而且是琪琪主动邀请志成上去的,可是你不一样,合租的房子,带个对方不认识的人,很没礼貌。”

    纪子航点头表示赞同,说:“行,那我不上去了。”

    这么好说话,童佳纾有些怀疑。

    纪子航轻笑着说:“你上去吧。”

    童佳纾,“我已经到家了,你先回去吧。”

    纪子航,“你先上楼。”

    童佳纾,“你先走。”

    纪子航,“我不走。”

    “”

    “我等大志下来叙叙旧。”

    “不行啊。”

    “嗯?”纪子航挑眉。

    童佳纾有些难为情,还没说话,就听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尖叫声,“啊”

    童佳纾心里咯噔一下。

    苏琪穿着棉拖鞋,踏踏踏的小跑过来,指着纪子航说:“你不是那个那个博元的太子爷。”

    纪子航微笑,自我介绍,“纪子航,琪琪小姐你好。”

    苏琪嗓门极高,“你知道我的名字?”

    小区底下很多人都往她们看,童佳纾觉得丢脸死了,上前拉住苏琪的胳膊。

    苏琪挣开她,再一次跑到纪子航跟前说:“你不会就是手机里的那个,佳纾的男人?”

    纪子航含蓄又谦虚的点了点头。

    苏琪捏着拳,激动的要控制不住自己了,“你跟佳纾什么时候认识的?”

    童佳纾干咳一声,“琪琪,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苏琪摆了摆手说:“没关系,有误会咱们都慢慢说,纪先生,我们先上楼,上楼慢慢说。”

    纪子航看了眼童佳纾,说:“这样会不会太唐突,佳纾说她和你是合租,担心贸然带个男人回去不方便,对你很不礼貌。”

    “哎,方便方便,有什么不礼貌的。”

    童佳纾瞪了苏琪一眼,使劲的掐着她的胳膊。

    苏琪皱着眉,“你掐我干什么?”

    纪子航,“你掐人家做什么?”

    童佳纾,“”

    纪子航被苏琪恭恭敬敬的请到了楼上,客厅里,胡志成身上系个围裙,正在忙前忙后的打扫卫生,听见开门的声音,也没回头,拖长腔调说:“这个室内没人的时候,窗户一定要通风,卫生清洁要做好,你们呢,两个女同学住一起,一定要注意安全问题,这个安全问题呀”

    他回身,正面对上站在门外的人,脸色一变。

    纪子航笑着伸手,“班长。”

    胡志成扯了扯唇角,左手插在兜里,右手迎上来,腰间的圆形玉佩一晃一晃的,“老纪啊。”

    苏琪一拍脑袋,糟糕,怎么把这个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