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都市小说 > 似桃花撩人 > Chapter10

Chapter10

推荐阅读:
    童佳纾快气死了,她自己调侃自己也就罢了,有他这么说一个如花似玉姑娘的吗?

    她鼓了鼓腮帮子,手下筷子用力,面前的鸡蛋羹被她搅来搅去,毫无美感。

    她自己也被恶心到了,眉心轻蹙,稍稍把面前的小花碗往旁边挪了挪,继续造作第二盘菜。

    纪子航没有打扰她,任由她搞破坏。

    一块牛肉被她切了七八块,她停下刀,望向窗外,就这一会功夫,天色已经彻底暗沉,院子里亮着两排橙红色的纱灯,微风习习吹来,她长长的吐了口气。

    纪子航突然关切的问道:“怎么不吃,是饭菜不合胃口?”

    童佳纾没好意思说自己是心疼钱,镇定自若的说:“饭菜很好,是我胃口不太好。”

    纪子航问,“一直这样?”

    “啊?”

    纪子航说:“瘦了许多,你这几年,吃的都这么少?”

    童佳纾怔了一下,抬眸看向他时,他微抬着下巴,面色又恢复了冷淡,仿佛刚刚那关切语气,只是她的错觉一样。

    童佳纾浅笑一声,“只是近来胃口不好,以前每顿都吃很多,纪总怎么知道我瘦了很多?”不是不记得她了吗?

    纪子航被反将一军,不动声色的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毕业照上有你,看着比照片上的瘦。”

    童佳纾点头,见他这会兴致不错,话也多了,趁势提起项目的事。

    “听说博元影视要并入博元了?”

    博元影视是早几年纪子航的母亲黎鸿菲一时兴起开的影视公司,不过她们那种人,只要做了,肯定就是要做到最好的。

    纪家就纪子航这一个独子,纪家的所有产业,自然都是要他继承的。

    纪子航双腿交叠,靠在椅子上,扬起下巴,她能看到他的喉结滚动,声音低沉温和,“你对博元倒是很了解。”

    童佳纾目光闪烁了一下,“我是有备而来的。”

    这句话说的相当有水平,她刚毕业到君捷那会汤宁见她年纪小,一般客户都会选择经验稍微成熟的公关,就教她说话不要太直白,但又不能让对方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如果纪子航真的只是一个普通客户,说不定会对她另眼相看,觉得她虽然年轻,但做事稳妥。

    可惜对面是纪子航,她在他面前越专业,他就越生气。

    他不想和她聊工作的事。

    他放下酒杯,转了转腕上的手表,童佳纾瞥见他这微妙的动作,心里有些着急。

    这很明显就是对她的话不感兴趣了。

    她开始套近乎,“我记得影视部还是黎阿姨以前为了追星方便特意开的公司,现在公司合并,阿姨是兴趣变了吗?”

    她小心翼翼的看向纪子航,果然提起阿姨,他的脸色都柔和了许多,看着她的眼神中竟带有一丝温情。

    童佳纾知道他这难得的温情不是因为自己,可他的脸正对着自己,她还是有些受宠若惊。

    她开始倒豆子的夸赞黎鸿菲的丰功伟绩,随便玩玩都能把公司做大。

    纪子航狭长的眼角微翘,童佳纾见状觉得差不多了,顺势再提合作的事。

    “纪总,您看,黎阿姨当初既然能看上君捷,跟君捷合作,证明君捷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她还未说完,纪子航打断她,“你怎么总提这些,今天是咱们老同学叙旧,说这些就扫兴了。”

    童佳纾收敛起刚刚攀交情的自得之态,纪子航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你也没吃什么东西,让人送些开胃小菜来吧。”

    他悠然自得的伸手从后面取来菜单,注意着她没吃什么东西要加菜,一副体贴入微的模样。

    如果这顿饭,不是她请的话。

    童佳纾见他真要点菜,连忙说不要。

    纪子航没搭理她,扭头唤服务员,童佳纾从位子上站起来,走到他跟前,白皙纤细的手指拽上菜单,语气近乎哀求,“吃不下这么多。”

    纪子航收了手,菜单被她宝贝似的抱在怀里。

    “真不用?”

    童佳纾头摇的拨浪鼓一样。

    再点,她真的要破产了。

    纪子航促狭的看着她,她脸上涌上尴尬之色,“纪总,不是我小气啊,实在是这些菜已经够了,我们两个人吃不完。”

    纪子航闷笑一声,“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这些菜,都不合你胃口,你该多吃些的。”

    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排骨递到他身侧的小盘子里,为了避免纪子航以她吃很少为由点菜,撸着袖子坐在纪子航身侧。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实力了。

    她口味重,拿起筷子往不远处瞥了眼,纪子航会意,体贴的为她端来了调味辣椒。

    她把肉片放到辣椒酱里面蘸着吃,唇上红彤彤的,光洁的额角往外冒汗。

    她吃东西很认真,带了手套吃虾,纪子航看着她吃,心情畅快,端起面前的酒杯抿了口酒。

    童佳纾看他光看着自己,下意识的说:“这个虾还不错,纪总要不要尝尝?”

    纪子航点了点头,又往自己的手上看了眼,蹙着眉说:“麻烦。”

    童佳纾想起来纪子航以前就不喜欢吃虾蟹一类的东西,一说要去吃海鲜,他都一脸嫌弃。

    不过她喜欢吃,每次都要拉着他一起去,他又不爱吃,她就刚好得了个免费劳动力,让他剥虾剥螃蟹。

    想到这里童佳纾异常心虚,原来他不是不爱吃,只是觉得麻烦,结果她还逼着他给自己剥虾剥螃蟹,感觉跟压榨他一样。

    还好他不太记得自己了,应该也不太记得自己压榨过他这事了吧。

    童佳纾换了个手套,剥了个虾尾,讨好的送到纪子航面前。

    纪子航倚靠在椅子上,懒懒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张开了嘴。

    童佳纾简直被他这懒劲弄的没脾气,她都给他剥好了,他就不能高台贵臀,往这边挪一挪吗?

    “怎么样,龙虾好吃吧。”

    她看他吃了,一脸快夸我的表情。

    纪子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说:“你做的吗?”言外之意,不是你做的好吃跟你有什么关系。

    童佳纾吃瘪,“不是。”

    纪子航又不说话了,大爷样的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继续。

    她这小暴脾气。

    要不是有求于他好像也不能怎么样。

    童佳纾瞥了瞥嘴,“不是我做的,是我剥的。”

    纪子航轻笑一声,语气刻薄的说:“你剥的虾线都没抽掉。”

    童佳纾噎了声。

    有的饭店在做龙虾时,厨师会提前把虾线处理好,但有的厨师考虑到口感和肉质,需要食客自己处理,今天的龙虾就是需要自己处理的。

    虽然知道虾线很不干净,但不说出来的话,也不感觉有什么,童佳纾一般情况下也是会把虾线抽出来的,只是今天纪子航在旁边坐着,一副她吃的少就要再点单的架势,她吃的急,就没顾得上这么多。

    纪子航恶毒的补充了一句,“你知道虾线是什么吗?”

    童佳纾忍不住了。

    “我知道,是屎,你也吃了。”

    她反击的快准狠,并且成功的看到了纪子航脸上微妙的变化,大概是被恶心到了吧。

    房间里气氛诡异,童佳纾再一次骂自己嘴贱。

    又说错话了,她有些丧。

    好像在纪子航面前,她总容易得意忘形,如果今天这里换一个客户,她是不敢说什么的。

    纪子航把那一盘龙虾端到自己面前,慢条斯理的戴了手套,给童佳纾演示正确的剥虾方式。

    他的手指很好看,炫技似的就把一个虾肉剥了出来。

    童佳纾很捧场的露出惊讶的表情,夸奖道:“纪总真厉害。”

    纪子航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她把纪子航剥的肉给吃了,继续狂拍马屁。

    “纪总剥出来的虾,就是比我剥的好吃。”

    纪子航面无表情的继续剥虾,童佳纾继续毫无自尊心的吹捧,纪子航就这么在她的吹捧之下,把那一盘虾,都剥光了。

    童佳纾吃的有些撑,纪子航摘了手套,在服务生准备好的铜盆里洗手。

    童佳纾洋洋得意,看来纪子航只是性子冷淡了些,骨子里还是单纯的,哄一哄,捧一捧,就主动给人做劳动力了。

    放在椅子上的手机铃声响了,童佳纾拿起来,见是苏琪打来的,捏着手机走到窗户旁按了接听。

    “喂,琪琪。”

    “没被人占便宜吧?”

    苏琪知道童佳纾今天晚上要和客户约吃饭,但是不知道是纪子航。

    “没,我这个客户,人很好的,我们聊的很愉快。”

    她音调稍微调高,很有心机的让纪子航听到。

    “没事,我等会就回去。”

    她挂了电话,回过头,纪子航站在屏风前,深色的瞳孔阴沉如水。

    “纪总,您怎么了。”

    “童佳纾。”他突兀的喊着她的名字,咬牙切齿说:“你好的很。”

    在她心里,他就是个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