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都市小说 > 似桃花撩人 > Chapter5

Chapter5

推荐阅读:
    童佳纾怎么都想不到,当初那个跟在自己身后叫童老大,什么事都挡在她前面的阳光少年,嘴巴会这么毒。

    她抬起头想要反驳他刚刚那句想睡他的话,对上他那张英挺的脸时,莫名心虚了起来。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但她必须得承认,年少轻狂时,她对着纪子航的那张脸,脑子里琢磨的都是,怎么把自己这个整天勾肩搭背的哥们,变成另外一种关系。

    所以纪子航说她想睡他,也不算是冤枉她。

    她往后退了两步,和纪子航保持一定的距离,扯出一个极其和善的笑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单纯无公害。

    “纪总您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我对您这种人,绝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童佳纾信誓旦旦,拍着胸脯保证。

    她知道,纪子航这种身份的人,最怕被女人给缠上。

    “我这种人?”纪子航听了她的话,眸色更加凌厉,整张脸都沉了下去,往前挪了两步,把童佳纾逼的抵在洗手台上。

    童佳纾明显感觉到他周身气压降低,压迫的她喘不过气,她咽了咽口水,双手抵在胸前,不知道自己哪句话又惹到他了。

    纪子航冷声说:“我是哪种人?”

    他不会以为自己是刻意打听了他的身份,故意勾引他吧。

    想到纪子航到一个地方,连厕所都要派人守着,就是怕被女人给缠上,看来是个对异性防备心特别重的人,童佳纾欲哭无泪,昔日的小跟班,好哥们不仅彻底把自己给忘了,还把自己想象成想攀上豪门的心机女。

    纪子航目光警惕,童佳纾上身后仰,刚好抵到洗手池上的水龙头,水流溅到她的衣服上,她下意识的往前走,鞋跟刚好踩到了纪子航的皮鞋。

    她心里咯噔一下,余光瞥见纪子航对着自己伸手,以为他是气的要打自己,眼睫颤了一下,灵光一闪,伸手拍着纪子航的肩膀,“嗨,纪子航,你真不记得我了啊。”

    纪子航怔了一下,手上把水龙头关了,回过头凝视着她打量。

    童佳纾意识到他刚刚只是要关水龙头,并不是要打自己,暗恨自己嘴贱,话那么快。

    两人对视着,纪子航陌生的眼神,就像看一个诈骗犯。

    他目光在她脸上停了会,童佳纾歪着头,努力唤起他的记忆。

    “纪子航,我是童佳纾啊,我们是高中同学。”

    童佳纾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闪着无辜的光芒。

    她看着对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的纪子航,有些狐疑,他该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记忆缺失了吧。

    “童佳纾。”纪子航终于开口。

    童佳纾连忙点头,“你想起来啦!”

    纪子航半眯着眼睛嗯了一声。

    童佳纾语气熟稔的说:“你可终于想起来我了。”

    纪子航斜睨了她一眼,“看着是有些眼熟。”

    “”

    只是有些眼熟?

    童佳纾觉得自己受到了暴击。

    她的脸得大众到什么程度,能让这个和她同班六年,日日相对三年的老同学再次重逢之后仅仅是有些眼熟。

    她低着头,犹如泄了气的皮球。

    纪子航还嫌不够似的继续补刀,“怎么不早说?”

    童佳纾撇撇嘴,她刚开始还以为纪子航只是在跟自己赌气假装不认识自己呢,毕竟当年是自己一声招呼没打就走了,没想到纪子航是真的不记得自己了。

    童佳纾彻底气馁,不知道用哪种态度对熟悉又陌生的纪子航。

    纪子航已经不是她以前认识的那个阳光少年了。

    后背衣服上的水渗到皮肤上,不太舒服。

    她扭头看着自己身后湿了一大片,伸手揪着身后的衣服。

    纪子航目光落在她纤细修长的脖子上,脸颊旁栗色的长发贴着皮肤,尖尖的下巴上是饱满红润的嘴唇,那些惹人生气的话,都是这张嘴巴里说出来的。

    童佳纾拽着衣服,向纪子航扯出一个笑,“纪总,您看我这衣服都湿了,这里也不是适合说话的地方,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纪子航伸到兜里的手顿了下,唇角微微下耷,眼眸幽幽的看着她。

    童佳纾心里一跳,这种眼神,她最熟悉了。

    果然无论一个人变化有多大,有些习惯还是改不掉。

    只是她现在可没有糖来哄他。

    他一直站着没动,两人距离近,童佳纾鼻尖能嗅到他身上的味道,那是熟悉的,安心的味道。

    她见纪子航一直没说话,试探性的指着外面说:“那我先走了。”

    她走到门外,回头看纪子航目光幽幽的对着她的方向,心虚的扭头,出了厕所的门就加快速度往前跑。

    纪子航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兜里的手指松了松,捏住的手巾又放了回去。

    童佳纾一路小跑,经过会议室的时候,刚好撞上了从会议室出来的杜茂通和几位主管。

    杜茂通对周总说了几句客套话,就带着博元的人走了,经过她跟前时还特意多看了她一眼。

    童佳纾站在一旁,等着周总和几位主管先走,向来和汤主管不对付的另一位主管唐嫱皱了皱眉,训斥道:“童佳纾,你急哄哄的像什么样,在博元的人面前丢脸,丢了项目,你承担的起吗?”

    童佳纾听她开口就知道她这是故意当着博元的人和周总的面故意找自己麻烦,在君捷,最优秀的两个组就是汤宁组和唐嫱组,唐嫱和汤宁之间积怨已久,连带着连个组的人都互看不顺眼,同事关系极其不和谐。

    汤宁瞥了眼唐嫱,声音平淡,“只是走路快了一点,算什么丢脸,你也太小题大做了。”

    “我小题大做。”唐嫱愤愤的找周总给她评理,“周总,我们公司是做公关的,职员惊慌失措的样子被博元的人看见,我们今天会议上说的那些怎么能够让博元信服。”

    唐主管舌灿莲花,处理过无数危及公关案件,黑的都能说成白的,自然这混淆视听的本领也是纯火炉青。

    童佳纾正要说话,汤宁冲着她微微的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用解释。

    她心里一暖,知道汤宁护短,平时看着冷淡不近人情,每次唐嫱来找麻烦,她都会亲自上场把她们组的人护在身后。

    汤宁看着唐嫱冷笑一声,“看来博元的人心里怎么想的,唐主管你是了如指掌,既然这么了解博元,刚刚会上,就不该对杜助理的疑问避而不答啊?”

    唐嫱噎了一声,面露难堪。

    君捷的项目都是各凭本事争取,谁签下的就是谁的项目,但早些年博元的项目一直是方西华亲自处理,如今方西华已经跳槽到博元,如果博元继续在君捷做,就属于公司资源,公司的资源是要分配下来的。

    从上个月周总频繁联系方西华开始她就多留了一个心眼,制定了好几个方案,就是为了能争取到博元的这个项目,周总前天才接到通知博元的人要来,别人都没有准备,只有她时刻准备着,今天的会议演讲自然就轮到了她的头上,没想到她精心准备了一个多月的方案,被博元的人一眼看出了疏漏。

    “好了,都不要说了。”

    两位心腹明争暗斗的戏码周总早已见怪不怪,适时阻止,扭头看向她,向来端着领导架子的周总顿时笑的和蔼可亲。

    “小童吧,你们汤主管之前就一直在我面前夸你,说你能力很强,果然是挺有朝气的小姑娘啊。”

    唐嫱的脸,顿时就僵住了。

    童佳纾到君捷一年多,受汤宁看重,能力虽然不错,但她不认为这是周总一反常态夸奖自己的原因。

    那导致周总突然变脸的原因,就只可能是纪子航了。

    纪子航虽然没太认出自己,但他今天派助理领自己去厕所的行为看在别人眼里,显然是不寻常的。

    至于怎么个不寻常法,大概就是现在她随意在公司走动一下,都能收获一大批关切的目光,在她背后窃窃私语。

    “就是她,把博元的小纪总堵在厕所里那个。”

    自那日以后,纪子航再没出现过她的眼前,却把她的生活置在水深火热之中。

    博元的人离开后,没有立刻给君捷答复到底合作不合作,周总大概以为她和纪子航会有什么联系,把她叫去办公室好几次试探口风,每次出来,公司的谣言都会更盛从前。

    午休的时候她到茶水间倒水,阳台那里刚好站了几个女的,其中一个笑眯眯的问,“咱们公司,大名鼎鼎的童佳纾,你们都知道吧。”

    另一个附和道:“怎么不知道啊,不就是她把博元的小纪总堵在厕所里吗?本来博元的项目都要签约了,要不是她来这么一出,惹恼了博元的小纪总,怎么可能到现在都没合作的消息。”

    “就是啊,公司那天明令禁止不许员工去厕所,她明知道还故意跑过去,不就是想引起小纪总的注意吗?结果可好,人纪总让助理过来领她去厕所,真是打脸。”

    童佳纾把水杯接满水,走过去,笑着问,“说什么呢,这么开心,也说给我听听。”

    那几个女的见是她,面露尴尬,随便找了借口走了。

    童佳纾拦住刚刚领头提起这事的罗斐,罗斐不耐烦的看着她,问,“你干嘛?”

    童佳纾,“你编的故事,不打算亲口跟故事的女主角说说?”

    罗斐怪异的看着她,“你神经病吧。”

    童佳纾轻翘了下唇角,“我昨天和林太太一起喝咖啡,她对我的创意很满意,合约已经签了。”

    罗斐笑容一僵,“你说什么?”

    童佳纾手指漫不经心的点在茶杯上,“你暗地里造我谣言欢快,连自己的项目都不上心了,那我就替你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