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修真小说 > 不想变狐狸就亲亲他 > 屈辱猫生

屈辱猫生

推荐阅读:
    福宝趴在白宁怀里, 虽然对厉子胤还是很警惕,终究没再搞事。

    厉子胤掏出车钥匙,车钥匙上挂着白宁送他的白毛球,他手指无比珍惜的轻抚过毛球。

    白宁注意到厉子胤的动作,脸微微地红了。

    福宝在厉子胤掏出车钥匙的瞬间, 就被白毛球吸引,突然往前一跃,从白宁怀里跳了出去,抱住那颗白毛球,立刻闻到属于白宁的味道。

    啊……爸爸的毛!

    厉子胤钥匙扣上一重,钥匙扣上吊着只小黑猫, 小黑猫卷成一团, 四脚牢牢地抱着毛球。

    细细的小猫爪子刺穿了毛球。

    嗤——

    厉子胤看得比爪子刺进自己的肉还痛。

    他怕猫爪子扯坏毛球, 不敢硬来,尽可能动作轻柔的把小黑猫抱进怀里,卸去猫爪子勾住毛球的力道。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福宝从来没给陌生人抱过, 被厉子胤往怀里抱的瞬间就要跑, 忽地听见白宁道:“福宝, 别弄坏了毛球。”

    福宝顿住, 为了避免自己的爪子勾坏毛球, 没敢直接往下跳, 被厉子胤抱进了怀里。

    白宁上来帮忙, 把福宝的指甲一个个从毛球里退出来,然后拿过毛球, 把被福宝抓出来的小洞一下捏拢,恢复原样,递还给厉子胤,然后把福宝抱了过去。

    福宝看着自家爸爸,心情有些复杂。

    爸爸把毛送给这家伙了,不是这家伙对爸爸图谋不轨,而是两情相悦?

    可是这家伙是男的男的男的呀!!!

    福宝感觉天上掉下一道天雷,直接把它劈成了焦炭。

    不是说好,以后找一个最好看的女仙给它当妈妈的吗?

    妈妈?

    福宝抬头看着厉子胤绝对雄性的外形,再看自家爸爸。

    自家爸爸看着男狐狸精一脸讨好:“福宝不是坏猫,就是有点皮……你别介意呀。”

    如果不是人形,恐怕尾巴都要摇成电风扇了。

    福宝看自家爸爸的表情顿时有些一言难尽。

    厉子胤检查了一下毛球,没有勾坏,长松了口气,抬眼看着白宁一脸担心的样子,心软软的塌了一下去,揉了揉白宁的头:“没事。”

    说完用食指撩了撩福宝的腮帮子:“小猫自然是皮的。”

    厉子胤语气温和,甚至带着一丝宠溺,但福宝却听出森森然的味道,下意识地缩了缩爪子。

    厉子胤把福宝的动作看在眼里,眼角的笑突然变得邪坏,手指从它的腮帮滑到它毛绒绒的爪子上,点了点。

    福宝:“……”看着厉子胤修长的手指,整个猫都不好了。

    厉子胤收回手:“走吧。”

    白宁抱着福宝上车。

    福宝初来人类世界,看什么都新鲜,之前忙着盯人,没有功夫打量这个世界,这会儿上了车,看着车窗外的高楼大厦,来往车流,和五花八门的广告招牌,瞬间忘了爸爸和狐狸精的事。

    更没想到它正朝着某些残忍而不人道的‘酷刑’飞奔而去。

    白宁抱着福宝,站在一家规模不小的宠物医院门口,福宝看着医院里关在笼子里的猫猫狗狗,才察觉出一丝不祥的味道。

    厉子胤从车上下来,他人高腿长,随便往哪儿一站,都特别显眼。

    何况还一个同样显眼的白宁。

    宠物医院的护士立刻迎了出来,冲厉子胤打了个招呼:“厉先生。”

    傅凉生的狗,都是在这家医院定期检查,傅凉生带狗来检查,都会拽着厉子胤,因此这里干得久点的医生护士都认识厉子胤。

    护士打完招呼,看向白宁抱着的小黑猫,露出姨母笑:“这就是要检查的小宝贝吧?”

    检查什么?

    福宝懵懂的睁圆着大眼睛,迷惑地看向自家爸爸。

    白宁低头,对上福宝迷茫的小眼神,内疚了一下。

    厉子胤点了下头:“高医生在吧。”

    “在的,我马上帮您安排,请在里面稍等片刻。”

    白宁心怀愧疚地跟着护士进了门,他没在人类的世界养过猫,也没见过别人养猫,不知道这里给猫做检查要做些什么,但想着青丘检查身体,都是把把脉,或者用法术在查查心脉什么的,很简单的,这里应该也差不多。

    福宝看着关在笼子里的猫猫狗狗却慌得一逼,连忙用意识和白宁交流:“爸爸,这是要干嘛?”

    白宁要想福宝乖乖配合,只能如实坦白,在意识里回话:“这里的人养猫养狗,都得证明自家猫是健康的,而且还需要做一些防范措施。所以需要做一些检查,确保猫狗健康。”

    这是白宁在网上查的。

    他今天要盯宋子豪,只来得及粗略查了一下相关的事项,没时间查具体要怎么检查,和怎么防御。

    “我没病。”

    “我当然知道你没病,但别人以为你是我捡回来的流浪猫,得做些检查证明给别人看。”

    “……”

    福宝算听懂了。

    爸爸为了把它伪装成‘流浪猫’,把它给卖了。

    福宝不干:“我不想做。”

    白宁偷偷看了眼厉子胤,狠心说:“不做就只能呆在福袋里。”

    福宝:“……”

    护士小姐走来,和蔼可亲地摸了摸福宝的头:“小乖乖,你叫什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福宝不想理她。

    白宁:“福宝。”

    “福宝真乖,我们去做检查了。”护士小姐请白宁和厉子胤被请去休息室等候。

    福宝下意识得想跑,却见白宁冲它找了个口型:“福袋。”

    福宝直接蔫了。

    它过来的时候,睡着了被装进福袋,没有感觉,但现在它醒着,再把它装进福袋,它会闷死。

    厉子胤不喜欢宠物医院的味,而休息室是没有那股味的,但洁癖心理下,却也不愿意坐下,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臂上,居高临下地看了会儿坐在沙发里的白宁,又看向白宁抱着小黑猫,眉头微蹙。

    这只猫在白宁怀里很乖,但毕竟才接触一天,指甲又细又尖,一会儿扎针什么的,会不会咬人伸爪子?

    上前:“不如我来抱着。”

    福宝连忙往后缩了缩,耳朵往后一撇,把头藏进白宁臂弯,藏了头,不顾屁股。

    厉子胤:“……”

    白宁:“还是我来吧。”

    厉子胤怕小黑猫一会儿咬白宁,让护士给个颈圈。

    白宁不知道颈圈是干嘛用的,问了一下。

    厉子胤解释了用途。

    福宝被厉子胤质疑,心里就有气,再看其他猫脖子上戴的那鬼玩意,更气了,如果不是怕挨爸爸的训,它真想挠他一把,让他知道,它也是有脾气的。

    白宁拒绝:“福宝不会咬我的。”

    接下来的检查,白宁简直没法看,而福宝经历猫生中最屈辱的经历。

    抽血也就算了,那点痛,福宝不在乎,但是接下来护士小姐一手提着它的尾巴,一手拿着棉花签直接捅进了它的PP……

    福宝:“喵enxue34.com


    白宁把脸别开,没好意思看福宝的郁闷样子。

    厉子胤怕小黑猫咬白宁,视线一直不离小黑猫,不忘解释:“这个好像是查猫有没有猫瘟之类的病。”

    福宝面临崩溃:“喵——”

    瘟你妹!

    在等检查结果的时候,医生给福宝检查了耳朵和口腔,还顺带给它摸了把骨,说它耳朵很干净,牙长得也很好,嘴里没有口气,骨骼体形什么的都相当的好,也没有猫癣,长得这么好的猫,不多见。

    这是在夸它长得好。

    福宝听懂了,被捅PP的屈辱感少了那么一点点。

    但接下来的话,却又差点让它炸了毛。

    医生又说:“如果不打算让它配种的话,最好再大一些就带来结扎。”

    白宁:“……”

    人类的猫,都是这么惨的吗?

    厉子胤见白宁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以为白宁没养过猫,不懂猫要结扎的事,会觉得这种做法非常残忍,轻咳了一声,转开话题:“这猫是什么品种?”

    医生手掌在鈽喲壯壯?褖膿顭埾囅吥撯拪褔.c菕屑
福宝头上摸过:“样子像英短,脾气很好,和英短也挺像,但感觉又有点不同……或许是不那么纯的英短。”

    厉子胤打量福宝:“英短串?”

    白宁:“……”

    福宝:“……”

    它都不知道英短是什么玩意,它还竟成了英短串。

    厉子胤说的直白,医生只能笑笑:“不过,它长得比我见过的所有纯种英短都好看。”

    不知道医生这话是不是安慰猫主人,但厉子胤觉得这小炭球确实长得挺乖的。

    “它吃什么猫粮好?”

    厉子胤看得出白宁很喜欢这只小黑球,问品种,是为了知道什么猫粮适合小黑猫的肠胃。

    医生非常的敬业,从价钱由高到低推荐了几款猫粮,让猫主人按自己的情况和需要选择猫粮。

    福宝的检查结果出来,非常的健康,没有任何问题。@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为了防止病毒潜伏期,带回去养一个星期,如果没有问题,再带回来打免疫针和狂犬针。

    宠物医院斜对面就有宠物护理中心兼用品店。

    厉子胤惦记着福宝又尖又细的指甲,就算它不挠人,一不小心也很容易误伤,便向白宁提议,让福宝在这里洗个澡。

    福宝从宠物医院出来,总觉得自己身上有味,听说可以洗澡,眼睛顿时放了光。

    白宁见福宝想洗,也就同意了。

    福宝被抱到里间洗澡,白宁和厉子胤在外间给福宝买猫粮。

    医生推荐的几款猫粮,店里都有。

    白宁现在不缺钱,但他不知道自己多久才能回去,也不知道手上的钱能支撑多久,正打算挑一种性价比高的猫粮,厉子胤指着渴望六种鱼的幼猫粮:“就这个吧。”

    厉子胤把手机屏给白宁看:“我刚才搜了一下,和医生说的一样,这个挺好。”

    七百多一包,挺贵,比他打算买的素力高贵了三百多。

    厉子胤不等白宁回应,就自作主张了。

    白宁也就不多想了,贵就贵点,别把福宝喂瘦了就行。

    猫砂,猫砂盆!

    厉子胤看着货架上的猫罐头,想到那只小狐狸。

    后来那些狗罐头,都给了傅凉生的狗。

    白宁见厉子胤看着猫罐头不知道想什么,走了过来:“哥……”

    厉子胤回神:“罐头,福宝要吃吧?”

    “不知道,没喂过。”

    厉子胤点了下头,挑着贵的猫罐头和营养膏拿了一堆。

    白宁检查了一下,该买的都拿了,没想着买的也拿了很多。

    那些多出来的都是厉子胤拿的,白宁觉得厉子胤真的很喜欢小动物。

    算钱的时候,厉子胤丢了一个猫玩具球到柜台上:“还有这个。”

    厉子胤转头,见白宁迷惑看他,解释道:“省得它搞我的毛球。”

    白宁:“……”

    福宝以前洗澡,白宁都是把它丢水里,让它自己扑腾,被人这样伺候着洗,还是第一次。

    特别是吹干的时候,舒服得它都软了,干脆闭上眼睛睡觉,随便小姐姐怎么折腾。

    半梦半醒中,感觉有人摸它的爪子。

    它的爪子长得好看,在青丘的时候,就很多人追着摸它的脚。

    看在小姐姐把它伺候舒服的份上,也就由着小姐姐摸脚吃豆腐,懒洋洋的眼睛都不睁一下。

    小姐姐把它的脚趾挨个的捏了一遍,一个都不漏掉,它心想,这小姐姐对它的脚还真是喜欢狠了,在小姐姐摸到最后一个的时候,它睁开了眼睛。

    看见一个小姐姐正把个带光的管子套在它的最后一个指甲上,蓝紫蓝紫的灯光照在它的爪子上,把它的爪子照得晶莹剔透,连血线都看得见,特别好看。

    这是什么玩意?

    福宝饶有兴致地看着。

    下一瞬,‘咔嚓’一声。

    看着小姐姐把好看的管子拿走,接着看见它尖尖的指甲,只剩下光秃秃的一截。

    福宝怔了一下,立刻意识到什么,飞快把前爪全伸出来,所有指甲都只剩下一截秃桩子。

    “……”

    现在炸毛还来得及吗?

    白宁买完东西,接过洗得香喷喷的福宝,见福宝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顺了顺福宝的毛,福宝刚洗过的毛,越加细滑柔软:“洗的不舒服?”

    福宝委屈巴巴的把爪子伸出来给白宁看。

    爸爸,她剪了我的爪子。

    白宁看着那几个秃桩子,眼都不眨一下:“剪得挺好。”

    福宝:“……”

    这个爸爸,它不想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