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

推荐阅读:
    傅凉生不是来吃外卖的, 见厉子胤订外卖,不干了:“胤胤,我不吃外卖。”

    厉子胤不理,继续手上的活。

    傅凉生伸着脖子,看向厉子胤搁到一边的饭盒, 特想尝尝,那是什么味道:“那饭分一半给我?”

    厉子胤:“给你叫了外卖。”

    傅凉生:“我都说了,我不吃外卖。”

    厉子胤:“不吃就自己出去吃。”

    傅凉生‘咦’了一声,手撑着头,视线在厉子胤脸上乱转,他被他爹逼着去做了几天跟班, 回来厉子胤就变得奇奇怪怪, 他是错过了什么?

    那饭宝贝成这样, 难道是钻石煮的?

    傅凉生想起和他乘一个电梯上来的保安。

    当时保安手里拎着的一大包,不止厉子胤这一份。

    傅凉生想到这儿,立刻起身, 跑向门口, 拉开办公室门, 看向外间的苏丹和小乔。

    还没到下班时间, 苏丹和小乔拿了饭, 也得等下班才会吃。

    苏丹的饭, 傅凉生不敢抢, 走向小乔。

    小乔抬头,见傅凉生停在他桌前, 立刻起身:“傅先生,有事吗?”

    傅凉生咳了一声,道:“刚才是不是有人给你们送饭了。”

    小乔点头。

    傅凉生:“给我看看。”

    小乔不知道傅凉生想要干嘛,但又不好拒绝,只能把白宁送来的饭盒拿出来。

    傅凉生接过,没有马上打开,一本正经地道:“你们厉总给你点了外卖。”说完,拿着饭盒就走。

    小乔:“……”

    傅家的太子爷,抢他一个小职员的饭盒,好意思吗?

    苏丹想笑,但怕傅凉生那只牲口,丧心病狂起来,连她的饭盒都抢,把头埋得低低的,生生把笑憋在喉咙里,不敢往外发。

    傅凉生乐滋滋地拿着饭盒回到厉子胤的公办室,把饭盒往桌上一摞,就开始开盒子,他倒要看看这饭到底是匝壞涱焾蠂蠀臎銏垼.c螛屑
趺淳蠓ǎ谜庑┤吮Ρ闯烧庋

    下一瞬,傅凉生叫道:“没有煎蛋!”

    厉子胤抬眼,瞟向傅凉生手下的饭盒,菜是一样的,但少两煎蛋,厉子胤嘴角微勾,一丝没能掩饰住的笑意浮了上来。

    觉得搁在那两个焦了边的煎蛋长得特别可爱。

    傅凉生抢了小乔的饭,开始的时候还挺开心,这会儿见少了两个蛋,再看向饭盒里的饭菜,辣椒炒过头了,有些黄,实在不怎么好看。

    傅凉生嫌弃地皱了皱眉头,又不干了,指厉子胤的饭盒:“分一个蛋给我。”

    厉子胤连眼皮都不抬一下,不急不缓的收起文件。

    傅凉生半边身子压在文件上,厉子胤用笔头敲敲傅凉生压在文件上的手肘:“挡着我了。”

    傅凉生让开,厉子胤把摞好的文件搁到一边,拿过饭盒,慢条斯理地打开。

    煎蛋澄黄,厉子胤眼里慢慢勾出笑意。

    小家伙对他,还是不同的。

    傅凉生伸了筷子去厉子胤碗里抢煎蛋。

    厉子胤低头一口,两个叠在一起的煎蛋同时少了一块。

    傅凉生:“……”

    厉子胤小时候虽然也不是话多的,但性格很温和,自从父母出事以后,被那些人一步步逼成了冷硬寡淡的性子。

    但对他却和小时候一样,很让着他。

    有好吃的好用的,都先给他。

    他想要什么,就算厉子胤自己喜欢,也会让给他。

    这样护着不给,还真少见。

    傅凉生就算真傻,也品出味了。

    不再和厉子胤闹,嫌弃的舀了一勺子饭,塞进嘴里。

    这菜看着不怎么样,吃进嘴里,味道居然还行……

    厉子胤把那两煎蛋咬过以后,就搁在一边,试了试了青椒肉丝,眼里闪过一丝意外。

    在别人眼里,这菜品相不好,但他却清楚,昨天白宁连火都不会控,他昨天教了一下,今天就能独自做出这三菜一汤,实在难得,而且每道菜还不咸不淡,味道也不错。

    厉子胤微微一笑。

    那小子真是学什么都快。

    傅凉生三几口吃完那盒饭菜,连汤都喝的底朝天。

    厉子胤吃饭不说话,傅凉生只能等着,见厉子胤一口菜一口饭的不紧不慢的吃,生生把一个饭盒吃成了盛宴的感觉。

    傅凉生等的心焦,恨不得抢过厉子胤的饭盒,直接扣他嘴里。

    好不容易等厉子胤慢慢啃完那两煎蛋,一把抢过厉子胤手里的饭盒,手快脚快的扣上,免得厉子胤盖个饭盒都要老半天。

    “胤胤,给你送饭的小白,是我理解的那个小白吗?”

    厉子胤装傻:“我屑.褖褢顭埾囅呇懶?.c螛屑o慰锕
哪知道你想的小白是哪个小白。”

    傅凉生:“比女人还漂亮的那个,就是那个打小三的。”

    厉子胤不答。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傅凉生快好奇死了,拖着椅子凑到厉子胤身边:“胤胤,小白为什么给你送饭?该不会是对你有什么企图吧?”

    厉子胤推开,搭到他肩膀上的胳膊:“你想多了。”

    他倒是巴不得白宁对他有企图,可惜那只小白干净得一点歪脑子都不长。@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傅凉生坐到厉子胤对面,看着厉子胤的脸:“如果他对你没企图,能给你们亲自做饭,还巴巴的送来?你碗里多了两煎蛋,你总不能说,他是对苏丹或者小乔有企图吧。”

    厉子胤抬头起来,正视向傅凉生:“是我对他有企图。”

    傅凉生:“……”

    厉子胤看着化成呆鹅的傅凉生,重复了一遍:“是我对他有企图。”

    傅凉生回神过来:“你认真的?”

    厉子胤点了下头。

    傅凉生:“不是……你天天对着我这张绝世容颜,也不见你对我有非分之想,怎么就对小白有了那样的心思?”

    厉子胤想了想,认真回答:“看多了你穿纸尿裤的样子,所以没感觉?”

    “滚!”傅凉生被发小气笑了。

    厉子胤也笑了。

    傅凉生看着厉子胤眼里的笑,突然有些恍惚。

    自从厉家出事以后,厉子胤就不笑了,后来扛下厉氏的大梁,要与人打交道,才不得不在脸上糊出一张职业性的笑脸。

    厉子胤的笑,从来都是没心的。

    但这时,傅凉生在他眼里看见繁星,傅凉生不知道多少年没看见过厉子胤这样笑过了。

    他意识到厉子胤真的认真了。

    仔细一想,厉子胤能喜欢上白宁,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他见过白宁几次,干净乖巧,活像一个天然的净化器,往哪儿一站,就能让人感觉清新干净,笑起来还特别阳光。

    厉子胤这些年,就像生活在暗无天日的沟渠之中,没有阳光,到处充满恶臭。

    一个人即便长年生活在黑暗之中,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内心却仍然渴望光明。

    白宁身上有的,都是厉子胤所渴望的,厉子胤对白宁生出别样的情愫,也就合情合理了。

    “那……小白对你是什么心思?”

    “他管我叫哥。”

    “他不知道你对他的心思?”

    “不知道。”

    “你不问问他?”

    “不敢问。”

    厉子胤从来没有喜欢过任何人,所以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喜欢男人。

    他不知道白宁的性向是怎么样的。

    如果白宁不能接受同性恋,知道了他对他竟有那样的想法,恐怕他们连朋友都做不了了。

    他这辈子从来没有奢望过能和谁在一起。

    但他很想能在白宁身边,即便只是说说话,能看着白宁冲着他笑,就可以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傅凉生看着厉子胤眼底的涩意,突然有些心酸。

    这二十几年来,他看着厉子胤一步一步艰难的走过来,一次又一次的在死神面前逃生,他每一步都踩在刀刃上,双脚鲜血淋淋。

    别人只看见他心狠手辣,杀伐果断,又有谁知道他活的有多辛苦,辛苦到连一个可以喘息的空间都没有。

    他这个发小,这一生都在忙于生存,清理垃圾,从来没有对谁动过心,都二十七了,才动了一下心,却喜欢得这样小心翼翼,这么卑微。

    傅凉生心里堵得慌,很想对他说:“胤胤,别这样,咱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要身家有身家,只有比别人好,没有比别人差的,喜欢了就喜欢了,咱就跟他说,咱喜欢你,想跟你好,用不着这样偷偷摸摸的委屈自己。”

    可是他却开不了口,也不敢开口。

    万一那个小白接受不了男人,他这一开口,把厉子胤这么一点想念都给灭了,要厉子胤怎么办?

    傅凉生想不下去了,干脆压下心里的酸楚,趴到桌上,往厉子胤面前凑,插科打诨:“胤胤,你看看我这张脸。”

    厉子胤:“干嘛?”

    傅凉生:“有没有觉得很帅?”

    厉子胤:“……”

    傅凉生冲厉子胤抛了个媚眼:“你没觉得我比小白好看?”

    厉子胤打了个寒战,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疯了?”

    “要不,你别喜欢那个小白了,考虑一下我怎么样?”傅凉生冲厉子胤眨了眨眼睛。

    厉子胤翻开笔记本盖子,挡住傅凉生搁桌上的脑袋,省得把才吃下去的饭给吐了出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傅凉生撑起身,把下巴搁厉子胤笔记本盖子上:“胤胤,考虑考虑呗。”

    厉子胤:“……”

    艹,吓死他了,感觉像看见了男版贞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