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计

推荐阅读:
    第二天一早, 白宁对着镜子在露在衣服外的肌肤上涂了一层易容霜,皮肤颜色立刻暗了几个色度,接着在眉毛上扑了点粉,让眉色变淡,然后在眼角和额头涂了点无色胶状液体, 液体干后,额头和眼角立刻出现了一些褶子,再贴上小胡子,瞬间变成四十来岁的中年人。

    肤色暗黄,再加上眉色淡,没了原本的灵气, 整个人普通化了, 不仔细看, 也不会发现这张脸其实还是很帅。

    穿了身运动服,去到广场。

    广场晨练的人不少,男女老少都有, 白宁穿着一身运动服, 站在约定地点做着伸展运动, 一点也不打眼。

    过了一会儿, 就看见宋子毫也穿了身运动服走来。

    宋子豪长得不错, 身高也有一米八, 难怪当年余林静能看上他。

    宋子豪站在白宁不远处, 东张西望。

    白宁走了过去:“宋先生。”

    宋子豪:“是你约我?”

    “是的。”白宁开门见山:“钱带了吗?”

    “带了,在车上。不过, 如果你没有什么值钱的消息,你一分钱也拿不到。”

    “你得先给钱,我才告诉你。”

    “那不行。你得镶槅褖褖褖.褖膿顭埾囅吥撯拪褔.c菕屑
人抵朗裁矗揖醯弥担呕岚亚恪!

    “如果这样,我们就谈不下去了。我想张晓婉对这个消息也会感兴趣。”白宁说完就走。

    “等等。”宋子豪见白宁有把消息卖给张晓婉的意思,连忙叫住他。

    “宋先生是改变主意了?”

    “跟我来。”宋子豪把钱看得极重,但三万块对他而言毕竟不是大数字,如果为三万块错失了重要消息,就麻烦了。

    白宁跟着宋子豪走到路边停车位位置,宋子豪打开后尾箱,拿出一个纸袋,递给白宁。

    “说吧。”

    白宁接过往里看了一眼,纸袋里三万块钱。

    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折成四折的复印纸,递了过去。

    三万块换这一张纸?

    宋子豪迟疑的接过,打开一看,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了。

    无精症!

    根本就怀不上孩子,就算廖鑫把张晓婉睡了,也怀不上,孩子只能是他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宋子豪兴奋的手都有些抖,嘴里却说:“我怎么知道这东西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上次去做DNA鉴定的时候,张晓婉知道你和廖鑫的DNA一样。所以才故意和你上床,怀上孩子。”

    宋子豪惊愕地睁大了眼睛,这是他这辈子听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我和廖鑫的DNA一样?”

    “对。”

    “你怎么知道?不对,张晓婉怎么知道的?”宋子豪觉得对方的说的话虽然不可思议,但事后可以想办法查。

    “我得保护我其他客人,所以不能告诉你我怎么知道的。张晓婉怎么知道的,你可以去问张晓婉。至于她肯不肯告诉你,就是你和张晓婉之间的事了。”

    宋子豪脸色阴晴不定:“张晓婉跟我上床,是因为和我怀的孩子,能和廖鑫的DNA比对上?”

    “不错。”

    “你的意思是张晓婉从头到尾都在利用我?”

    “她是不是利用你,你应该自己清楚。”

    宋子豪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自从同学会以后,他和张晓婉就在一起了。

    他本来打算给张晓婉买一套房子,但张晓婉说,他现在是事业上升阶段,哪儿都要钱,不让他花钱买房。

    因为张晓婉的体贴,他感动得要命,于是租了间公寓。

    他们一起后的第二个月,张晓婉的例假到期没来。

    沈玉佳给他生了两个孩子,他还有一个才几个月大的私生子,张晓婉不来例假,他第一反应就是怀上了。

    在他心里张晓婉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他还没离婚,怕张晓婉接受不了怀孩子的事,没竪ww.wenxue34.com
衣砩纤担胝业胶鲜实幕嵩傧蛘畔裉嵋幌拢谜畔癫橐徊椤

    结果,第二天早上,张晓婉在厕所呆了很久,从厕所出来以后,神色也有些不对劲,没等他洗脸刷牙就匆匆走了。

    他被张晓婉的反应弄得有些心神不宁,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踢翻了厕所的便纸桶,看见里面倒出来的验孕棒,立刻给张晓婉打电话,张晓婉接了电话,直接跟他分手。

    他当然不同意,张晓婉就直接挂了他的电话,之后也不理他了。

    他去找张晓婉,对张晓婉说,他会离婚娶她。

    但张晓婉只说了一句话,她说等他离婚,肚子都大了,她等不了。

    他以为张晓婉是想打掉孩子,没过多少天,就传出张晓婉要和廖鑫结婚的消息。

    张晓婉是他的执念,他知道张晓婉喜欢钱,但一直认为,张晓婉对他的感情是真的,因为他一直没能离掉婚,而且怀了他的孩子,又不舍打掉和他孩子,才嫁给了廖鑫。

    他于是去恒大闹过,但张晓婉没有理他,恒大的保安组长报了警,警察把他拉去了警察局……

    他也是生意人,也是要脸的,被沈玉佳从警察局接出来以后,觉得很没面子,和沈玉佳大吵了一架,提出离婚,沈玉佳一口拒绝。

    沈玉佳不肯离婚,更让他认定张晓婉知道沈玉佳不会离婚,才跟他分手的。

    他不恨张晓婉,只恨沈玉佳,想着只有离了婚,才能让张晓婉回心转意。

    这个私家侦探的话,直接捣毁了他的三观。

    □□裸的告诉他,张晓婉跟他,只是为了要他的精子,弄一个能和廖鑫比对上DNA的婴儿。

    宋子豪强迫自己不要相信这个私家侦探的话,同时全身的血全涌上头顶,涨得额角青筋直冒。

    白宁看着宋子豪扭曲的脸,不再说什么:“消息给你了,钱我收了,我们两清。”说完,向宋子豪伸出手:“合作愉快。”

    愉快个屁!

    宋子豪都他妈快疯了,哼了一声,转身拉开车门,上了车。

    白宁退开,看着宋子豪毛毛糙糙的把车开走,拎着装着三万块的纸袋走了。

    转过身以后,白宁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坏笑。

    钱赚了,还能挑起宋子豪和张晓婉的矛盾。

    他现在只需要坐山观虎斗。

    宋子豪紧攥着那张化验单,眼睛里快要喷了火。

    拿出手机疯狂的打张晓婉的手机,手机反复忙音,才意识到自己被拉黑了。

    宋子豪更受不了了,开车到张晓婉家。

    张晓婉已经搬去了廖鑫家里,他只见到张晓婉的妈妈和弟弟。

    他让张母给张晓婉打电话,让张晓婉回来一趟,张母当然不肯,他就威胁张母,说他有张晓婉的把柄,如果她不打电话,他会让张晓婉知道什么是后悔。

    张母见宋子豪像疯子一样,有些害怕,给张晓婉打了电话。

    张晓婉让张母直接报警。

    宋子豪发现张母报警,心沉了下去,原来对私家侦探的话只是怀疑,想找张晓婉确认,这时突然就相信了。

    如果张晓婉对他有一点心,也不会让她妈报警。

    这一认知,让宋子豪的自尊心受到严重打击,对张晓婉由爱生恨,不过这样一来,他反而冷静下来,不等警察来,离开了张家。

    宋子豪离开张家以后,联系上张欣燕。

    张欣燕接到宋子豪的电话,有些意外。

    张欣燕是被张晓婉挤出的恒大,不待见宋子豪,但知道宋子豪找她的目的以后,给了一个手机号码给宋子豪。

    是负责打扫廖鑫办公室卫生的清洁工的电话号码。

    几天后,宋子豪付了一笔钱,从清洁工那里得到几根廖鑫的头发。

    宋子豪把自己和廖鑫的头发送去DNA检测中心,第二天得到结果,他和廖鑫的DNA果然比对得上。

    宋子豪看着DNA检测报告,脸都青了。

    ***

    白宁拎着三万块钱去银行存钱,坐在椅子上等着叫号,收到苏丹的短信,说厉子胤帮他找了一个电脑老师,面对面的教,不用在网上上课。

    白宁觉得网上的那个老师很好,并不想换,但厉子胤介绍的,又不好意思推掉,心想多一个老师也没什么关系。

    于是约了见面时间。

    存完钱,回家把易容洗了,换了衣服,手机就响了。

    白宁接起电话,是陌生的声音,说是厉子胤介绍的,已经到他家门口了。

    白宁连忙开门,门口站着一个少年,看上去和他差不多大,有些意外,睁圆了眼睛:“你是厉先生介绍来的电脑老师?”

    “苏青。”苏青向白宁伸出手。

    “白宁。”白宁伸手,二人握了握手,算是认识了。

    苏青看着站在门口的白宁,有种一言难尽的感觉,这本来就是他的客户呀,现在还得装不认识。

    虽然没见过面,但网上认识也算认识呀。

    苏青进了门,打量这间小店,小店收拾的很干净舒服,但绝对贫民化。

    厉子胤的朋友就一个傅凉生,有钱到□□的慌。

    住在这种贫民化地方的白宁,苏青一时间很难把他和厉子胤联系到一起。

    白宁给苏青倒了杯水:“你的姓和苏丹姐是一个姓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苏青接过白宁递来的水杯,喝了一口:“她是我姐,亲姐。”

    白宁一听说新老师是苏丹的弟弟,顿时自来熟了,在桌上拿了棵棒棒糖给苏青:“吃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苏青喜欢吃糖,接过剥开棒棒糖就往嘴里塞:“你也喜欢吃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