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勤

推荐阅读:
    系统提示音又再响起:出现苦主沈玉佳。

    白宁不动声色地扫了眼系统任务。

    主线任务是触发的四星隐藏任务, 任务进度是找到那个心形的鸽血红——永恒之爱。

    第一个支线任务是触发的三星隐藏任务——张晓婉。

    张晓婉是一个定时炸II弹,如果三个月内不灭掉张晓婉,张晓婉做事全会连本带利的算到他头上,到时负的积分会将他直接打成狐狸。

    变成狐狸,别说主线任务, 就连支线任务都别完成。

    所以当务之急得先把张晓婉的任务做掉,至于主线,只能稍后再做。

    现在系统提示出现的宋子豪和沈玉佳,都是出现在张晓婉任务下面的。

    这些人物既是任务的重要NPC,又是支线任务衍生出来的,需要完成的小支线任务。

    照杜梅的说法, 廖鑫把窝里能啃的草都啃光了, 白宁想知道, 身为元配的余林静这些年是用什么样的态度容忍廖鑫的行为。

    白宁听完杜梅说的话,问了一个在余林静面前不好问的问题:“余林静找过你的麻烦吗?”

    “没有。”

    “余林静不介意吗?”

    白宁知道余林静是介意的,否则不会在给他的名单里出现杜梅的名字, 他这么问, 只是想知道杜梅的立场。

    因为以他的立场, 杜梅同样是小三, 也是可以进入他的灭渣名单的。

    “哪有不介意的, 不过余林静原本就知道褖褢懈蠂蠀褢34.c贸屑
廖鑫是什么样的人, 仍然嫁进廖家, 图的是廖家可以扶植她的娘家。所以,廖鑫在外面荒唐, 只要不影响她在廖家的地位,她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余林静知道我没有故意勾引廖鑫,也没有嫁进廖家的心思……她留着我,可以从我这里得到廖鑫的一些消息……我知道我也同样不光彩,但我和余林静之间算是互利吧。”

    杜梅说到这里,垂下头,闭上了眼睛,压制着心里涌上来的一股涩意。

    她和廖鑫的第一次,是她刚进公司的时候,那时她还那么年轻,对未来充满幻想。

    青春的气息对廖鑫是诱惑。

    那天晚上,她被廖鑫点名去陪客户。

    同去的还有公司的其他同事,她自然毫不犹豫的去了。

    那时的她还很单纯,虽然也知道酒局上的龌龊交易,但以为跟着老板,而老板要脸,那些人是不会对她怎么样的。

    结果,那些人确实没把她怎么样,但她去了酒局,就得为自家老板挡酒,她醉了,被安置在隔壁包间休息。

    她是被痛醒的,是撕裂的锐痛,她睁开眼睛,看见廖鑫趴在她的身上,她的手被皮带绑在头顶。

    那是她的第一次,她全身的血顿时全涌上头顶,她大声痛斥廖鑫,说要去告他,廖鑫听了她的话,径直打开投影。

    各种角度高清的画面,让她羞愤的恨不得死去。

    廖鑫的脸从头到尾没有露出来过,而她……从脸到身体都拍得一清二楚。

    廖鑫说,如果她乖乖听话,他能让她步步高升,反之,如果想搞事的话,他就把这些放到网上,让所有人观摩。

    还年轻的她,哪里经历过那样的事。

    她愤怒,绝望,也害怕……

    最终屈服在廖鑫的淫威之下。

    那晚以后,廖鑫立刻给她升了职。

    她恨廖鑫,但有那样的把柄在廖鑫手上,她什么也不敢做。

    廖鑫坏透了,但该给她的倒不会吝啬,她确实‘步步高升’了,一年又一年的过去,她渐渐的也就麻木了。

    所有人都以为她是野心大,被踹出恒大,自然不甘。

    实际上是她找过廖鑫,让廖鑫把当年拍的视频给她,她和廖鑫的对话被张晓婉躲在门外听见。

    廖鑫本来就答应把U盘还给她,他们也算‘好聚好散’,可就在这时,廖鑫接到张晓婉的电话,说U盘不给她,因为只有把把柄捏在手上,她离开恒大才不敢乱来。

    她在恒大八年,知道的事情自然不少。

    张晓婉的话,立刻说到了廖鑫心坎上,廖鑫当场改口,说只要她‘安分守己’,一年后会把U盘还她。

    她信他个鬼!

    由于张晓婉,她‘滚’出了恒大,U盘也没拿到。

    这才是她恨张晓婉入骨的原因。

    白宁发消息给她,约她见面的时候,承诺不会把她爆光,也不会让人知道他们见面的事,她才答应出来的。

    能在廖鑫不会怀疑她的情况下搞死那对人渣,她何乐而不为。

    她不知道面前这个大男孩有多少本事,也不知道他能做到哪一步,视频的事,她没有告诉白宁。

    杜梅等重新冷静下来,才抬头看向白宁,“我能提个要求吗?”

    “你说。”

    “你搞张晓婉的进度,能不时和我说一说吗?”

    “可以。”

    “那我们的交易就算达成了。”杜梅拿起包,起身离开了咖啡厅。

    白宁没有立刻离开咖啡厅,而是整理了一下和杜梅的谈话。

    这次的谈话,他得了不少信息。

    首先是廖鑫的不孕证明,再就是张晓婉和宋子豪的关系。

    沈玉佳去廖鑫的公司门口大闹过,连杜梅都知道了,廖鑫不可能不知道。

    就算一般的男人,都受不了自己的女人脚踏两只船,廖鑫这种身份的人,又怎么可能受得了,难道仅仅是因为张晓婉怀了他的孩子?

    白宁觉得没有这么简单。

    整理好和杜梅的谈话内容,就接到苏丹的消息:【小白,帮帮忙。】

    苏丹开车送过白宁,再加上在加州相处的两天,白宁和苏丹也算熟悉了,见苏丹救助,立刻回消息:【你说。】

    苏丹:【你答应我,我才能说。】

    白宁虽然单纯,但被张晓婉坑过,学会了凡事留下心眼,即便他对苏丹不会有任何怀疑,却也没有直接答应:【如果我办不到呢。】

    苏丹:【放心,我不会害你的,就是一点小忙,你一定能办到的。】

    白宁在加州的两天,知道小乔和苏丹都在厉子胤身边很多年,都是厉子胤绝对信任的人。

    在白宁看来,能让厉子胤信任的人,就是值得依赖的人。

    看了苏丹的话,也就不再多想,回了个:【好。】

    苏丹:【你现在在哪里?】

    白宁报了个地址。

    苏丹:【在那里等我,我马上过来找你。】

    二十分钟后,苏丹出现在白宁面前,对白宁露出了姨母笑,白宁突然有种似乎中招了的感觉。

    苏丹拉起白宁:“跟我走。”

    白宁抱着他的背包:“去哪儿?”

    苏丹神秘一笑:“买衣服。”

    白宁:“?”

    苏丹不由分说的扯着白宁进了一家不错的女装店。

    这家女装店,价格不算太贵,但无论是款式和做工版型都很不错,性价比很高,苏丹是这家店的常客。

    白宁长得好看,一进女装店,营业员们一起向白宁看去。

    和苏丹熟悉的营业员在招呼白宁的时候,忍不住悄悄向苏丹打听:“苏小姐,是你弟弟吗?”

    苏丹:“是呀。”

    营业员:“你弟弟长得真帅。”

    苏丹眉开眼笑,好像夸的人真的是她的弟弟。

    白宁见是女装店,以为是苏丹要买衣服,也就背着包老老实实地等着。

    苏丹选了一套往白宁身上一比,觉得不错:“小白,去换上。”

    白宁睁圆了眼睛:“?”

    服装店的营业员也是一脸愕然。

    苏丹小声道:“你说了帮我的。”

    白宁没有女装癖,只有任务有需要时候才会穿女装,突然被苏丹要求穿女装,抓了抓头:“干嘛要我穿女装。”

    苏丹没办法告诉白宁原因,只得扮出可怜样,拉着白宁的衣角,小小声声的哀求:“你别问为什么,就穿一会儿,我绝对不会害你的,帮帮忙……好不好?你不帮我,我真要死定了……”

    白宁自己也有一堆不能说的秘密,看着苏丹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禁心软,摸了摸自己头上的短发:“我这头发,穿了女装也很奇怪。”

    苏丹立刻坐包里拿出一个假发套:“我备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白宁:“……”

    白宁最终被苏丹推进了更衣室。

    等白宁换了裙子出来,苏丹和营业员瞬间看呆了,除了胸太平了,简直活生生的妖孽。

    在这张脸面前,苏丹有种妄做女人的感觉。

    白宁被看得不自在,挠了挠假发套:“可以吗?”

    “这还不可以Q壯懶赶囅呇?4.c贸屑
挥锌梢缘牧恕!彼盏と糜翟蹦昧怂

    白宁的脚,以女人的标准来说,有些大,但在同身高的男人中却算小的,穿着高跟鞋,也不显得突兀。

    厉氏大门口有一个喷泉,苏丹让白宁站在喷泉旁边:“小白,你在这里等一会儿,厉总马上下来。”

    白宁:“是厉先生找我?”

    苏丹:“是的。”

    白宁迷惑:“可是厉先生找我,为什么会要我穿女装?”

    苏丹:“有点特殊需要,我先上去,你等一会儿,就一会儿,千万别走开哦。”

    白宁乖乖点头。

    苏丹抱着白宁的包,飞奔进厉氏大厦。

    一进大门,就被横来的一只手抓住。

    苏丹回头,见是小乔,拍拍心口:“吓死宝宝了,死小乔,你想吓死我吗?”

    小乔隔着玻璃望了望白宁,愁的脸都皱了起来:“姐,你这是在玩火呀。”

    “老爷子回国搞突然袭击,不这么办,你说怎么搞?”

    “小白是男生,老爷子早晚会知道,等他知道的时候,这些账全得算在我们头上。”

    “早晚都是死,难道你想早死早投胎?我反正还想多活几天。”

    “……”

    苏丹拿出手机给厉子胤打电话:“厉总,小白来了,在楼下等你。”

    厉子胤有些意外,白宁从来没来过公司找他,而且白宁来找他,为什么不给他打电话,而是让苏丹转达?

    “他在哪儿?”

    “就在门口。”

    “知道了。”

    厉子胤看了下表,挂了电话,连忙收拾了东西下楼。

    到了楼下,见小乔和苏丹直挺挺地站在门边,小乔怀里抱着一个包,那包有些眼熟。

    走近了,认出是白宁的包,看了一下左右,不见白宁:“小白,他人呢?”

    小乔抱着包,眼观鼻鼻观心,一声不哼。

    厉子胤顿时有种不对劲的感觉,还想再问,苏丹抓过小乔抱着的包,塞进厉子胤怀里:“在喷泉旁边。”

    厉子胤拎着白宁的包,迷糊的走出大门,见来往的人纷纷往喷泉看,厉子胤直觉这些人在看白宁,因为白宁长得确实好看,嘴角不由自主地勾了起来,往喷泉看去,结果没看白宁,只看见喷泉边站着一个穿着连衣裙的女人。

    他对那个女人没兴趣,一眼没多看,没见到白宁,立刻收回视线,掏出手机,正想给白宁打电话,听见白宁叫他:“厉先生。”

    厉子胤立刻抬头,还是没看见白宁,却见站在喷泉旁边的女人冲他招手,突然意识到什么,视线飞快地移向那个女人的脸。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厉子胤明白小乔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了。

    穿成这德性,又是整哪出?

    厉子胤走过去。

    白宁见厉子胤真的下来了,开心地满脸堆笑:“哥。”

    白宁的连衣裙是一字肩的紧身款式,细腰翘臀,不露胸,但整个肩膀都露在外面,墨绿的颜色衬得他肌光赛雪,裙摆到大腿,露出一双笔直长腿。

    厉子胤看着白宁裸着的肩膀,再看他的大白长腿,顿时有些牙痛:“怎么穿成这样?”

    “苏丹姐让我穿的。”白宁挠了挠脸,“是不是很奇怪?”

    何止奇怪,简直变态,好么?

    厉子胤的脸瞬间黑了下来,脱下西装披在白宁肩膀上,抓住白宁的手腕,快步走向停车场。

    白宁被厉子胤拽着,走得很快,有些搞不清状态:“哥,你干嘛让我穿成这样?是有什么事要我去做吗?”

    厉子胤剁了苏丹的心都有,周围的人纷纷向他们看来,厉子胤只得压着怒火:“上车再说。”

    “哦。”白宁乖乖走快两步,跟着厉子胤的步子。

    旁边车位的一辆车上。

    厉老爷子看着‘手牵手’走向停车场的一双‘玉人’,‘哼’了一声,骂道:“死小子,都牵手了,还瞒着我,我看你是要造反。”

    他骂归骂,嘴角的笑意却藏都藏不住,吩咐司机道:“走。”

    苏丹和小乔贴在玻璃窗上,看着老爷子临时不知道从哪儿抓来的车驶走,都长松了口气。

    小乔小声问:“姐,以后怎么办?”

    苏丹想了想:“要不然你去整个容,整成小白那样,再去做个变性,然后嫁进厉家?”说完看向小乔的腿,皱了一下眉头,道:“脸可以整,性别可以换,可是这小短腿就有点难办了。”

    小乔被这货气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苏丹手机震动,有消息进来,是厉子胤发来的:【你搞什么鬼?】

    苏丹镇定回话:【老爷子查勤。】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厉子胤【你这个月的分红没了。】

    苏丹:【……】

    小乔幸灾乐祸:“姐,你惨了。”

    苏丹瞪了小乔一眼,回信:【厉总,我错了,我现在就向老爷子坦白,我不该给小白穿女装,不该让小白去接您下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