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

推荐阅读:
    白宁觉睡得快, 但他心里有事,醒的也快,睁开眼睛,眼前黑乎乎的,分不清什么时候了。

    抓起夹在沙发缝里的手机看了一眼。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长吁了口气, 才睡了两个小时。

    怎么会这么黑?

    白宁是狐狸,眼睛有夜视功能,房间里黑乎乎的也不会影响他看东西,翻了个身,撑身起来,窗户上挂着一块平板的帘子。

    这东西, 他没用过, 但在别人公司看见过, 记得叫遮光窗帘。

    窗帘不会自己自动关闭,只能是厉子胤睡觉前关上的。

    白宁抱着枕头‘嘿嘿’一笑。

    厉先生真好。

    没生他的气,也没赶他走, 还给他关窗帘。

    白宁只睡了两个小时, 没有睡醒, 不过他不知道那份文件会不会是厉子胤疏离他的导火线。

    他得在被厉子胤隔离开之前知道《不为所动》效果怎么样。

    白宁爬下沙发, 轻手轻脚去到卧室门口。

    卧室门居然虚掩着, 留了条缝, 而没有完全关拢。

    以白宁对厉子胤的认知, 厉子胤是要有绝对的安全感,才能睡觉。

    开着门, 绝对不是厉子胤的行为习惯。

    出事了?

    白宁脑海里闪过梦里看见的一幕,厉子胤被保镖掐着脖子的画面,白宁心里一‘咯噔’,猛地推开门。

    门脚磁碰‘砰’的一声,惊醒了厉子胤,厉子胤猛睁开眼睛,撑起了身,向门口的方向看来。

    二人的视线在黑暗中对上。

    关着窗帘,房间里很黑,但也不至于黑到伸手不见五指。

    白宁站在门口,黑暗中厉子胤虽然看不清白宁的脸,却仍然能一眼认出站在门口的人是白宁。

    但白宁却明明白白地看见撑身坐起的厉子胤。

    厉子胤没事。

    白宁长松了口气,担心去除,随之而来的是惊扰别人睡梦的内疚:“不好意思啊,把你吵醒了。”

    “有事吗?”厉子胤声音带着从梦中惊醒的暗哑。

    “我看见门开着……”白宁说到这里,才反应过来,厉子胤睡觉障碍的事是外人不知道的秘密,他也不应该知道,连忙住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地挠了挠头,慢慢往后退:“你睡吧,我出去了。”

    厉子胤被惊醒,睡意已经淡了,白宁突然闯进来,他虽然看不清白宁的脸,却能感觉到白宁的焦急。

    他……在担心什么?

    “等等。”厉子胤开口。

    “有事吗?”

    “说说话。”

    “哦。”

    白宁往房间里的望了望,又回头看了看客厅:“那我出去等你。”

    “不用。”厉子胤开了灯,下床,往房间角落指了指:“坐。”

    房间角落有一张小圆桌,两张椅子。

    “哦。”

    厉子胤拿出白宁给他的那份文件,走过去,在椅子上坐下。

    他并不想刺探白宁的隐私,但这份文件实在重要,有些事情,他得弄清楚。

    白宁视线落在文件上:“你看了?”

    厉子胤:“嗯。”

    白宁:“能看懂吗?”

    厉子胤点了下头:“你呢?”

    白宁摇头:“看不懂。”

    厉子胤:“……”

    白宁难为情地抓了抓头:“我真不懂外语……”

    厉子胤:“那你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文件?”

    白宁:“应该是余林静寄过来的那份文件,不过……是那份吗?”

    信封上也全是外语,而且余林静寄这份快递的时候,刻意隐藏了名字和手机号码,他从信封上看不出是谁寄的。

    厉子胤一时间哭笑不得:“是余林静寄的那份文件。不过,你是怎么拿到的?”

    白宁沉默了几秒:“能不说吗?”

    厉子胤:“理由。”

    白宁:“说了,我可能会死,我不想死……”

    厉子胤愕然,看着白宁,神情慢慢变得凝重:“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在胁迫你做这件事?”

    白宁立刻两只手一起摆:“没有,没有,没有谁胁迫我,做这些事,都是我自愿的。”

    厉子胤:“那为什么会死?”

    白宁想了一下,道:“厉先生,你玩游戏吗?”

    “偶尔。”

    傅凉生喜欢玩游戏,总拉他一起玩,遇上他空闲的时候,也会陪傅凉生玩一下。

    “就像我在玩一个游戏,游戏里有规则。在游戏里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不能违反游戏规则,违反了就会死掉。你可以当我在玩一个游戏,有些事如果告诉了你,就是违反规则。”

    白宁说完,有些悻悻的,没有谁会喜欢一个行事诡异的人呆在身边,厉先生应该会让他离开了吧。

    他现在已经有人形了,不蹭厉子胤的积分也可以的,但想到以后不能再和厉子胤一起,却觉得挺难受的。

    “我不会害你的……”

    游戏?

    厉子胤抬头揉了揉额角,饶他平时心有千窍,也搞不清白宁这是什么状况。

    看了白宁一会儿,道:“我知道。”

    白宁:“啊?”

    厉子胤:“我知道你不会害我。”

    之前听完尹平的汇报,没想过会睡着,原本只是想闭着眼睛,眯一下。

    他怕白宁有什么事,又不好意思打扰他,才把门留一个缝。

    没想到,这一闭眼,竟沉沉地睡了过去。

    完全没有以往的顾忌和防范。

    因为信任,才会不设防。

    白宁指了指桌上的快递信封:“那我能不说这个怎么来的吗?”

    他想过,现在说了谎,以后需一百个谎话来圆这个谎,他一个谎都不会撒,何况还得撒那么多谎来圆,倒不如这样了。

    “那……你为什么会给我这份文件,可以告诉我吗?”厉子胤语气温和。

    白宁歪着脑袋想了想:“蹭房间的报酬?”

    厉子胤忽地笑了,明知道白宁在鬼扯,但这一天下来的烦闷却瞬间散去,伸手揉了揉白宁的脑袋:“小鬼。”

    白宁摸了摸被厉子胤揉过的头:“那个……我还能住在这里吗?”

    厉子胤拿起文件扬了扬:“房钱,我都收了,能不让你住?” 

    白宁揉了揉眼睛:“那我出去接着睡了?鈻较壪壪?蠅膿畏蠂奴膿3效.c艒屑


    他没睡醒,真的困。

    “嗯。”

    白宁开心地飞奔出卧室,扑到沙发上。

    又可以睡觉了。

    好舒服!

    厉子胤走到门口,看着在沙发上打滚的白宁,眸子沉了下去,忽地开口:“小白。”

    白宁抬头看来。

    厉子胤:“谢谢你。”@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哦。”白宁:“厉先生,好梦。”

    “好梦。”

    厉子胤心里迷团没有解开,心情却莫名的好。

    并非因为拿到了这份文件,而是……

    厉子胤离开卧室门口,这次没有关门,让卧室门敞着。

    搁好文件,靠坐在床上,给傅凉生发了条消息:【有人说,他不会害你,你会相信吗?】

    傅凉生看完消息,重新确认了一下发消息的人,确实是厉子胤没错,才回信:【如果我爸跟我说这话,我肯定相信。如果你和我说这话,我肯定也相信。但其他人嘛,那得看谁了。怎么突然问这个?】

    厉子胤心说,我信了。

    回信:【没什么。】

    傅凉生噎了一下,快速打字:【厉子屑.褖膿顭埾囅吥撯拪褔.c菕屑鈽
胤,你能不能别说话说一半?知道不知道这样会让我以为你被人夺舍了。】

    厉子胤:【嗯,被夺舍了。】

    傅凉生:【……】

    厉子胤过了一会儿,接着发消息:【这世上有妖吗?】

    傅凉生:“?”

    什么玩意?

    傅凉生:【什么妖?】

    厉子胤脑海里闪过小狐狸的九条尾巴:【狐妖。】

    傅凉生:【厉子胤,我看你不是被人夺舍了,是被狐狸精勾魂了吧?】

    厉子胤抬眼,往门口的方向睨了一眼。

    狐狸精?

    不像。

    狐狸精不应该是妖媚动人的吗?

    厉子胤脑海里又再闪过白宁扮女装时,冲人抛媚眼的样子,笑了起来。

    还真像!

    回信:【嗯。】

    傅凉生:【艹,胤胤,你恋爱了?】

    厉子胤:【没有。】

    傅凉生:【真没有?】

    厉子胤:【没有。】

    傅凉生看着消息,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可是又实在想不出厉子胤能跟谁恋爱。

    【胤胤,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厉子胤:【嗯。】

    傅凉生:“……”

    回答的这么直接,就不考虑一下他的感受吗?

    傅凉生:【瞒我什么了?】

    厉子胤:【以后说,困,睡了。】

    傅凉生:【……】

    把人撩痒了,却把人撇开,这么缺德的事,只有他厉子胤干得出来。

    文件拿到了,明天就回国,厉子胤没有强行去适应时差。

    厉子胤搁开手机,闭上眼睛,很快倦意重新袭来,他没有忍着,任自己睡了过去。

    白宁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想到《不为所动》。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睁开眼睛,见卧室门开着。

    竖着耳朵听了一阵,听见厉子胤平稳的呼吸声。

    睡着了?

    白宁眼睛亮了。

    拉开被子,把头蒙住,在被子里打了个滚,化出狐狸身,从被子角下钻了出去,一溜烟的跑到卧室门口。

    在门口等了一会儿,里面没动静,探头往里看了看。

    厉子胤没动静。

    白宁收敛呼吸,肚子贴着地毯,匍匐着向前,爬到床边,缩在床角等了一下,厉子胤没醒,连忙快速的跑到床边,前爪子巴上床沿,探头看向厉子胤的脸。

    忽地,厉子胤翻了个身,胳膊搭下来。

    白宁尾巴一紧,转头,见厉子胤掌心握住他的一条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