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修真小说 > 不想变狐狸就亲亲他 > 转正了

转正了

推荐阅读:
    白宁已经被折腾的没了脾气, 反正大腿已经坐过,再坐多一次也少不了他一两肉。

    再说,厉先生给他顺毛好舒服……

    小狐狸下巴搁到厉子胤的小腹上,隔着薄薄的布料,能感觉到厉子胤的体温, 虽然腹肌硬硬的,但……

    白宁满足的轻叹了一声,厉先生的肚子好暖和,真舒服。

    网络会议时间不长,半个小时结束。

    管家敲门进来:“少爷,尹先生来了。”

    厉子胤抬眼, 点了一下头, 脸上的温意尽数消失。

    门外进来一个长相清隽的男人。

    白宁不想见生人, 从厉子胤腿上跳下去,钻进桌底。

    尹平走到厉子胤面前:“厉总。”

    厉子胤:“事情有进展了?”

    当年厉子胤的父母被惨杀在别墅,案子倒是结的很快, 凶手也都抓捕归案。

    但那些人不过是拿人钱财, 为人办事的狗腿子, 真正的幕后人早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 跳出圈外。

    尹平的父亲也惨死在那一晚, 这些年尹平一直在暗中查当年事件的幕后真凶团伙。

    尹平点了下头, 拿出一份文件, 搁到厉子胤的桌上,“昨天黑市拍卖会上发现了这个。”

    厉子胤抽出文件, 里面是一m.wenxue34.com
条红宝石项链的照片,吊坠是一颗完美的心形红宝石。

    他父亲曾经送了一条红宝石项链给母亲,母亲十分喜爱那条红宝石项链,出事的那晚,也戴着。

    但事后,那条项链失踪了。

    二十几年过去,一直没有找到那条项链。

    照片上的项链做工非常精致,但这不是重点,重点在那颗心形红宝石上。

褖褢懈蠂蠀褢34.c贸屑
    世界上外观一样的宝石有很多,但不可能有完全一样的大小,精纯度,以及切割。

    而这颗红宝石的所有数据,和母亲的那颗红宝石的数据,完全一样。

    项链可以重打造,但没有谁会去重新切割一颗各方面都极其完美的宝石。

    白宁感觉周围的空气突然间冷了几分,仰起头看向厉子胤,厉子胤脸上表情没变,整个人却像罩上了一个冰壳子。

    “知道卖家和买家是谁吗?”厉子胤语气很淡。

    “买家查到了,卖家还没能查到,不过,有线人透露,好像在黑市看见了廖长春。”黑市不透露买卖双方的信息,要查卖家十分不容易,这么短时间内查到这些,已经很不错。

    白宁原本没打算听他们谈话,但自从这个叫尹平的人进来,来自厉子胤的积分便由正转负。

    而且在看了那份文件以后,负面积分已经上到200的数值。

    除了厉子胤做恶梦的时候,这是白宁收到的最高负面积分了。

    自从张晓婉的事以后,白宁为了恢复人形后的反击,他在网上搜索过恒大集团,知道恒大集团的董事长叫廖长春。

    不知道厉子胤他们说的廖长春,和恒大集团的董事长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白宁听见‘廖长春’这名字的时候,就多留了一个心眼。

    尹平离开以后,厉子胤看着尹平留下的文件,脸色越来越阴沉,攥着那张文件的手也跟着收紧。

    来自厉子胤的负面情绪积分:+200,+300,+400,+500,+600…… 

    厉子胤一路飙升的负面情绪,让白宁有些不安,伸爪子刨了刨厉子胤。

    狐狸毛绒的爪子隔着裤子撩着肌肤,丝丝痒痒,厉子胤低头,脸上还带着被怒意激起的狰狞,白宁怔住。

    厉子胤看见僵在他脚边的小狐狸,回神过来,长吸了口气,平复自己的情绪,脸上的满是恨意的狰狞也随之消退。

    他吐出胸口憋着的那口气,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摸了摸小狐狸的头,“吓到你了?”

    白宁安抚地抱了抱厉子胤的腿,他不是吓到,只是担心。

    厉子胤看着白宁清亮干净的瞳仁,就像在被煎干的心坎里注了一汪清凉的泉水,煎心熬肺的怒焰在一阵噼噼啪啪中熄灭,只剩下缓缓升起的一点青烟。

    厉子胤又摸了摸小狐狸的头,把被他捏皱了的复印纸抹平,去重新复印了一份,收进抽屈,把他捏皱了的那份拿起,离开书房,回到卧室。

    白宁跟着厉子胤走进衣帽间。

    厉子胤搬出那口上锁的箱子,白宁坐在箱子旁边,狐狸心都快跳出了胸膛。

    箱子打开,厉子胤看着箱子里的东西,抿紧了唇。

    他没有伸手去碰里面的东西,但里面的东西放的很整齐。

    箱子分了两半,一半放着一些小孩子的小玩意,几件女人的日常用品,另外还有一个男人的钱包和剃须刀。

    而另一半则是各种大小和质地的纸,放在最上面的是一些剪报,剪报已经泛了红,显然是很多年前的旧报纸。

    剪报上贴着两张照片,一男一女,长得都很好,又很年轻,在这二位的脸上,都能找到厉子胤的影子。

    厉子胤的视线直直地落在那两张照片上,他脸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白宁却感觉到从他眼底深处埋着的浓郁忧伤和痛楚。

    来自厉子胤的负面情绪积分,也在500数值上持续增加。

    厉先生在难过。

    白宁心情也跟着低落,看向放在最上面的剪报。

    厉氏集团总裁厉云泽和夫人江轻悦在虹山别墅双双遇害。

    这份剪报被收藏在这里,让人很容易想到,厉云泽和江清越是厉子胤的故去的父母。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系统提示:触发隐藏四星任务。

    白宁连忙点开任务栏查看任务详情。

    没有任何任务提示。

    但这一次和他之前靠近衣帽间不同。

    之前只是提示触发隐藏任务,但并没有说是几星任务。

    白宁第一次遇见这种不明不白的任务。

    他不知道这个任务要怎么完成,但可以肯定,这个任务不是和厉子胤有关,就是和厉子胤死去的父母有关。

    白宁很想仔细看看箱子里的东西,看能不能有更多的任务提示,但厉子胤只是看而不愿意去碰的东西,他不能未经许可的去动。

    厉子胤看了一会儿,把那张抓皱了的复印纸放进箱子,盖上箱子,重新上锁,看向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小狐狸。

    他心情很差,却仍然问:“饿不饿?”

    白宁不饿,但觉得能找点事给厉子胤做,让他分一下心,或者能让他心情好一点,于是点了一下头。

    厉子胤没再给小狐狸鸡吃,而是给小狐狸做了一碗加着肉末的蛋羹,里面还和了一些麦片。

    厉子胤的厨艺很好,白宁不过是想给厉子胤找点事做,也不禁吃的津津有味。

    白宁是真不会做饭,以前在青丘,打了山鸡野兔,也都是抓些小妖小怪来烤给他吃。

    到了这里,抓不到小妖小怪给他做饭,只能天天吃方便面。

    白宁吃着厉子胤给他做的麦片,感觉自己活的那二千多年,全活在了狗身上。

    厉子胤情绪低落,连撸狐狸的心思都没有,回到房间,用手机看了会儿新闻,就洗漱睡了。

    白宁还没有睡意,爬进床底玩手机,上网搜索——厉云泽江轻悦夫妇遇害。

    网页上跳出乱七八糟的一堆新闻,却没有一条关于厉云泽夫妇遇害的新闻。

    白宁再搜——厉云泽,廖长春。

    同样没有相关新闻。

    白宁托着腮,百度也不是万能的,问系统:“为什么刚接到的任务,会没有一点提示?”

    刚才触发的任务,挂在了他任务栏里,没有再因为他远离箱子而消失。

    系统:“两种情况。”

    白宁:“哪两种情况?”

    系统:“一,线索不够,需要宿主自己寻找线索。”

    白宁撇了一下嘴,这么破的系统真没谁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半吊子程序员编出来了:“二呢?”

    半吊子编出来的系统:“任务存在不定性变化。”

    白宁:“什么玩意?”

    系统:“任务完成的方式存在灵活性。”

    白宁:“明白了。”

    系统:“?”

    白宁:“让我瞎猫撞死耗子。”

    系统:“……”

    系统刚想隐身,白宁道:“还有一个问题。”

    系统:“?”

    白宁:“系统怎么拉黑?”

    系统:“???”

    白宁:“拉黑都不懂,果然二百五。”

    系统:“……”

    白宁不再理系统,扒拉了一下积分。

    厉子胤恶梦减了三万多,临时抽查减了五万,今晚又减了将近一万,再加上平时跟在厉子胤身边蹭的小积分,现在还负着四万多积分。

    原本以来十四万几的积分,得磨死他,才三天就只剩下四万多了,这样看来,负那十几万,也没那么可怕。

    白宁念头刚动,那让他糟心的系统又跳了出来:“系统念你初犯,又认错快,送你五万分。如有下次,必会重罚。”言下之意,你别得瑟。@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白宁:“不是临时抽查吗?”

    系统:“……”

    白宁学东西很快,学会上网和搜索以后,很快就学会了怎么在网上扒新闻。

    他又在网上找了一些关于恒大集团的消息来看。

    网上大多是官方消息,没有多少可用信息。

    他加了微博以后,为了更快跟上人类世界的步伐,看了不少贴,什么类型都看。

    那些贴虽然没有多少营养,却让他知道了很多骚操作。

    比如有钱,可以买搜索,把某些话题推到榜上,让更多的人看见。

    又比如,可以靠人脉删掉网络上出现的话题,让人看不见。

    他想,关于厉先生父母的事,或者太过久远,已经在网络上消失,又或许是厉家删除控制了相关的消息报道。

    而恒大集团的老板,只是一个商人。对于一个成功人士来说,世人关心的是他的生意经,他的投资意向,而不关心他们的私生活。

    所以,在网上也就找不到和张晓婉有关的消息。

    白宁折腾了半天,没有什么收获,有些乏味,收起手机,正想睡觉。

    来自厉子胤的负面情绪积分:+100,+100,+200,+300……

    负情绪数值持续上涨。

    厉先生又在做恶梦了?

    白宁猛地睁开眼睛,爬出床底,床上厉子胤薄唇紧紧抿着,呼吸也变得有些不稳,这是恶梦的征兆。

    白宁打开床头灯,跳到床上,爪子搭上厉子胤的肩膀,正想叫醒厉子胤,一个念头在脑海里闪过。

    他没有叫醒厉子胤,两手食指和小指相对,念了个入梦的诀。

    眼前景致一变,他进入了一个窄小的空间,他面前是一个六岁左右的男童。

    男童眼睛凑在墙上的一个小洞上,往外看,他浑身发抖,紧紧地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那男童是幼年时的厉子胤。

    进入别人梦中的白宁,只是一缕意识,可以附在做梦人的身上。

    白宁毫不犹豫地附身上幼年时的厉子胤,与厉子胤建立了意识连接,他共享了厉子胤在梦中看见的一切。

    初时看见的是厉子胤的父亲被人毒打逼供,小小的厉子胤眼睛被眼泪糊住,却硬是遵照着母亲的叮嘱,不出一声的等着母亲带人来救父亲。

    可是……他等来的是躺在血泊中的母亲……

    小小的男孩哭的撕心裂肺,差点昏厥过去。

    场影一换,五六岁的小男孩长成了八九岁的男孩,他病了,护士阿姨温柔地给了他热水和药。

    他乖乖的吃了,接下来肚子绞痛到差点把他送进了鬼门关,那痛让白宁都觉得自己差点死了一次。

    那痛还没消失,场景又换了,九死一生的场景过了一次又一次,八九岁的男孩长成十几岁的少年,

    少年躺在床上,正被自己最亲信的人卡着脖子,往死里掐。

    再接下来便是乱七八糟的场景,一会儿是别人追杀他,一会儿又是有人在杀厉老爷子。

    梦中,看不清对方的脸,却能感觉到对方的面目狰狞和极度的残忍。

    白宁感觉自己痛苦的快要喘不过气了,强行将自己从厉子胤身体里分离出来,看着面前仍然在经历各种残忍画面的男人,紧紧抿住了唇。

    厉子胤父母被杀的梦,以及厉子胤从小到大,一次又一次九死一生的梦,都是厉子胤的经历过的真实梦,而后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却是长年压抑产生的所思梦。

    在温柔乡长大的白宁,在与厉子胤共享意识当中,第一次感觉到了极度的恐惧和痛苦。

    梦中的厉子胤正双手紧紧握住刺向厉老爷子的刀刃,双手鲜血淋淋。

    白宁看不下去了,走了过去,把那张《不为所动》卡拍在厉子胤的心口上。

    眼前场景瞬间消失,白宁退出了厉子胤的梦。

    厉子胤没有醒,呼吸还没有平复,胸口仍然在剧烈起伏,但因痛苦和愤怒扭曲的脸却渐渐舒展。

    来自厉子胤的负面情绪积分::+1000,+500,+400,+200,+200……

    负面情绪值缓缓下降,最后终于变成来自厉子胤的积分:+1,+1,+1,+1,+1…… 

    白宁轻嘘了口气。

    系统提示:您的积分余额已经不多,请尽快补充积分。

    白宁怔了一下。

    这条提示是他以前几乎每天都会接收到的,可是自从积分为负以后,就再也没接收到过了。

    白宁查的了一下自己的积分:您的积分余额1400分!

    积分余额还在随着厉子胤不断增加,只是增加的数值不断减小。

    白宁长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变回人形了。

    厉子胤的脸和脖子上全是汗,被汗水打湿的睡衣紧贴他的身上。

    在《不为所动》的作用下,厉子胤会在精神完全修复以后,才会醒来。

    白宁换了人形,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去衣帽间,拿了一套干净睡衣,然后又去浴室打来热水,用热水把厉子胤身上的冷汗全部擦抹干净,又为他换上干爽的睡衣,让他能睡得舒服一些。

    最后给厉子胤换过一床干净的被子,被子干净的味道让厉子胤呼吸又平稳了一些。@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白宁做好这些,坐在床边,看着厉子胤完全舒展开的眉心,轻道:“厉先生,谢谢你这几天对我的照顾,我现在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些。希望那张《不为所动》卡,能让你舒服一段时间。”

    白宁起身,没有关上床头灯,灯光在房间里投下一抹朦胧的暖意,给厉子胤掖好被角,使出遁术,化成一道白光消失在柔和的灯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