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修真小说 > 不想变狐狸就亲亲他 > 小祸害

小祸害

推荐阅读:
    白宁佩服的五体投地,他怕胖子反攻,膝盖压着胖子不敢松开,顺着停在面前的笔直长腿往上看,看见一张俊美到让人惊鸿一瞥的脸。

    厉子胤双手插在西装裤兜里,垂着眼皮看他,脸上是不加掩饰的嫌弃,那身高档西服和臭哄哄的下水道格格不入。

    ?????

    他怎么在这儿?

    白宁直接脑壳死机。

    下水道七拐八岔,厉子胤在黑洞洞的下水道摸了半天,才找到这片盒子屋。

    盒子屋灯影中人头涌涌,闹哄哄的也不知道里头堆了多少人,破锣般的音乐声中夹杂着各种群居生物的嘲杂音。

    厉子胤才想起下水道有人住这回事,之前的猜测化成水泡,‘啵’的一下爆了,换成另外两个想法。

    一,白宁在住地下室以前,在这里住过。

    二,白宁被李国强威胁,害怕了,打算搬到这里来躲着。

    厉子胤接着想到,白宁拿着五十万的支票,要躲李国强,随便哪儿都能租房子,实在没有往这鬼地方搬的必要。

    不管白宁为什么来这儿,厉子胤都觉得自己智障了,才鬼迷心窍的跟了过来。

    他没走近,已经感觉到盒子屋里头群魔乱舞,那鬼地方,他是不会进的,转身走人,正想打开手机电筒,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有人说,“癞蛤i蟆让我们把刚才进来的那小白脸拦下来。”

    “那小子不是和康佳的女朋友一起进来的?”

    “癞蛤i蟆说,那娘们刚和康佳分手,多半和那小白脸有关。”

    “那小子什么来头,会不会出事?”

    “怕屁,那小白脸一看就是良家小白羊,玩了他,他连屁都不敢放。”

    厉子胤站住,把手机揣进西装口袋,退开几步,站到黑暗中,接着就看见白宁和那个女人从盒子屋出来……

    姜睛从来没见过这么帅的男人,即便刚和男友分手,也情不自禁的心尖乱颤,但她不知道这人是什么人,怯生生地站在一边,不敢靠近。

    厉子胤扣上西装钮扣,见白宁还蹲地上,皱了一下眉头,“不走?”

    “走。”

    白宁一放手,胖子翻身过来就想给白宁一拳,拳头刚举起,就被一只脚踹在肚子上,痛得他还没来得及惨叫出声,那只脚就踩在了他的脸上,一股死耗子的味道钻进鼻孔……

    厉子胤一路走来,总觉得鼻孔里萦绕着属于死耗子的恶臭,在胖子脸上用力蹭了几下鞋底,鞋底擦没擦干净,他不知道,但心里舒服了一点,收脚走人。

    白宁和姜睛连忙跟上。

    远离盒子屋,不见有人跟来,才长松了口气, “厉先生,谢谢你。”

    地上到处是垃圾杂物,手机电筒光线有限,要想不踩到垃圾,每一步都得十分小心,厉子胤打着十二分精神看路,再加上被这下头的怪味熏得头昏脑胀,吸气都是小小心心,能不呼吸就不呼吸,更别说开口说话。

    听见白宁的话,不愿搭理。

    白宁以为厉子胤没有听见,走快两步,追上厉子胤,“厉先生,今天真的很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帮忙,我今天就凉在这里了……”

    姜睛的手机电筒照在白宁身上,白宁的影子在厉子胤面前投下一块黑影。

    厉子胤被白宁挡了光,看路看得十分吃力,偏偏耳边的那只麻雀没有半点眼色,吵个没完没了,厉子胤恨得磨牙,为了少吸一口臭味,强忍着没哼声。

    脚下‘啪叽’一软。

    厉子胤身形猛地顿住。

    白宁没想到厉子胤会突然停下,继续往前走了。

    没了影子遮挡,厉子胤脚下恢复光亮,黑色皮鞋下露出一截老鼠尾巴。

    厉子胤:“……”

    白宁回头,惊叫道:“厉先生,您踩到死老鼠了。”

    厉子胤郁闷闭眼,强压下宰了这货的心。

    白宁:“厉先生?”

    厉子胤忍无可忍:“闭嘴。”

    白宁连忙捂着嘴,连呼吸一起屏住,不发出一点声音。

    厉子胤抬脚就走,只想快点离开这鬼地方和这祸害划清界线。

    ……

    厉子胤的秘书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叫苏丹,相貌一般,但绝好的身材和气质足以让她成为迷倒众生的女神。

    苏丹站在厉子胤的车旁,给厉子胤发了条短信,表示自己到了。

    她家boss去饭局的路上打电话给她,让她送衣服和鞋子过来,她人到了,却不见boss人影,也不知道是唱的哪出。

    小乔催命的电话一个接一个,boss玩失踪,搭煵鈩⊙壯壯?褖褢懈蠂蠀褢34.c贸屑
咚衅ㄓ谩

    苏丹等了一会儿,boss人影不见,信息也没回,小乔的催魂短信收了一堆,苏丹深吸了口气,壮着胆子拨通boss电话。

    boss的手机铃声响起,声音很小,有些沉闷,像手机被什么堆壞涱焾蠂蠀臎銏垼.c螛屑
魑孀帕恕

    苏丹顺着声音寻找过去,面前是一个下水道井盖,铃声从井盖下传出……

    ???

    boss掉下水道里了?

    掉下去了,却不接电话。

    苏丹心里一‘咯噔’,多半出事了。

    井盖看上去很重,苏丹顾不上今天穿着的是小短裙,把手机往嘴里一叼,弯腰就想去揭井盖。

    她这些年,为了帮她家boss应付各种狗屁事,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boss挂了,没人撑腰,那些妖娆贱货得生吞了她。

    手还没碰到井盖,井盖猛地被人推到一边,苏丹吓得向后退开,接着看见从下水道爬出来的厉子胤,惊得嘴里叼着的手机掉到地上。

    “厉……厉……厉总,您怎么……”

    厉子胤看向苏丹,目光冷厉。

    苏丹打了个寒颤,连忙闭嘴。

    以她在厉子胤身边侍候多年的经验,厉子胤现在很不爽,不想惹火上身,就得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默默地捡起摔在地上的手机,碎屏了。

    才买不久的手机,刚过三个月的屏保期,换个屏要一千多块,苏丹心疼的抽气,这算是工伤吧,不知道boss能不能给她报销。

    厉子胤在井沿上一撑,人就下水道跃了出来,一股微妙的气味飘了过来。

    苏丹立刻屏住呼吸:“厉总,衣服拿来了。”

    厉子胤脸色好转了一些,但回头看见从下水道爬出来的白宁,脸又黑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