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34 > 修真小说 > 不想变狐狸就亲亲他 > 有钱了

有钱了

推荐阅读:
    厉子胤没回消息,启动了车。

    手机另一边,傅凉生抓起外套,飞快出门。

    傅家和厉家也是世交,厉子胤和傅凉生又是同一天出生,两人的母亲是闺蜜,他们穿着纸尿裤就在一起玩,喝的牛奶都是同一个牌子。

    但厉子胤五岁那年,父母出了意外,双双身亡。

    那时,厉子胤的父亲已经是厉氏的挑梁人,人没了,厉氏内外顿时群魔乱舞,而老爷子白头人送黑头人,被打击的差点没倒下。

    厉老爷子忍着悲痛,重新扛回厉氏的大梁。

    厉老爷子一边扛着生意,一边带着年幼的厉子胤,他虽然厉害,但终究年龄大了,再加上丧子之痛,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那些年想要吞掉厉氏的妖魔鬼怪从来没有消停过。

    厉老爷子终于累倒了,在病床上躺了一年。

    于是别家孩子还在疯玩的年龄,厉子胤已经接过厉老爷子肩膀上的担子,用雷霆手段,斩妖除魔,生生的在厉氏站稳了脚。

    傅凉生有父母有兄长,天塌下来,也没他什么事。

    但厉子胤玩不起。

    傅凉生亲眼见证厉子胤是怎么坐稳那个位置的,知道厉子胤不能像他这样疯玩,要想知道厉老爷子今天干了什么,只能去厉子胤的办公室找人。

    白宁开门的时候,手机掉到地上熄了屏,白宁捣鼓了一会儿,也没反应。

    蒋惠在,他也顾不上手机,给蒋惠倒了杯白开水,又拿了两颗为了搞宣传买的棒棒糖给大梅小梅。

    “我穷,只有这环境,你别介意。”白宁暗叹了口气,到了明天,这间地下室都保不住了,他恐怕得去睡桥洞。

    “在遇见你之前,我住的,还不如你这儿。”

    “你的事办得怎么样了?”白宁这几天忙着生计,没顾上给蒋惠打电话售后服务。

    “律师很厉害,当天就提交了资料,然后上皖煵鈩⊙壯壯?褖褢懈蠂蠀褢34.c贸屑
顭测劇褖褖褖.褖褢懈蠂蠀褢34.c贸屑
妨⒖叹投辰崃死罟康牟撇丫屏松俨糠郑埠芸烨宓忝靼住H绻泊蚬偎荆罟炕嵊泻芏嗦榉常谑撬鞫槔牖榱恕!

    “那条件……”白宁记得李国强是想蒋惠净身出户。

    “他给了我两套房子,另外还给了三百多万。他以后还得负担孩子们的生活费和学费。律师说,生意人的套路很深,确实存在三角债问题,官司可以打,但很费神耗时。另外就算法院判了,他套现也需要不短的时间,我得考虑自己的经济承受问题,也就是问我耗不耗得起。开始的时候,李国强只给一套房子,一百多万,律师帮我追加到两套房,三百多万,说,以李国强的资产来说,给的这些也算差不多了。于是,我接受了他开出来的条件,协议离婚了。”

    白宁松了口气,“办成了就好。”

    蒋惠打开包,拿出三万块钱,搁到白宁面前,“这是给你的酬金,我离婚的事,谢谢你了。”

    “不……不用这么多……”白宁到人类世界以后,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被厚厚的一叠票子砸得晕头转向。

    “没有你,我现在都带着孩子流浪街头了,这钱是你该得的。”蒋惠执意白宁全款收下。

    白宁推辞不过,而且他确实很需要钱,“那我就收下了,惠姐,谢谢你了。”

    “咱就别谢来谢去了,以后你就是我弟。”蒋惠为人耿直。

    “那你有什么打算,是回乡下吗?”白宁不再和蒋惠客气。

    “我在乡下地和房子全卖了,什么也没有了,我也不回去了。反正在这儿有房了,而李国强得负担孩子的学费,我打算在城里做点小生意,让孩子在城里上学。”

    “这样,也挺好。”

    蒋惠看了看白宁的这间地下室,虽然收拾得很干净,但也压不住一股的霉味,可见就算到了白天,也是见不到阳光的,到了梅雨天气,墙上都能渗出水珠子。

    “我两套房子都是一楼,而且都带着一个小门面,不如给一套你住。”

    “不行,不行。”白宁帮蒋惠清理掉渣老公,是收了钱的,不能再占别人便宜,连忙拒绝。

    “不是让你白住,租给你。反正租给别人是租,租给你也是租。我在这里也是人生地不熟,租给别人我也不放心。”

    “地面上带门面的房子很贵。”白宁到这里已经两个月了,不是一点不了解行情,虽然不知道蒋惠的房子在哪里,但就凭他这两月的收入,也知道自己租不起地面上的房子。

    “租金的事好说,有钱就给,没钱,咱就欠着,等有了钱再给。再说,我刚从乡下出来,什么都不熟,也得有人帮着出谋划策。我虽然得了三百多万,但如果使的不是地方,也禁不起糟蹋。你惠姐也信不过谁,就信得过你,你就算是帮帮姐?”

    李国强渣男被迫分了家产给蒋惠,未必甘心。

    蒋惠带着孩子留在这里,没有人帮着,没准真被人欺负了。

    白宁虽然过得也挺艰难,但好歹是个男人,心想说不定真能帮蒋惠一把,也就答应了。

    房租明天到期,说搬就搬。

    白宁没什么东西,收拾完也就一个编制口袋。

    找房东退押金,押了一千八百块,但是他的房租拖了一个星期,房东一分钱不肯退。

    蒋惠的两套房子都在附近,一套新房,一套随时可能拆迁的旧房子。

    蒋惠和两个女儿住在新房子里,打算在门口开个包子铺。

    这地方人流量大,如果包子做得好吃,生意应该不错。

    旧房子离蒋惠的住处,只隔了一条街,十几平方的小面门,里面是上下两层的小阁楼,三十几平方,卫生间和厨房都有。

    房子老的已经看不出本身颜色,但位置好,离广场特别近。

    之前从地下室走到广场,要二十分钟,现在出门就可以发传单,白宁一进门就喜欢。

    白宁进屋第一件事,就是把洗干净的小白鞋拿出,晾地窗台上,免得在包里沤臭了。

    以前地下室租金九百,蒋惠也收白宁九百一个月的租金。

    白宁知道地面上带门面的房子不可能这么便宜,但蒋惠说,以后包子铺开张,她做生意,还要照看孩子肯定忙不过来,以后接送孩子就拜托给白宁了,当是补齐租金。

    厉子胤接到老爷子的电话。

    说白宁的电话一直打不通,酬金没办法给,让他去一趟白宁的公司,把钱给别人。

    厉子胤怀疑那个清洁公司到底存不存在。

    看了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这个时间上门不合适。

    但禁不住老爷子闹,只能勉为其难的去看一看。

    十五分钟后,厉子胤站在一个旧式的小区门口,看着小区门口贴着的门牌号,觉得自己智障了,才会来找人。

    白宁传单上的地址,只有门牌号,而这整个小区也只有这一个门牌号。

    一个小区上千户人,谁知道那个妖人住在哪个旮旯里。

    厉子胤拿出手机,拨打老爷子给他的手机号码。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厉子胤望天,已经无力吐槽。

    深吸了口气,靠着门卫室窗口,拿出两百块钱,搁在桌上,“老哥,打听个人。”

    门卫警惕地看着他,“犯法的事,我不做。”

    “不犯法,就跟你打听一个人是不是住这儿。”

    门卫不为所动,厉子胤一张张钱往上加,几分钟后,厉子胤站在一间地下室门口。

    白宁那张脸就是标记,好找。

    一个胖女人从地下室出来,随手就要锁门,厉子胤问道:“阿姨,请问,住在这里的人在吗?”

    “这里现在没住人。”胖女人一听是找人的,脸就沉了下来。

    “姓白,开什么清洁公司的。”厉子胤不信两千块买来的消息是假的。

    “搬走了。”

    “什么时候搬的?”

    “刚搬。”

    厉子胤回头看了看左右,没看见白宁的人,“他干嘛搬走?”

    “没钱交房租呗。”楼梯口黑,胖女人看不清厉子胤,嘴角扯出一丝不屑,长成那样,却连九百块都拿不出来。

    厉子胤:“……”

    这种地下室,一般出租只值三四百,这个租户是一个冤大头,她说九百,对方价都没还,可是只住了两月就不租了,她心里正不痛快,见有人问三问四,越加不耐烦。

    厉子胤:“开门让我看看。”

    胖女人正想说,有什么看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语气很淡,却带着一种让人不敢违逆的气魄,把门推开,还顺带开了灯。

    厉子胤走下楼梯,进了那间地下屋。

    进门就闻到一股霉味,是陈年沉淀去不掉的味。

    除了那股霉味,再没有其他异味。

    房间里干净的一尘不染。

    没有刚打扫过的痕迹,说明住在这里的人特别爱干净。

    厉子胤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没看见他的小白鞋。

    这是带着他的鞋跑了?

    “他是没钱交房租,还是不交?”厉子胤问话的时候不看胖女人,仍然打量着这间地下室。

    “当然是没钱交,那小子穷得要命。”胖女人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蔑视。

    “他很穷?”厉子胤想到白宁送回去的东西,老爷子给出去的东西,从来不会是赞助。